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9章 五百年前和五百年后
    t同一时刻,叶凌月和帝释伽也同样处于对持的姿态。

    帝释伽的无理,让叶凌月很是恼火。

    叶凌月的强硬也让帝释伽很是愤怒。

    轰——

    两人同时觉得脚下一震,一种地动山摇之感,骤然而生。

    两人第一反应,都是邪神攻过来了。

    可是下一刻,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两人一人是方士,一人是巫,一人是方仙级别的存在,一人是巫仙,两人的神识都很强。

    若是邪神,必定会有很强的煞气,可这股震动,并非是从天罚深渊方向来的,而是来自帝魔魔兵寨之内。

    两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帝魔魔兵寨里,还有比帝释伽皇甫臣更加强大的存在?

    “爷爷。”

    “帝莘。”

    两人同时脱口而出几乎是同时起脚,两人一掠就出了营帐,朝着力量波动的方向掠去。

    两人同时落到了东面的一座客帐前,帝释伽认识这座营帐,早前他让魔兵带着帝莘前去的,就是这座客帐。

    客帐里,两股极其强悍的魔力还在不断对冲。

    整个客账,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里面隐隐有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影,自然是帝莘,而另外一个则是帝锦瑟。

    “锦瑟……”

    爷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帝释伽只是稍一思忖,就想到了前因后果,他咬牙低叱道。

    不用说,一定是帝锦瑟动了手脚。

    他就知,帝莘作为八命帝魔,他的出现,必定会引来家族内,一些有心人士的觊觎。

    帝锦瑟的爹爹,他的叔叔,一直对族长之位觊觎的很,想来是想笼络帝莘,获得家族的支持。

    “帝莘。”

    叶凌月一眼扫过去,也发现帝莘对战的赫然是“帝锦瑟”。

    只是以帝锦瑟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是帝莘的对手。

    里面的,是帝魔家族的某个大人物。

    叶凌月瞄了眼身旁的帝释伽,见其神情异常凝重,想来里面的那人只可能是帝魔家族的族长了。

    叶凌月听血迟说过,帝魔家族的老族长,名景天,乃是天魔廷太宰陨落后,异域的第一人。

    此人鲜少在异域走动,传闻其和三十三天的某些势力有联系。

    当初帝莘被帝魔家族抛弃,像阿里也是和这位异域第一人有关。

    帝莘对上他……

    以帝莘的脾气,叶凌月不敢再往下想。

    她想也不想,就要往客账里冲。

    “你想死不成。”

    就在叶凌月准备进入客账时,一只手兀的伸了出来,拽住了叶凌月。

    “放手。”

    叶凌月凝眸一看,发现拦下自己的人,竟是奚九夜。

    “我若是不放呢。”

    奚九夜拽住叶凌月的同时,周遭,有数百双眼睛,同时看了过来。

    其中就包括帝释伽。

    奚九夜也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该和叶凌月再有什么牵扯。

    可是,让他眼睁睁看着叶凌月葬身客账,他做不到。

    明眼人都看出来,帝莘和里面的“那一位”,正在生死僵持之间。

    高手过招,这个时候,若是有第三者闯入,在双方都拼尽权利的情况下,收势很困难,很可能就成为炮灰。

    叶凌月在谋略方面,堪称一强,可在实力方面,绝不是帝莘、老族长之流的对手。

    “陨神崖。”

    叶凌月似笑非笑,嘴角扬起了个无比讥讽的弧度,定定地看着奚九夜。

    她眸如新月,即便是历经了生死磨难,一双眸依旧干净透彻,恍若绝世美玉。

    陨神崖三个字,犹如利箭般,一下子闪过了奚九夜的脑海。

    五百多年前,陨神崖上,是奚九夜逼着叶凌月跌落悬崖。

    她身如断翼的彩蝶,与火光一起消失在他面前。

    那一刻,他没有伸手,没有拉住她。

    彼时,他是她命定的夫,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可他却搂着其他女人,看着她魂飞魄散。

    而如今,两人的关系是敌对的关系。

    叶凌月是用五百多年前的事,提醒奚九夜,当初他选择了见死不救,那今日,他就没有资格拦他。

    奚九夜的手,颓然收了回去。

    不错,他已经失去了拦下她的资格。

    哪怕她是飞蛾扑火一般,为了其他男人,只身送死。

    奚九夜一收手,叶凌月毫不犹豫,冲向了客账。

    “那女人,她是想要送死不成,里面的,应该是皇甫老族长吧。”

    皇甫臣刚刚赶到,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不禁啧啧称叹。

    玄阴族的女人果然刚烈,明知道前面只有死路一条,还往里冲。

    帝释伽没有作声,爷爷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从出生,被判定了体内有五根帝魔命脉后,帝释伽就是内定的族长继承人。

    这些年,也不断有族内的所谓天才,对其少族长的地位发起冲击,可是没有一人动摇过他的地位。

    直到这一次,帝莘的出现,帝释伽才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

    但帝释伽从不认为,帝莘真会影响到自己的少族长的身份。

    可是这一次,爷爷的出现,就不同了。

    若是帝莘得到了帝景天的认可,那……

    帝释伽俊逸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狠戾之色。

    无论是谁,只要威胁到你的族长地位,就要将其抹杀,哪怕那人是你的至亲血亲。

    娘亲的话,犹然还在耳边。

    帝释伽下令道。

    “传令下去,巫营随时候命,神族帝莘欲刺杀老族长,一旦见其从出现,杀无赦。”

    帝魔家族的魔兵军团,和其他异魔势力,包括天魔廷的军团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帝魔魔兵寨里,还额外设下了的巫营。

    巫营,就是全部由巫者组成的营地,而且是由帝释伽一手组建的,里面的每一名巫者都实力不俗。

    巫营的巫,都是巫尊级别的存在,他们擅长各种符斗,尤其是在狙杀此刻方面,可谓是一击必杀。

    帝释伽不知,帝莘和老族长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从眼前的情形看,显然是两人一语不合斗了起来。

    放眼整个异域,没有人是老族长对手。

    但帝释伽也很清楚,爷爷既然来找帝莘,绝不会杀了帝莘。

    老族长不杀帝莘,可他却非杀帝莘不可!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