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4章 正邪之争
    t却见其长吟一声,口中佛音潺潺,却是已经开始吟唱起大品般若心经来。

    “嗯?”

    听到了大品般若经时,还未彻底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第二天战元帅心头一震。

    他早前还在怀疑,叶凌月是否拥有涅槃心。

    可此刻,叶凌月竟念出了佛门法门心经。

    “该死,居然是法门心经。”

    摄魂心眼骤然缩了缩。

    对于邪神那样的邪恶真神,他最怕碰上的,除了拥有玄阴血的玄阴族外,最头疼的就是佛门中人。

    佛门的法门心经,可不是一般的心经,里面蕴含着佛力。

    佛力无边,它能够让人心智清醒,顿悟一切。

    那些被摄魂心眼所惑的神兵们,在大品般若心经的作用下,不由都停下了动作。

    他们原本已经被迷惑的心智,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就连第一天战元帅,也渐渐呈出了清醒的状态。

    “可恶,看来是我太大意了,此女居然是佛门中人。没用的煞巫太子,早前为何没和我说起过。还是先撤再说,反正已经刺杀了神族的神帝,此行也不算是白费。”

    摄魂心眼又是一缩。

    第二天战元帅在摄魂心眼的驱使下,拔腿就往营帐外逃去。

    此时第一天战元帅和那些神兵都已经恢复了过来。

    “不要让他跑了!”

    第一天战元帅意识到自己竟然被摄魂心眼控制了,还是被叶凌月给救回来的,又惊又愧,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一声令下,命令手下立刻去追第二天战元帅。

    奇怪?

    叶凌月心底不禁纳闷。

    按理说,大品般若经是摄魂心眼的克星,倘若是第一天战能够恢复清醒,第二天战元帅也应该摆脱了邪神的控制才对。

    为何大品般若经对第二天战元帅没用?

    “若是寻常的神魂控制,佛门法门心经自然是有效的,但若是被控之人,是自愿献祭,成为邪神奴仆,那就不同了。我若是你,绝不会放过邪神的奴仆。”

    就在叶凌月困惑之际,体内的烛照提醒道。

    难道说,第二天战元帅是资源沦为邪神的奴仆?

    叶凌月一听,也是微微一惊。

    恰如烛照猜测的那样,第二天战元帅不仅仅是被摄魂心眼控制那么简单。

    第二天战元帅早前被夜北溟俘虏,夜北溟也是个锱铢必较的主,他也知,第二天战元帅等人早前为难过叶凌月,为了替叶凌月报仇,他狠狠修理了第二天战元帅。

    第二天战元帅在地牢里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哪知道,这时候摄魂心眼却出现了。

    摄魂心眼诱惑了第二天战元帅,只要其沦为邪神的奴仆,就放其自由。

    第二天战元帅最终经受不住诱惑,贪生怕死,愿意自我献祭,成了邪神的信徒。

    第二天战元帅成了邪神信徒之后,甘愿让摄魂心眼寄居身上。

    他再同邪神商量,料定了天战营的人一定会来救自己,就提议在返回天战营时,在面见火炎神帝时,刺杀火炎神帝。

    两人一拍即合,这才有了后来的行刺事件。

    正因为第二天战元帅本尊是自愿献祭的,所以其身上并无邪神的煞气,叶凌月才一时疏忽大意,让其有机可趁。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此人更加不能留。”

    叶凌月眸光一厉,对天战第二元帅的做法,很是恼火。

    她绝不能让第二天战元帅活着离开天战营。

    只是大品般若经虽是三十三天的佛宗法门,可叶凌月修炼时间还短,只能用来驱魔辟邪,还无法自如地用其来攻击敌人。

    的第二天战元帅事情败露,夺营而出。

    其实力本就不弱,在成为邪神门徒后,邪神也给了其不少好处。

    第一天战元帅和神兵们一时之间,也追不上他。

    只要其一离开天战营,想要再捉拿他,无疑是难如登天。

    “你们照看好火炎神帝。”

    叶凌月将火炎神帝托付给了第一天战元帅,自己身形一快,子身上施加了一张疾风符,人已经如同披风踏月,一瞬之间,就已经尾随着第二天战元帅,出了营帐。

    两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叶凌月舒张符箓,紧随其后,可那天战元帅也很是狡猾。

    只见其身形瞬息万变,不过几个来回,已经避开了叶凌月的多张符箓攻击。

    “哈哈,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想要杀本帅,再等上一万年吧。”

    第二天战元帅打心眼里瞧不起叶凌月这个黄毛丫头。

    不过是仗着自己身世和火炎神帝义女的身份,才能当上元帅的丫头,能有多大的了不起。

    懂得佛宗法门又如何,不能运用,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看其逃脱。

    一路眸光一变,就见其屈指一弹,一抹佛火弹射而出。

    那佛火来势极快,第二元帅冷不提防。

    只听得轰的一身,第二天战元帅的身躯就如泼油般,一下子被点燃了。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其身躯就被燃成了焦炭。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

    就在叶凌月以为已经击杀了第二天战元帅之后,火焰之中,却有一只邪眼,嗖的一声,破火而出。

    叶凌月的佛火,可以焚烧击杀第二天战元帅,却没法子消灭摄魂心眼。

    “佛火虽然厉害,不过要杀我,还欠些火候。”

    那摄魂心眼在半空中上蹿下跳,滴溜溜转动着,斜睨着叶凌月,挑衅意味十足。

    它说罢,周身一阵魔光闪烁,就如一颗流星,一下子蹿出了数十尺。

    其速度,比起早前的第二天战元帅,还要快上数十倍。

    就算是叶凌月的佛火,也追不上对方的速度。

    而那摄魂心眼,才是刺杀火炎神帝的罪魁祸首,眼看社魂心眼就要遁逃,叶凌月也是一阵心如火焚。

    那摄魂心眼有摄魂的效果,无论是神族还是异魔遇上了,很容易被其控制心魂。

    斩草不除根,以后必成祸害。

    怎样才可以彻底铲除……叶凌月心随意动,却见其眼眸里,危光一闪而过,忽的,心神一动,眉心的太虚神印悄然消失,取而代之出现的,是玄阴神印。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