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2章 神魔会晤
    t冰原女帝的陨落,带来了一场雪,却没有扭转天罚戈壁的战势。

    在神魔联盟的军事会议上,异魔和神族的分歧依旧严重。

    叶凌月和帝莘,主张出征,讨伐邪神。

    冰原女帝虽然没能最终消灭邪神,但是她以自身最后的神力,重创了邪神的煞魔大军,趁着这个机会,击杀邪神,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可异魔方面,尤其是帝释伽等人,却以为,不宜直接攻击邪神。

    他们主张以分批游击战的方式,不断消耗邪神,在邪神虚弱之时,再给予致命一击。

    “我们被困在天罚戈壁里,已经有数月,无论是神族大军还是异魔大军都已经士气低落。再拖延下去,对我军很不利。”

    叶凌月否定了帝释伽的建议。

    冰原女帝已经陨落,火炎神帝的真龙之气也已经溃散在天地间,火炎神帝虽然有白色鼎息续命,可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味和邪神拖延下去,火炎神帝生的希望只会更低。

    “叶凌月,你到底是考虑到士气,还是为你们所谓的神帝着想。你口口声声说,火炎神帝只是身体抱恙,那怎么堂堂神帝,连军这么重要的军士会议,都没能来参加。”

    帝释伽嘲讽道。

    为了维持天战营的士气,叶凌月等人对外都宣称火炎神帝只是身体抱恙,地帝释伽明知道真相,倒也没说破,只是言语之间,经常夹枪带棍,让叶凌月很是火大。

    “帝释伽,够了。”

    夜北溟在旁看着,沉声喝道。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有本事,就让对方的神帝御驾亲征。要想士气高涨,御驾亲征再好不过。”

    帝释伽冷笑道。

    “帝释伽,说什么御驾亲征,怎么不见你亲自去对付邪神。你不是封天令的宿主嘛,这种时候,你上场最合适不过。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是什么意思。”

    血迟也在旁嘲讽道。

    “天魔廷什么时候,成了神族的走狗了。不对,我差点忘记了,你们一个本就是神族的走狗,还有一个,是那女人的裙下臣。”

    帝释伽见夜北溟和血迟都站在了叶凌月那一边,不甘示弱,反讽了起来。

    “不知是何人想见朕?”

    正说着,就见营帐外,有一人龙行虎步走了进来。

    众人目光刷刷看了过去。

    但见“火炎神帝”走了进来,其气色饱满,印堂红光满面,缓缓踱来,器宇轩昂。

    “神帝陛下。”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见状,上前行了一礼。

    夜北溟、血迟、帝释伽以及尉迟青在内的一干人等,面色各有精彩。

    尉迟青等人瞅瞅帝释伽,眼底满是好笑的意味。

    “看样子,帝少族长,这似乎与你所说的有些不符。”

    帝释伽虽然迫于帝景天的压力,口头上答应和神族联盟,可实则心底很是不甘愿。

    他来参加军事会议之前,暗中就和尉迟青等人联系过,声称神族早已不成气候。

    在神魔联盟大会上,一定要异魔团结,想方设法,夺取决策权。

    他还信誓旦旦,说神界的龙脉已破,神族的神帝早已命不久矣。

    帝释伽说的有鼻子有眼,尉迟青等人也有所动摇。

    这一次神魔大会上,火炎神帝果真没有出现,尉迟青等人都已经开始怀疑。

    所以早前叶凌月和帝释伽起争执时,尉迟青等人一直没有表态。

    若是神族真的气数已尽,他们和神族合作,的确没什么价值。

    哪知道,这时候,火炎神帝突然出现,杀了帝释伽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夜北溟也是一脸的困惑,他早前分明见了火炎神帝躺在了病榻上,奄奄一息,命不久矣,难道说,凌月有什么法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救了火炎神帝?

    “神帝陛下,早前有人一直在这里妖言惑众,多亏了神帝陛下及时出现。”

    叶凌月上前说道。

    “朕身体已经康复,邪神的事,朕的意见和凌月是一样的。趁他病要他命,神族大军,将会在三日之后,发动进攻。至于异魔方面,不知诸位的意见如何?”

    火炎神帝的到来,让原本势弱的叶凌月等人一下子有了底气。

    火炎神帝大掌一挥,下了决断。

    “既然神族已经有了决断,我异魔方面,也不会示弱。照夜某之见,一举击破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不过帝少族长的游击战也有它的好处。神族负责一举击破,这三天内,我与帝少族长以及其他多位少族长,会分头行事,以游击战的形式,破坏邪神的防御。两方合力,方可直捣黄龙。”

    夜北溟此次,采取了折中的方式。

    他的提议,也得到了双方的赞同。

    这场神魔联盟会议,这才算有了个相对圆满的结局。

    会后,夜北溟看了叶凌月和帝莘一眼,没有多说,带着血迟等人离开了。

    帝释伽也是恨恨瞪了眼叶凌月和帝莘,带着刃扬长而去。

    倒是尉迟青等人上前和叶凌月寒暄了几句,不外乎是鼓励之类的话,这才客客气气地离开了。

    “怎么不见奚九夜那厮?”

    帝莘在帝释伽身旁没看到奚九夜还很是奇怪。

    奚九夜在军事方面,颇有才能,这种场合,他理应出现才对。

    叶凌月听罢,很是好笑。

    “你不是一向最讨厌奚九夜,怎么见不到,反倒是念叨起来了。”

    “我怎会想见那小子,只是怕帝释伽还有什么阴损的招式。”

    帝莘耸耸肩。

    “比起奚九夜,我更在意的事帝魔家族的那位老族长。按理说。我们那一日的暗算,他最多遭受了重创,不至于伤到根骨才对。他没有出现,意味着他已经离开了。奚九夜很可能是跟随帝景天离开了。”

    叶凌月对帝景天很是在意。

    不仅仅是因为帝景天是九命帝魔,还有一点,也是叶凌月百思不得其解的。

    邪神来自三十三天,他亲自设下的吞天噬地的禁制,连叶凌月等人都没法子直接突破。

    可帝景天来去自如,这意味着,帝景天很可能掌握了堪比邪神的破除禁制的法子。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