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6章 屠,诸神(下)
    t当四龙俱出现在龙腾阵法中时,冰原女帝凌空而立。

    “诸位,你们都看到了,那一条,就是火炎神帝的火炎龙。四龙脉代表了四帝的气运,火炎神帝的火炎龙精神萎靡,且印堂发黑,分明是气运衰竭之相。”

    冰原女帝指着火炎龙,向众神解释道。

    众神一看,果然如此,全都是面色凝重。

    就连冥日也神情肃穆。

    不管冰原女帝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四龙脉是绝对不可能伪造的。

    难道说,火炎神帝真的出了什么事?

    只是为何,凌月在信中不曾提起过?

    冥日蹙眉,没有妄动。

    “只有重新借运,凝聚神力,才可以改变火炎龙的气运,让火炎龙重新振作,帮助火炎神帝重振雄风,在天战战场镇压邪神,击溃异魔。”

    冰原女帝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诸神广场上。

    那声音,就如穿脑的魔音,在场的神尊、上位神们都如魔怔了般,回应着冰原女帝的话。

    “助神帝,振雄风,镇邪魔,驱异魔!”

    “诸位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神力,注入龙腾阵法之中。龙腾阵法有借运之能,必定能够帮助火炎神帝。”

    冰原女帝说罢,龙腾阵法中,那头冰原龙长吟一声。

    诸神不再迟疑,提神运气,将更多的神力,注入了龙腾阵法中。

    “那阵法……”

    冥日在旁看着龙腾阵法中,神力不断凝聚,阵法中,那四条神态各异的神龙,也是反映大不相同。

    一股异样之感,在冥日心底不断聚集。

    冥日想要制止众神,可众神全然没有听进冥日的话。

    在他们心中,全都只有冰原女帝的话。

    诸神广场此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里面积蓄了近百名神尊的神力。

    那些神力,在四龙身旁不断游离着。

    冰原女帝看着各种属性的神力,那双微微上扬的美眸里,眸光越来越亮。

    天驹神尊等人此时,已经将近五成的神力,全都灌入了龙腾阵法中。

    他们本以为,象征火炎神帝的那条火炎龙在神力的帮助下,必定会很快恢复。

    可哪知道,那些神力之时在龙腾阵法中游走着,却没有进入火炎龙身上。

    天驹神尊心底诧异着,他再看看周身,那些神尊也都是一头雾水。

    按照冰原女帝所说,他们只需要一部分的神力就可以帮助火炎龙,为何火炎龙看上去没有半点反应?

    众神尊、上位神体内的神力,已经被龙腾阵法吸收了大半。

    他们也已经开始有些肉疼了,其中有些人,包括天驹神尊,已经开始悄然撤回神力。

    可他们撤力之时,去而意外发现,神力根本没法子收回来,相反,龙腾阵法正在飞速运转着,不断吸取他们体内的神力。

    “女帝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天驹神尊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可是他数千年的神力,若是被吸了个精光,他不就成了废人了?

    “怎么回事?朕替帝少族长谢谢诸位。”

    冰原女帝忽然大笑了起来。

    象征冰原女帝的冰原龙忽是张开了龙嘴,一个鲸吞,就如海纳百川,龙口一口将龙腾阵法里的各种属性的神力,吸了个精光。

    在冰原龙一下子吸取了大量的神力后,冰原龙发出了一声雷鸣般的吟叫声。

    那些个身在龙腾阵法中的神尊、上位神们一声惨叫,身子就如秋风扫落叶般,一下子被卷了出去。

    他们体内的神力,全都被吸了个一干二净。

    天驹神尊发现了这一点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不好!哪里逃!”

    冥日已然发现了冰原女帝的阴谋。

    他一声喝令,身后,大量的冥军如流水般涌入了诸神广场。

    当看到冰原女帝一跃上了冰原龙的背脊,那冰原龙巍峨如山脊,只见其龙尾一扫,龙腾九天,脱离了龙腾阵法。

    “太迟了,冥神,你还算是聪明,可是比起少族长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三龙脉,见鬼去吧!”

    冰原女帝大笑着。

    只见其脚踩着冰原龙,冰原龙原本冰蓝色的身躯,迅速发生了变化,不过眨眼之间,就成了一条黑色的煞龙。

    那煞龙在了半空中,呼啸一声,口中喷吐出了一片墨蓝色的冰霜之气。

    冰霜之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万千的碧落幽灵锥。

    只听得轰的一声,幽灵锥从天而落,冥兵之中,顿时血光四溅。

    更糟的是,那幽灵锥叮叮当当,犹如万剑穿心,全都击在了龙腾阵法中。

    那一头火炎龙,身上多处被幽灵锥钉死,发出了一阵惨呼,被死死钉死在了龙腾阵法中。

    在幽灵锥穿过火炎龙身上的多处要害处时,天战营内,正在薄情商讨几日之后的军事会议的火炎神帝神情大变。

    只见其脸上,一阵气血翻涌。

    只听得噗的一声,火炎神帝口中连着吐了三口血,脸色灰白一片。

    “神帝陛下!”

    薄情见状,也是大惊失色,他连忙就找了叶凌月前来。

    “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和帝莘一进营帐,就见了已经不省人事的火炎神帝,也是神情大变。

    叶凌月快步上前,替火炎神帝把脉。

    这一把脉下来,叶凌月心头一震,握着火焰神帝的手,松开了。

    “洗妇儿,陛下他?”

    帝莘望了叶凌月一眼。

    “神帝陛下体内的筋脉全都断了,神力全无。”

    叶凌月早前分明替火炎神帝把过脉,当时的火炎神帝虽然被第二天战元帅所伤,可脏腑和脉搏都是完好的。

    不过是一天两夜,神帝陛下的身体怎么会急转直下。

    “有人动了四龙脉。”

    还是叶凌月体内的烛照,简明扼要,说出了火炎神帝的病症所在。

    身为神帝级别的存在,火炎神帝可谓是三十三天里最顶级的存在之一。

    他拥有神帝之体,整个神界,能伤他的人很有限,就算是邪神暗算,也只是损了火炎神帝的气运罢了。

    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让火炎神帝遭受如此重创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其自身龙脉被破了。

    而且破除龙脉之人,必定是不下于火炎神帝几倍至强者。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