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8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t叶凌月听罢,早前还在摇摆的心,一下子坚定了下来。

    “帝莘,我也有一事要告诉你。我打算去帝魔家族一趟。”

    “什么,洗妇儿,你不会是累糊涂了吧?”

    帝莘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包括帝释伽在内,以及皇甫臣等人,都已经知道叶凌月乃是玄阴天女。

    说白了,异魔最想杀的,就是叶凌月。

    同样的,邪神也想捉住叶凌月。

    只有杀了叶凌月,那神界就没有法子重新绘制太阴神印,天魔井的打开,指日可待。

    邪神若是能够捕获玄阴天女,对其修为必定大有好处。

    在这种情况下,叶凌月亲自前往帝魔家族,等于是羊入虎口,送上门。

    帝莘和薄情这些日子,都在尽可能减少叶凌月外出的次数,不让其露面,就是为了保护叶凌月。

    虽然他们也很清楚,叶凌月并不享受这种保护。

    “帝莘,冰原女帝夺取了火炎神帝的气运,如果想要救火炎神帝,就必须夺回冰原女帝手中的真龙之气。”

    若是叶凌月能够离开天罚戈壁,那兴许还有机会去诸神山查看四龙脉究竟是怎么了。

    可眼下情况危急,邪神来袭,她根本没时间返回诸神山,只能是冒险去帝魔家族一趟。

    “就算是要夺,也是我去。你是我女人,哪来的理由,让你去冒险。”

    帝莘故作生气道。

    “可我此番是为火炎神帝去的,我知你心中,对神族和火炎神帝并无君主之谊。你又何必勉强为其效力。”

    叶凌月叹了一声。

    尽管帝莘从未开口说过,但是叶凌月很清楚。

    桀骜不驯如帝莘,之所以留在神界,全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他如今刚暴露了帝魔命脉的事,帝释伽对其的顾忌,甚至要高于自己。

    “知我者,洗妇儿也。老实话,火炎神帝算什么东西,在我心目中,我家洗妇儿才是唯一的女帝。女帝陛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什么都不要说了,你要去帝魔家族的魔兵寨,我不拦你,但我必须与你一起去。”

    帝莘却是淡然一笑,作势就要在叶凌月的面前屈膝跪下。

    叶凌月哭笑不得,一把拉住了帝莘。

    “既是如此,我们午后就一起去魔兵寨。此行你我都得万分小心,也不能对外暴露了火炎神帝的事,就以再次和帝魔家族洽谈合作事宜为借口前去。”

    在帝莘和叶凌月为了火炎神帝的事,焦头烂额之际,还有一人,此时也是焦急万分。

    诸神山上,冰原女帝在吞噬了四龙脉里的神帝气运,带着冰原龙腾空而去。

    也不知女帝用了什么法子,在其腾空而去后,冥日就找不到女帝的下落。

    “启禀冥神,神尊他们已经……”

    冥日追缉不到冰原女帝,只能先行返回诸神山。

    可是一回到诸神山,就得到了百余名神尊和上位神陨落的消息。

    冰原女帝也是歹毒,她利用龙腾阵法,竟百余名神尊、上位神的神力吸取一空,同时还强行扼断了四龙脉,重创了火炎龙。

    诸神广场内,如今已经是横尸遍野。

    天驹神尊因神力耗尽,早已断气。

    其他神尊上位神的情况也大多如此,就算是有几个侥幸不死,也已经形如废人。

    很显然,冰原女帝在开启龙腾阵法时,已经在阵法中,动了些手脚。

    龙腾阵法已经过悄然变成了一个邪阵,这些神尊和上位神没有提防,结果成了牺牲品。

    如此一来,神界这一次,可谓是损失惨重。

    不仅仅是火炎神帝遭受了重创,同时,还损失了一百多名实力高深的神尊和上位神。

    面对满地的横尸,冥日后悔不已。

    “这一次,是我太大意了,若是我早就听从凌月的话,严防戒备,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让冥日最担心的还是遭受重创的火炎龙。

    冰原女帝回归是假,可四龙脉却是真的,火炎龙象征了火炎神帝,火炎龙受到冰原龙的袭击,龙脉被截断,如今根本无法动弹,被困在了冰封的龙腾阵法中。

    冥日尝试了各种法子,都没法子打破龙腾阵法。

    被冰封的阵法中,火炎龙看上去和另外两条长生龙和风谷龙一样,龙身上,色泽越来越暗淡。

    这就意味着,火炎神帝如今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

    “神帝陛下,臣,无用。”

    冥日长叹一声。

    他已经命人去天战战场一带打探,但是自几日之前,叶凌月送回那封信后,天战战场方面,就一片黑云压境。

    冥日的人,根本没法子进入天战战场一带。

    很显然,邪神的力量压制了天战战场,让人很难进入。

    这也让冥日很是诧异,倘若说火炎神帝和叶凌月都无法突破邪神的封锁,那冰原女帝又是如何顺利进入和离开天战战场的。

    还是说,在帝魔家族背后,还有其他势力的介入?

    天罚戈壁外围,正如早前冥日所说的那样,邪神动用了法门吞天噬地,虽说吞天噬地并非禁制,可其具有很强的混淆方向的作用,这让神族和异魔军团都很难离开天罚戈壁。

    两军一直被困在其中,也让神族和异魔军团都很难获得外头的消息,这也造成了叶凌月和冥日之间,沟通极不顺畅。

    至于冰原女帝是如何进入诸神山,又是如何返回帝魔家族的,则得从一人身上说起。

    天罚戈壁的外围,站着一人的身影。

    那背影,很是窈窕,赫然是名女子。

    “啧啧,我说是谁敢如此大胆,居然敢擅自开启符脉,助纣为虐,原来是你。”

    已经在天罚戈壁附近,观战神魔大军和邪神的对持数日的符道士,不紧不慢踱了过来。

    他看到前方那一抹身影,似笑非笑说道。

    “符师叔。”

    那人影转过身来,那人脸上,堆满了笑容,看向符道士的眼中,多了几份讨好的意味。

    这是张熟悉的脸,与符道士对话的,赫然正是昙水仙子。

    却见昙水仙子见了符道士,不慌不忙,衣袖一挥,就见了天罚戈壁方向,有一面镜子过来,稳稳落在了昙水仙子手中~求一波月票,票子多,明天会有周末惊喜加更哦~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