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9章 道门中人
    t那面镜子,符道士看着并不陌生,此为道心镜,乃是道门的法宝之一。

    只是这法宝说珍贵也不是很珍贵,每一名道门的入门弟子,都有一面。

    其作用,是用来巩固道心,帮助道门弟子平心静气。

    说起来,正是对付吞天噬地的不二法宝。

    昙水仙子手中,恰好就有这么一面道心镜。

    这也说明了,昙水仙子真正的身份,竟是一名道门弟子?

    身为神界军团第一御史的昙水仙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天罚戈壁的边缘,又为何会手持道心镜,倒戈相向,帮助起异魔来,此事说来话长。

    昙水仙子身为神界第一御史,多年来,一直是站在神界那一边。

    此番异魔和神族因封天令,在天战战场爆发战争,最初之时,昙水仙子也是随军出征的。

    可那时候,四方神尊带着烈红衣和关千秋到了天战战场。

    四方神尊说明了叶凌月的玄阴天女的身份后,火炎神帝决意保住叶凌月,同时,他命令烈红衣和关千秋辅助四方神尊,前去打开人界被封锁的古九洲结界。

    昙水仙子利用素手鼎,捉住了烈红衣,趁机控制关千秋。

    两人一起离开了天战战场。

    关千秋和小冥君等人按照计划,已经修复了古九洲结界,不日将要进攻人界。

    可这时,昙水仙子却从道门那里得到了指令,要其返回神界,帮助帝魔家族,破开邪神的吞天噬地法门。

    冰原女帝之所以能在邪神的力量下,前往诸神山,也全都是因为昙水仙子的缘故。

    昙水仙子虽和慕容老方仙合作,想要夺取神界的政权,建立方士的政权,可同时,她又受命于道门。

    道门对其的管辖力,甚至于凌驾于方仙盟。

    在接到了道门要其辅佐帝魔家族的命令后,昙水仙子第一时间,就赶回了天战战场。

    冰原女帝离开魔兵寨后,也没法子突破邪神的吞天噬地的封锁。

    可昙水仙子祭出了道心镜,在道心镜的指引下,冰原女帝才能顺利毁了四龙脉,让神界的情况变得更加危急。

    符道士早前一直处于旁观的状态。

    可在看到天罚戈壁的封锁出现了松动后,就循迹赶了过来,哪知就遇到了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算起辈分,是符道士的晚辈。

    她也知,这位看上去疯疯癫癫的老道士,在道门中身份不低,她不敢开罪,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符道士。

    “你说是你师尊命你帮助帝魔家族?这不该啊,丘灵子那小子,不是一直以世外高人自居,从不插手外界的纷争?”

    符道士听昙水仙子说罢,很是奇怪。

    “启禀师伯,正是师尊下的令。不过听师尊的意思,似乎是道门主门下得令,师尊也只是奉命行事。否则借晚辈一万个胆,晚辈也不敢动用道心镜。”

    昙水仙子小心翼翼道。

    昙水仙子是道门弟子的事,整个神界,几乎没人知道。

    其在外使用的功法,乃至是神宝,也全都是神界的物品,这一次暴露道心镜,也是万不得已。

    听昙水仙子这么一说,符道士更加奇怪了。

    事实上,天战战场上如今的局势,变化的让符道士都捉摸不透了。

    虽说他早就知道,天战战场上的封天令之争,看似是神族和异魔之争,可实则上,却有不少三十三天的势力插手。

    像是紫堂宿所在的千佛宗,就是其一。

    只是千佛宗迄今为止,都还是按兵不动,连符道士也不知道,千佛宗的具体用意为何。

    “既然是师门之命,也就罢了。不过,你身为神族,谋害神帝,此事说出去终究是不光彩,也有违我的道门的宗旨。”

    符道士有些不喜地瞟了眼昙水仙子。

    在三十三天,道门和佛门一样,都可以收授女弟子女门徒。

    符道士倒是不歧视昙水仙子,只是观昙水仙子的面相,觉得此人心术有些不正。

    昙水仙子加入道门,也是因其和丘灵子有些渊源。

    就连昙水仙子在神界使用的至宝素手鼎,也是丘灵子赐下的。

    当然,这些事,神界无人得知。

    至于昙水仙子为何会留在神界当御史,也全都是按照道门的布置。

    对于符道士的态度,昙水仙子不敢吭声。

    她也知,自己的这位师叔看上去很是不羁,可实则上,是个颇为正气的人。

    不仅如此,符道士看上去懒散成性,成天在九十九地这种,丘灵子都看不上眼的旮旯地方游荡,可实则上,符道士的修为高深莫测。

    只可惜这位师叔这么多年来,从不肯收徒,昙水仙子在内的一干道门弟子,都对其很是畏惧。

    若是让其知道,自己不仅帮助了帝魔家族,还勾结诸葛老方仙,打算谋夺神界政权,甚至用素手鼎控制了烈红衣和关千秋。

    更不用说,身为道门弟子,昙水仙子还未经道门允许,在神界胡乱搞男女关系,辱没了道门的门风,符道士一旦知悉,必定会出手教训。

    到时,就算是自己师尊出面,也未必保得下自己。

    昙水仙子眼下,只想符道士早点放过自己,毕竟关千秋那边,还等着她回去。

    “罢了,你既是奉命行事,我且不为难你。”

    符道士挥了挥手,示意昙水仙子可以走了。

    昙水仙子松了口气,正欲离开,哪知才刚迈开一步。

    “慢着。”

    符道士忽又说道。

    “师叔不知有何吩咐?”

    昙水仙子心底一惊。

    “你身上带了道心镜,且送给老道我看看。”

    符道士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天罚戈壁。

    不得不说,邪神的吞天噬地,还是颇有几分玄妙的。

    符道士身上的道心镜早八辈子就丢失了,想要一看天罚戈壁内的情况,还要费些气力。

    相反,借用道心镜,符道士就能看清楚天罚戈壁里的具体情形。

    “不知师叔想要看什么?”

    昙水仙子不敢拒绝,只能耐着性子问道。

    “帮老道找找,身怀真龙之气的人或者是兽。”

    符道士想了想,开口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