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8章 爷孙之争
    t帝景天的到来,就是帝释伽都不知情。

    早前在营帐外,帝锦瑟就是取出了帝景天的令牌,才让那些魔兵退下的。

    营帐内,陷入了一片短暂的沉寂中。

    “你就是帝莘?果然是八命帝魔,只可惜,天生反骨,你明知自己是帝魔家族的人,居然还出手伤害同族胞妹,你可知,你已经犯了帝魔家族的家规。”

    尽管不见其人,可帝景天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摄人心魂的可怕威压。

    尽管是第一次见面,可光是看着帝莘体内的八命,还有帝莘的容貌,帝景天就可以十成十肯定,帝莘是帝魔家族的血脉。

    帝魔家族,虽然拥有让整个异域都为之震撼的帝魔血脉,但是并非是任何一个帝魔家族的子嗣都拥有帝魔命脉。

    帝魔家族的旁支,大多只有一两根帝魔命脉,有些人甚至没有帝魔命脉。

    直系帝魔的遗传更好一些,大抵有三根帝魔命脉,像是帝释伽那样的,一出生就拥有五根帝魔命脉的,在帝魔家族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被称为天赋帝魔。

    这种天赋帝魔,只要一出生,将来必定会成为帝魔族长,而且前途不可估量。

    帝景天的记忆中,只有一人是例外,那人拥有五根帝魔命脉,一出生就被寄予厚望,可是有一日,他身上的帝魔命脉却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从天才到废物,不过三天之间,帝景天在内的帝魔家族的高层,都认定了,是婴孩的娘亲欺瞒所致,一怒之下,将其丢弃。

    那是个连名字都不曾取的婴孩,事后,那孩子被丢在了狼葬岗,早已成了一具枯骨。

    在帝景天刚见到帝莘时,他还一度怀疑,帝莘就是那弃婴。

    可是今日一见,帝景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因帝景天眼力很是老辣,他可以断定,帝莘身上虽然有八根帝魔命脉。

    但是这八根帝魔命脉,并非先天就有,而是后天滋生出来的。

    所以说,帝莘和那名弃婴不可能是一个人。

    只是这也让帝景天更加奇怪,眼前这名拥有八根帝魔命脉的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帝锦瑟”用一种端详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帝莘。

    后者面色沉凝,却是冷笑了一声。

    “好笑,你算什么东西,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帝锦瑟”一听,额头青筋直跳,在帝魔家族,就算是帝释伽都不敢用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小子,居然敢……

    “放肆!别以为你是八命帝魔,老夫就不敢收拾你!”

    帝景天被激怒了。

    “帝锦瑟”的周身,一团团魂火,不断喷薄而出。

    整个营帐,瑟瑟抖动了起来。

    帝莘只觉得,四面八方,有大量的威压扑面而来。

    帝景天是九命帝魔,九命与八命,听上去只有一根帝魔命脉的差别。

    可事实上,两者之间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

    帝莘的八命,是用了二十余年的时间,成长起来的。

    同样的八命,帝释伽在五命的基础上,用了数百年的时间成长了三命。

    帝魔命脉,越到最后,越是难以成长起来。

    尤其是第九名,被称为帝魔最重要的第九命,帝景天本人,更是用了数千年的时间。

    所以这一命,被称为帝魔最重要的一根命脉,同时也被称为命悬一线的帝魔第九命。

    这最后一根命脉一旦长成,其实力已然超过了四大神帝。

    威压扑面而来,帝莘只觉得浑身一震,威压之强,让帝莘的脊梁骨都不禁弯曲了几分。

    好强大的魔力。

    帝莘在吸收了真龙之气后,实力大增,从六脉一口气突破到了八脉。

    帝莘从未遭遇过,像是帝景天这般,魔力如此之强的存在,更何况,帝景天还只是以魂火附体的形式出现。

    如实其动用了真身,实力只怕会更加可怕。

    只怕连邪神之力,都不过如此。

    邪神和帝景天,孰强孰弱,其实并不好判断,毕竟邪神也只是附体煞巫太子,且三十三天到九十九地,邪神之力被压制。

    帝景天虽然以魂火形式附体,可他本就是九十九天的至强者,哪怕是五成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帝莘脚下,一阵闷响,坚固的地面,已然被帝莘踩碎,帝莘膝盖以下,一下子就陷入了地下。

    “老头子,别以为你是帝魔族长,就可以仗势欺人。在我帝莘心目中,你就是个屁。”

    帝莘身子还在不断往下沉,可他并没有屈服。

    他想到了多年之前,那个被丢弃的婴孩,再想到了那可怜的没了孩子的女人。

    体内的怒火,熊熊燃烧。

    只听得轰的一声,在怒火点燃的同时,帝莘的体内,八根帝魔命脉在这一刻,一下子炸开了。

    八根帝魔命脉,凸起在帝莘的背脊上。

    每一根命脉,都如一条虬龙,弯曲盘附。

    帝莘体内的神魔之力,也有人山洪爆发,一下子炸开了。

    “八命之力,又如何。老夫今日就让你见识下,八命和九命之间的差别。”

    帝景天见了帝莘身上贲张开的帝魔命脉,眼底也有惊喜之色闪过。

    那是真正的八命,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八命,将来的成就,不容小觑。

    不过,这小子太过狂傲,要想委以重任,必先打断其一身傲骨。

    帝景天很懂得用人之道,他知帝莘此人,有大才,然因为在外生养的缘故,对帝魔家族并无多少归属感。

    这种人,必须将其带回家族,用心调教,方能委以重任,帝景天冷哼了一声,眸光再度转冷。

    原本已经被帝莘抵消了七八分的帝魔之力,又加剧了许多。

    “帝锦瑟”扬起了手,却见其反手一掌,九条黑蛟出现,九蛟摆尾,九根蛟尾死死缠住了帝莘的身子和脖颈,帝莘身上的八根帝魔命脉,也一下子被压制住了。

    “小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有过人的天赋又如何,在了老夫面前,依旧是难逃老夫的五指山。你还是乖乖随老夫回帝魔家族,接受调教的好。”

    帝景天说罢,就要拿下帝莘。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