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9章 谁主沉浮
    t天终于亮了。

    叶凌月披上了神铠,步出了营帐。

    账外,帝莘、薄情、第一天战元帅俱已经等候在那里。

    由于火炎神帝“大病初愈”,所以今日负责领军的乃是叶凌月。

    一排排神兵,都已经精神抖擞,全副武装,等待着出发,前往天罚深渊。

    “小吱哟。”

    叶凌月轻喝一声。

    小吱哟摇身一变,化成了威武的荒兽之王,叶凌月一跃而起,落到了小吱哟的背上。

    “慢着!”

    就在叶凌月准备启程时,第一天战元帅走了出来。

    “第一天战元帅有何见教?”

    叶凌月扫了眼第一天战元帅。

    自从第二天战元帅被杀后,第一天战元帅就安稳了一阵子。

    就连在军事会议上,他都跟哑巴似的,没说什么话。

    叶凌月还以为,这老家伙已经安分了,哪知,他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站出来。

    “叶凌月,神帝陛下身体刚恢复,不能御驾亲征情有可原。可你有什么资格顶替神帝陛下,统领三军。”

    第一天战元帅一脸的愤愤不平。

    火炎神帝亲临,剥夺了第一天战元帅的军权,他无话可说。

    可是神帝陛下不能亲自领兵,凭什么轮到叶凌月统领三军。

    第一天战元帅也是个见风使舵的,早前在军事会议上,他一直没有吭声,那是因为他认为,邪神势力很是强大,神魔就算是联军,都未必能够斗得过邪神。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愿意统领三军。

    可这几日下来,眼看异魔一点点蚕食邪神的力量,邪神只剩了孤家寡人一个,神魔联军一起围剿邪神,获胜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第一天战元帅手下的谋士更是出谋划策。

    他们认定,火炎神帝上次被刺杀后,受了重伤。

    虽然如今看上去已经恢复但是难保以后不会有隐患,再说了四大神帝只剩了一人,诸神山早晚要重新选出新的神帝。

    若是谁能在这一战中,拔得头筹,立下大功,将来成为神帝的几率很高。

    所以他们纷纷怂恿第一天战元帅站出来。

    在他们看来,这一次对阵邪神,神魔联军胜算很大,绝不能让叶凌月占了便宜。

    更有居心妥测者还说,第二天战元帅是叶凌月从天魔廷手中带回来的。

    没准是叶凌月父女俩一早就勾结好了,暗算火炎神帝,趁机让叶凌月上位。

    如此一来,第一天战元帅愈发不愿意让叶凌月统领三军。

    “这老匹夫!”

    听第一天战元帅这么一说,帝莘和薄情都是面露不悦,作势就要上前。

    哪知叶凌月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妄动。

    如今神魔联军即将发兵,在这种节骨眼上,若是神族军团内部闹内讧,必定有损士气,而且很可能让异魔逮住机会。

    叶凌月没有动怒,反倒是笑了笑,像是扯家常那样随口问道。

    “那敢问,第一天战元帅认为,谁适合统领三军?”

    “自然是老夫,老夫在天战战场驻扎近千年,对天罚戈壁的了解程度远胜于你。更不用说,老夫在经验和应变方面,都比你好上许多。”

    第一天战元帅傲然说道。

    “听上去,似乎很有些道理。那今日的指挥权就交给元帅您了。”

    叶凌月一脸虚心接受的表情,说罢,就命令小吱哟退到一旁。

    “老大!”

    小吱哟听了,也是一脸的恼火。

    老大这是怎么了,怎么能让这老家伙做主。

    要知第一天战元帅压根没有什么才能,早前他负责先锋营时,还害得先锋营时损兵折将。

    一脸安抚性地摸了摸小吱哟的脑袋,在冲着帝莘和薄情颔了颔首。

    两人心领神会,也不再多说。

    神族军团重新列队,第一天战元帅的军队,站到了最前方。

    “出发!”

    第一天战元帅见状,心底暗喜,却见其手下,兽角号吹响,神族数万军队,整装待发,一起朝着前方行去。

    魔兵寨那一边,天魔廷、帝魔家族和其他异魔势力也都已经整装待发。

    帝释伽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他还在牵挂着早前帝景天的那封信。

    按照帝景天所说,自己那一位未婚妻,应该已经抵达了九十九地。

    她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封天令而来,今日一战,关系到封天令。

    若是她能加入,无疑能够为帝释伽助一臂之力。

    帝释伽还以为,对方应该会提早抵达天罚戈壁才对。

    可是等候了一夜,依旧是不见伊人芳踪,这让帝释伽有些沮丧。

    “神族的军团来了。咦,怎么不是叶凌月领兵?”

    皇甫臣一眼就看到了列队前来的神族军团,但是为首的并非是熟悉的叶凌月或者是帝莘之流,而是第一天战元帅。

    “看样子,叶凌月也知道今日一战,前途险恶,所以推了个替死鬼出来。”

    帝释伽冷笑道。

    玄阴天女也不过如此,在了这种时候,依旧是贪生怕死之辈。

    “怎么是一个糟老头,早前不是说了,是女神领兵?”

    天魔廷那边,血迟也注意到了,叶凌月所在的军队,只位列第二主力。

    “邪神狡诈,凌月的安排很妥当。”

    夜北溟扫了眼第一天战元帅,在他眼里,第一天战元帅就是炮灰。

    和其他人不同,夜北溟从不以为,孤军奋战的邪神是好对付的。

    相反,夜北溟认为,邪神还留有后招。

    尽管夜北溟也不知道,邪神到底会如何应对数万大军。

    神魔两军会合,一起朝着天罚深渊的方向前进。

    神族这边,由第一天战元帅充当主帅,异魔那边则是夜北溟为主帅。

    “诛邪神,破天罚!”

    却见夜北溟骑在了一匹通体漆黑的夜麒麟王的背部,长臂一振,高声喝道。

    “诛邪神,破天罚!”

    第一天战元帅见状,自是不甘示弱,也跟着呼喝了起来。

    神族大军这边,也是遥遥呼应。

    整个天罚戈壁,就如一片煮沸的海洋,一时士气高涨,呼声震天。

    神魔联军汇聚在一起,朝着天罚深渊的方向行去,在异魔大军的最末尾处,不知何时多了两个身形相对矮小的身影,看其背影,却是两名女子。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