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6章 天命之选
    t当时包括天驹神尊在内的一干老神尊、上位神,不断施压冥日,想要让冥日和火炎神帝将叶凌月推出来。

    可哪知道,那时候冰原女帝刚好返回诸神山。

    冰原女帝虽然受控于帝释伽,可她自己也是玄阴之女,自然不乐意这些所谓的老臣子对付玄阴之女。

    这无形中帮助叶凌月渡过了这一劫。

    更好笑的是,冰原女帝开启四龙脉,那些所谓的老牌神尊,都直接殒命诸神广场。

    也当真是应了因果报应,天理循环之说。

    邪神的计划,不得不宣告破产。

    煞巫太子听邪神说,要将叶凌月引入古天坛,还很有些古怪。

    “邪神大人,那玄阴天女的血,具有镇魔辟邪之效,若是让她进入古天坛,万一不慎绘制成了太阴神印,岂不麻烦?”

    太阴神印,可谓是邪神的克星,也是古天坛的献祭阵法的克星。

    照例说,邪神这种情况下,应该避讳叶凌月才对。

    “那你就有所不知了,你以为,每一个玄阴之女都能绘制太阴神印?太阴神印本身,就是一种很复杂的阵法,更何况,那女人是神族,她从未去过玄阴族。没有接受过玄阴族的洗礼,她就算是血统再纯净,也不过是未启蒙的玄阴天女。但是她又是玄阴族,只要与其交合,哪怕她不是处子之身,也能让本座功力大增。待本座享用完她之后,再用她献祭,我无上的邪帝大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玄阴族的女子的魂魄。”

    邪神大笑了起来。

    他虽是到了九十九地,可依旧是邪帝最忠诚的仆从。

    得了玄阴天女这么好的祭品,当然不能忘了邪帝大人。

    “原来如此,那属下这就去部署古天坛,明日一定要想方设法,诱惑神魔联军,进入天罚深渊。”

    煞巫太子听罢,也是大喜。

    想不到,叶凌月这个玄阴天女根本没有苏醒,这么一来,她就好比一头肥羊,任人宰割。

    煞巫太子当即就开始修复部署古天坛。

    天罚戈壁内部,神魔大军和天罚深渊,呈现出一触即发之势。

    相较于天罚戈壁内的风起云涌,在天罚戈壁外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昔日血腥十足的天战战场和如鹰隼般盘踞的魔兵寨的大本营,如今都是空旷一片,没有半个人影。

    在吞天噬地的法门作用下,天战战场被割裂成了两块。

    一块就是法门影响,无法辨认方位,深处在一片迷雾中的天罚戈壁。

    另一边,就是昔日的战场。

    战场上,一片求峦起伏,被血水染红的丘陵土火红一片。

    在这一片火红中,忽现出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抹纤细窈窕的影子,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怎么会出现女人?

    那是名黑衣女子,她来得突然,没人知道她是何时来的。

    女子临着天罚戈壁边缘最近的一座丘陵而立。

    诺大的丘陵上,只有她一人,女子身旁,有一股凝重的肃杀之意。

    就连过境的罡风,经过了女子身旁的时候,都不禁绕道离开了。

    她的身上,结结实实,披着个黑色的斗篷,连脖颈和手臂,都不曾露出来过,唯独脸上,露出了一双眸。

    尽管只是一双眸,可却已经看得出,此女必定美貌异常。

    只因她那双眸,蕴含着无穷尽的魅力,男人只要看上一眼,怕就要为之倾倒。

    她虽然身上只是一袭宽大的黑色斗篷,可是依旧遮掩不住其一身妙曼的身姿。

    “昙水。”

    只听女子开了口。

    她的身旁,多了一人。

    那人慌忙跪下。

    “尊主。”

    那人不是其他人,正是早前,在天罚戈壁附近,遇到过符道士的昙水仙子。

    昙水现在早前,和符道士相遇,不小心弄坏了道心镜。

    她心里记挂着关千秋,就急急赶回了古九洲。

    哪知她在回到古九洲的半路上,就突然接到了命令要求其立刻返回天战战场。

    原因无它,正是因为眼前的这位女子。

    女子的身份,足以让身为道门弟子的昙水仙子跪拜。

    要知道,身为八大方仙中位列前列的存在,又是道门的弟子,高傲入昙水仙子,就连在四大神帝面前,都不曾正式叩拜过,可眼前的这名女子,却让昙水仙子连半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她匍匐在地,就如一头忠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可见女子的身份之尊贵,甚至于,比符道士都要高一些。

    “我早前要你打听的事,你可都打听清楚了。”

    女子眸若秋水,幽幽一动,举手投足之间,却是有种说不出的动人风情。

    “尊主要打听的是您的未婚夫的……”

    昙水仙子刚说完,忽的一记罡风扫过。

    昙水仙子还未反应过来,人就已经倒在地上。

    昙水仙子偷眼看去,那位小主子,连抬手都不曾。

    她的衣袂纹丝不动,显而易见,刚才动手的并非是她本人。

    而是……

    丘陵四周,是呼啸疾驰而过的罡风。

    这一位,当真是如传闻的那样,神念之强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可以超控周遭的风之力。

    连自然之力,都要为其所用。

    一想到这点,昙水仙子甚至连运起神力抵抗的心思都不敢有。

    “尊主……属下该死。”

    昙水仙子口头不止。

    她一定是在神界待久了,待得脑子都糊涂了。

    她怎么就忘记了,尊主最讨厌的就是在人前提起她的那一位未婚夫。

    帝释伽在人前,还为自己的这位未婚妻骄傲不已。

    可他却不知道,在这位尊贵的三十三天的娇女的心目中,帝释伽对她而言,就是一个耻辱。

    只因她是个极其高傲的人。

    从她出生开始,办任何事,都是她随心所欲。

    学武也罢,修炼神念也好,全都是她个人的喜好。

    家族的长辈和门派中的师祖们也从不会忤逆她的意愿。

    唯独帝释伽,这个九十九地的异魔少族长,却是家族和门派的师祖们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定下的。

    而原因,只因为那男人,拥有五命帝魔命脉,最匹配她的命格。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