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8章 真神与伪神
    t昙水仙子见尊主神情肃穆,心底一凛。

    她虽知叶凌月是玄阴之女,但是一直没觉得玄阴之女又多么厉害。

    毕竟叶凌月看上去,至多不过三步虚空境的修为,就算是对方是一名神念师,也充其量不过是二三星神念师,比起尊主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昙水仙子心里想着,嘴上忍不住说道。

    “尊主,难道说玄阴天女很厉害?我看那叶凌月也不过如此。”

    昙水仙子虽然加入了道门,但没有资格进入三十三天,一直生活在九十九地。

    对于玄阴族,她了解的也很少,也不知道玄阴之女和玄阴天女的区别。

    “能被定义为天女,至少证明她的血统很纯正。不过没有经过洗礼,玄阴天女的血之天赋就无法觉醒,又是生活在九十九地,其实力应该很有限。”

    女子语带轻蔑。

    若是此女生在三十三天,那就不同了。

    “那时,叶凌月比起尊主来,简直就是萤火与明月的区别。”

    昙水仙子忙奉承道。

    “放肆,你竟将我和一介凡女相比?”

    女子怒道。

    “尊主,小的该死。”

    昙水仙子还记得早前的教训,忙磕头赔罪,直磕得额头头破血流,女子才冷哼了一声,示意她可以起来了。

    昙水仙子扶额,战战兢兢站了起来。

    眼前这位娇女,还真是不好应付。

    她心底有几分埋怨师父,怎么就让她来负责这么一个煞星。

    不过话说回来,早前外界还羡慕帝释伽运气好,遇到了这么一个出色的未婚妻。

    如今看来,光是女子古怪的脾气,就足够帝释伽吃上一壶的。

    “照你所说,玄阴天女和那帝释伽都在天罚戈壁里?”

    女子抬眸,看向了天罚戈壁。

    那黑雾迷茫,看不清方向的天罚戈壁,如今就像是一个禁区。

    邪神的力量,已经覆盖了大部分区域。

    也亏了女子是天念师,她的神念之力,就如潮水一般缓缓铺开。

    不过为了防止惊动里头的邪神,女子也没感太过放肆,她的神念只是在天战营、魔兵寨和天罚深渊几处附近徘徊着,大致摸索清楚了三方势力的举动。

    看样子,有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启禀尊主,正是如此。”

    昙水仙子擦了擦额头的血,低声下气道。

    “嗯?”

    女子忽然挑了挑眉,像是发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东西。

    “尊主?”

    昙水仙子纳闷道。

    “我发现了封天令的气息。看样子,封天令的确在里头。而且上面的确蕴含着不少让人感兴趣的秘密。”

    让女子感兴趣的,可不是蝼蚁般的玄阴天女亦或者是那个指腹为婚的帝释伽,她感兴趣的,是可以救治她娘亲的病症,据传某位道门大贤留下来的封天令。

    关于封天令,尽管来自三十三天,但是三十三之上,对其的了解也很是有限。

    不过有一点女子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封天令因为几经易主,其中不乏有厉害的人物,不少人,将自己毕生的绝学封存在了封天令上。

    若是能够开启封天令,或多或少会得到一些好处。

    “封天令上藏有秘密?尊主,封天令的作用不是白日飞升嘛,难道说,慕容那老家伙骗我?”

    昙水仙子一惊,这怎么和她最初得到的消息不同。

    当初慕容老方仙就是携着封天令白日飞升成功,它就好比三十三天的准入证,可她却未曾听慕容老方仙说过封天令上还有什么其他秘密。

    “封天令上的秘密很多,能够从彻底发现上面的秘密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你口中那个慕容,应该就是慕容家族吧,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的家住罢了,能飞升就就不错了。我来之前,还听说,慕容家族为了壮大势力,和星河家联姻了。”

    在神界很有威望的慕容老方仙,在女子的口中,却是完全不入流的。

    道门的弟子众多,女子自身的实力天赋又是惊人,慕容老方仙在她眼里,也就是个三教九流的货色罢了。

    除非是天念师,否则的确很难发现封天令上的秘密。

    “这么说来,就算是封天令落到了宿主手中,也未必能够真正开启?”

    昙水仙子意外道。

    这和神界异域一直谣传的有所不同,早前他们还一直以为,封天令只要到了宿主手中即可。

    虽然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封天令的原宿主到底是谁。

    “若是原宿主是个废物,岂非是辱没了封天令。除非她的实力堪比天念师,或者和三十三天之上一样,拥有多重神印。”

    女子不屑道,她说话间,昙水仙子不无羡慕地看了眼女子眉心。

    女子眉心并无神印,可是昙水仙子却知道,女子已经开启了多重神印。

    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最大的区别,并非仅仅是真神和伪神的区别,而在于神印凝聚方面。

    当初,昙水仙子虽然成为了道门弟子,却没能进入三十三天,归根究底,也是因为她无法凝聚多重神印。

    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

    女子的话,戳到了昙水仙子的痛处,她一时无语。

    “不过话虽如此,还是要想法子,先杀了封天令的原宿主。否则封天令无法易主。”

    女子说罢,眼底狠戾之色一闪而过。

    她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封天令,谁拦了她的路,谁就必须死!

    叶凌月的眉心突突跳了两下。

    没来由的,她感到一阵心神不宁。

    她下意识地碰了碰眉心,额头的神印微微有些发烫,也不知是太虚神印的缘故,还是玄阴神印的缘故。

    许是明日一早,就要开始围剿邪神的缘故吧。

    叶凌月走出了营帐,天已经蒙蒙亮了。

    她们被困在天罚戈壁一带,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这是最后一站了,亏了夜北溟等人几日来的努力,邪神的魔煞兵大军已经被消耗一空,但是想要离开天罚戈壁,只有击杀邪神。

    除了叶凌月的营帐外,包括天战营和魔兵寨在内的多个营帐,都是彻夜灯火通明。

    担心今日之战的,并非只有叶凌月一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