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1章 珠联璧合
    t皇甫臣说罢,叶凌月就已经再次冲击魔力护壁。

    这一次,叶凌月选择了第三次冲击的东北向的位置。

    就如早前皇甫臣说的那样,叶凌月虽然六次冲击,六次失败,可是她每一次都很讨巧地选择了不同的方位。

    叶凌月记得,她在跟随烈红衣学习阵法时,烈红衣曾经说过,阵法和禁制,以及各种护壁,其实都是异曲同工之效。

    虽然是一个禁制,或者是一个阵法,但是其受力均匀度是不同的。

    尤其是持续时间越长,各个方位的强弱程度也是不同的。

    帝莘和帝景天激斗产生的这个护壁也是如此。

    尤其是两人在激斗时,四处乱蹿的剑气和魔力,造成了魔力护壁极其不稳定。

    护壁的不稳定,寻常人,尤其是武者是很难发现的。

    可叶凌月不同,她靠着敏锐的神念之力,在尝试了几次后,很快就发现了魔力护壁的弱点所在。

    叶凌月眸光一沉,周身,忽是燃起了一团红莲色的火焰。

    这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竟是将叶凌月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焰光之中,叶凌月越发显得黑发雪肤,娇艳的唇,如同一朵怒放的蔷薇,举手抬足之间,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

    “佛火?”

    看到叶凌月身上的火焰,将其整个人包围,她亦步亦趋,朝着的魔力护壁走去,皇甫臣和帝释伽都有些诧异。

    叶凌月的佛火,是在百火吞噬的基础上,加上了最初的灰火乃至在人、妖、神三界吸收的各种火而成的。

    在碰触到魔力护壁时,护壁先是一颤。

    一**的魔力波动,就如水的涟漪般,扩散而出。

    “破了!”

    皇甫臣和帝释伽都是气息一窒。

    客账内,帝莘和帝景天在激斗了数轮后,两人骤退了几步,双方都是胸膛激烈起伏,可见双方耗力都不少。

    “小子,你比我想象的要强得多。”

    “帝锦瑟”的脸上,扯开了一个和她的脸极不相符的笑来。

    “你也不差。”

    帝莘平复了一口气,用了调侃的口吻说道。

    可是这时,两人同时面色一变,不约而同,看向了某个方位。

    “居然有人敢冲击魔力护壁,释伽?”

    帝景天有些意外。

    他这一次靠着魂火,进入天罚戈壁,本意是打算瞒着帝释伽的。

    原因之一,一来帝释伽自尊心极强,若是让其知道到了,帝景天对其他人有兴趣,必定会情绪起伏,帝景天还是很疼爱这个一出生就有五命帝魔命脉的宝贝孙子。

    帝景天也不想因此伤了也孙亮的感情。

    原因之二,则是因为帝景天还不知道帝莘的真正实力。

    所以按照帝景天最初的安排,他来无影去无踪,帝景天不至于发现,他又可以招徕了帝莘。

    哪知道事与愿违,帝莘比他想象的要难缠的多,在魂火状态下,他不得不动用了八成以上的实力,两人的魔力碰撞,引发了魔力震荡,想来整个帝魔魔兵寨都已经被惊动了。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再隐瞒帝释伽,显然是不可能了。

    这会儿,帝释伽等人,应该已经守候在客账外了。

    不过以帝景天对帝释伽的了解,按理说,就算是知道了帝景天和帝莘动了手,帝释伽也不会贸然插手才对。

    “不对,不是他。”

    帝景天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因为他已然发现,那个闯入魔力护壁的人,身姿窈窕,气息阴柔,显然是个女子!

    帝莘最初也以为,来人是帝释伽或者是皇甫臣之流,哪知道随着那人的气息的逼近,帝莘的眉心疾跳了两下。

    “洗妇儿!”

    帝莘脱口而出。

    帝景天听了帝莘的话后,冷哼了一声,不满道。

    “小子,你身为帝魔家族的直系血脉,你的婚配必须由家族做主。你竟敢私下与人苟合,定下婚约?”

    尽管还无法确定帝莘的父母是谁,可靠着他的八命血脉,他必定是直系所出。

    帝魔家族的直系,到了帝景天这一带,虽然有六房,可子嗣并不丰,无论男女,婚配全都是由族中做主。

    像是帝释伽,也是一出生就与人定下了婚约,帝锦瑟之流,也不可随意婚配。

    帝莘的相貌和天赋,都不逊色于帝释伽,按照帝景天的打算,帝莘一旦回归家族,第一件事,就要替其物色一门婚事。

    想不到,帝莘居然敢私下与人结了婚约,这让帝景天怎能不生气。

    面对帝景天的质问,帝莘只是回了一个字。

    “滚!”

    滚字才落,只见一团火焰,冲入了客账内。

    叶凌月在了佛火的帮助下,终于冲入了客账。

    “帝莘。”

    看到了帝莘的那一刻,叶凌月松了口气,帝莘一把搂过了叶凌月,将其护在了身后。

    帝莘?

    叶凌月见帝莘安然无恙,刚欲询问,哪知她头皮一麻,感到了一股敌意袭来。

    叶凌月抬眼看去,就见了“帝锦瑟”正虎视眈眈,盯着她。

    不过那眼神,和早前叶凌月遇到的帝锦瑟截然不同。

    叶凌月再次看了看“帝锦瑟”的眉心,看到一抹淡蓝色的魂火印记,看样子,帝锦瑟是被什么人附身了。

    帝景天也看清了叶凌月的模样。

    这一眼看过去,就算是帝景天,也不由惊了惊。

    眼前的女子,气质不俗,美艳无双,真论起来,就释伽的那位没过门的未婚妻,两人也是不相上下。

    不过,对于帝魔家族而言,女人的作用,除了繁衍后代,最大作用是增强帝魔家族的实力。

    此女虽然长得极美,可身上却有股让人讨厌的神族气息。

    一个神族的女人,在异域,充其量只能当女奴和玩物。

    帝景天的眼底,显而易见,闪过了一抹不屑之意。

    帝莘见了,周身的气息又猛烈了几分。

    “倒是长了副好皮囊,勉强够资格当我帝魔家族的妾。”

    帝景天看了半天,迸出了一句话。

    让一个神族的女人嫁入帝魔家族当妾,对于帝景天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也是他看出了,帝莘对叶凌月的感情很是不同。

    “你找死!”

    帝莘一听,帝景天竟敢在他面前羞辱叶凌月,气得一拳扫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