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7章 垂危
    t看着气息微弱,性命垂危,随时都可能陨落的火炎神帝,叶凌月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四龙脉被破了,是谁下的手?”

    叶凌月抬头看了眼帝莘,知道四龙脉的人,只有火炎神帝、帝莘、她……

    难道说,会是……

    这个念头,在叶凌月的脑中一闪而过。

    可是当她抬眼看向帝莘时,立刻就否认了这个想法。

    “洗妇儿,你忘了一个人。”

    帝莘想到了什么,神情凝重了许多。

    帝莘显然也意识到了火炎神帝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不懂医术,但是他在进入营帐后,就发现火焰神帝身上的帝王息,全都消失了。

    帝王之息是与生俱来的,只有两个可能,才会让帝王之西消失。

    一个就是陨落,还有一个就是……

    帝莘想到了天罚皇朝,想到了天罚皇朝的龙脉以及真龙之气。

    “我和神帝陛下一样,都忘了她。”

    叶凌月这才想起了,一个早已被她和火炎神帝遗忘了的人。

    “凌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薄情在旁看着的,一脸的焦虑。

    “事已至此,薄情,我也没必要隐瞒了。我想联系下我爹爹。”

    再过两日,神族和异魔的军事会议就要召开,可这个时候,火炎神帝忽然重伤,神族群龙无首,这是个很复杂的情况。

    叶凌月一人,也无法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只能是先找到夜北溟。

    当晚,叶凌月就通过血迟,秘密联系上了夜北溟。

    三更前后,夜北溟赶到了天战营。

    由于身份的敏感性,夜北溟是秘密前来的。

    “神帝陛下?”

    看到已经昏迷不醒的火炎神帝,夜北溟也有些诧然。

    “夜殿,我今晚请你来,是要与你商量两军合作的事,眼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神帝陛下生死不明,这个消息,不能泄露出去。接下来,我军将由帝莘和你们直接合作。”

    叶凌月简单将四龙脉的事,以及冰原女帝可能受了帝释伽的命令,前去诸神山破坏了四龙脉的事,告诉了夜北溟。

    但这一切都是叶凌月的推测。

    当下,叶凌月也没法子,再次动用神念,从冥日那边得到消息。

    听到叶凌月用如此公事公办的语气与自己协商,夜北溟先是一怔,眼眸闪了闪,可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

    “对此,天魔廷没什么意见。但我也提醒你们一句,火炎神帝的情况很糟,若是再不想法子,陨落是早晚的事。”

    夜北溟的言外之意,若是火炎神帝真的陨落,神界的将来只怕是……

    “此事,我自有分寸。”

    解铃还须系铃人,叶凌月只知道四龙脉的存在,但是她并不知道,龙脉被毁坏后,将如何做。

    这一点,连烛照老前辈也是无计可施。

    “你好自为之。”

    夜北溟深深看了眼叶凌月,行色匆匆地离开了,他虽很担心叶凌月,可更清楚,若是此时,让人发现了自己出现在天战营,会给叶凌月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眼下,可算是叶凌月面对过的最糟糕的情况。

    一旦火炎神帝陨落,神界被攻破,是早晚的事。

    作为父亲,夜北溟也很担忧叶凌月,可一想到了天魔祠里遇见的那一幕,夜北溟还是强忍着担忧之情,转身离开了。

    夜北溟离开后,叶凌月、帝莘、薄情等人都围在了火炎神帝的床榻边。

    神帝昏迷的事,已经作为最高机密,不允许有半点泄露。

    火炎神帝自昏迷后,就一直没有苏醒过来。

    他的面上,始终笼罩着一层黑色的阴霾,气息时断时续。

    叶凌月尝试着用白色鼎息救治了一晚,可是火炎神帝的情况依旧没有半点好转。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原本打算让小乌丫暂时化成神帝陛下的模样,明日开始主持日常的事务,可纸包不住火,我怕异魔那边,尤其是帝魔家族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鼎息都没法子帮助火炎神帝的情况下,叶凌月也是无可奈何了。

    三人商议了一晚,依旧没有半点法子。

    天亮后,薄情提出照看火炎神帝,帝莘前去巡查天战营,叶凌月救治了一晚,两人强迫她先行返回营帐休息。

    叶凌月回到了营帐后,却没法子心平气和的休息。

    “若是天罚大帝在就好了,兴许他会有法子知道,龙脉被破除后,应当怎么修复。”

    叶凌月想来想去,依旧是不得其法。

    “丫头骗纸,其实我倒是有个法子,兴许能够帮忙。不过此法有些冒险,等于是送羊入虎口。”

    虚空意识海中,烛照忽然开口说道。

    “但说无妨,火炎神帝绝不能死。”

    叶凌月追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知道,既然你已经确定了破坏龙脉之人,乃是四大神帝之一的冰原女帝。那女帝又已经叛神,加入了帝魔家族。唯一可行的法子,就是前往帝魔家族,与帝释伽谈判,让其交出冰原女帝。当然,此法成功的几率很低。”

    烛照早前就曾想过这个法子,但是他觉得,这个法子成功的几率太低,又太过危险,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

    “这个法子虽然不是什么好法子,但听上去,的确是唯一可行的法子了。”

    叶凌月听罢,思忖了起来。

    恰好这时,帝莘挑开了帐布,走了进来。

    “洗妇儿,我已经巡查完营地,没什么异常,神兵们也暂时不知道,火炎神帝昏迷不醒的事。不过,我有个发现。”

    帝莘见叶凌月依旧是愁眉不展,就知她还在担心冰原女帝的事情。

    “你发现了什么?”

    叶凌月追问道。

    “火炎神帝的事,看样子,的确是帝释伽搞的鬼。我早前特意到了魔兵寨附近看过了,在那一带,发现了一股强烈的真龙之气。看样子,冰原女帝的确是在诸神山动了手脚,夺去了火炎神帝的气运。”

    帝莘有了真龙之气后,对于龙脉和同样属于真龙之气的帝王之息,感觉更加敏锐了。

    他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断定,冰原女帝就在帝魔家族的营帐里。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