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0章 陷阱
    t屠神,从来都只是传说。

    只有真正的来自三十三天之上的神,才可以屠戮邪神。

    更何况,如今邪神手上还握有封天令。

    所以在皇甫臣看来,哪怕他也嫌恶神族,可和神族合作,遏制邪神的力量之源,无疑是一条捷径。

    “你让我与神族合作,难道就能屠神?”

    帝释伽不以为然道。

    既然异魔无法屠神,那神族也是一样。

    “神族手中,有玄阴天女。你别忘了,那叶凌月是火炎神帝的手下。”

    皇甫臣摩挲着下巴。

    “那又如何?你觉得,神界的神帝,会杀了那女人,封印邪神?”

    帝释伽不以为然道。

    没记错的话,叶凌月乃是神界的第一女帅。

    再没记错的话,那女人还是火炎神帝的义女。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只要我们说出叶凌月的身份,自然会有人逼对方的神帝,杀了玄阴天女”

    皇甫臣还在记恨,早前叶凌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绞尽脑汁要除去叶凌月。

    只可惜,叶凌月手上还有他的把柄,他无法直接出面揭穿叶凌月的身份,只能是暗搓搓的,想要借用他人之手,除去叶凌月。

    “哦?皇甫兄早前那还说,我对帝莘有偏见。皇甫兄又何尝不是对那叶凌月有偏见。”

    帝释伽笑道。

    在其看来,皇甫臣对叶凌月的偏见,可比他对帝莘的严重得多。

    不过皇甫臣有一点说得没错,他的确可以借他人之手,除去叶凌月。

    谁让叶凌月是玄阴天女。

    她的血,对于异魔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帝释伽骤然起身,唤进了一名侍卫。

    “出去告诉姓帝的那小子,要想让帝魔家族答应与神族合作,除非他们以叶凌月为人质。”

    只要掌握了玄阴之女,神族对于异魔,就再无威胁可言了。

    “你明知那小子,与叶凌月是双修伴侣,不可能会帮你传话。”

    皇甫臣纳闷道。

    “我就是要激怒那小子。否则,我哪来的理由处置那小子。”

    帝释伽冷笑道。

    帝释伽根本不想和神族合作。

    他就是要激怒帝莘,让其大闹一场。

    他早前还是魂火状态时,就觉得帝莘是一个威胁。

    那小子的出现,让其体内有一股本能的排斥感,尤其是他体内的几根帝魔命脉,异常躁动。

    帝释伽可以断言,帝莘绝不仅仅是和他同姓那么简单。

    这小子……可能是帝魔家族的血脉。

    只是帝释伽也不明白,为何帝魔家族的血脉,会沦为神族。

    只有在盛怒的情况下,帝魔血脉才会苏醒,今晚,他就要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帝莘。

    帝莘在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外等候了一夜。

    除了帝释伽和皇甫臣之外,身在帝魔兵寨的奚九夜也同样在关注帝莘的一举一动。

    想不到,火炎神帝会想要与异魔合作,看来,神族真是气数已尽。

    “主帐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奚九夜询问左右。

    “九夜大人,少族长和皇甫大人已经商议了一个晚上,看少族长的意思,似乎无意和神族合作。”

    手下回禀道。

    “这并不奇怪,以帝释伽的性格,根本看不上神族。可不与神族合作,光靠帝魔家族,只怕也难以压制邪神,除非帝释伽手中还有什么杀手锏。”

    奚九夜沉吟道。

    “九夜大人,刚少族长传了话出去,要对方以叶凌月为人质,方可与神族合作。”

    一名潜伏在帝释伽左右的手下来报。

    奚九夜一听,挑了挑眉。

    帝释伽那小子,居然敢提这样的条件。

    “就看帝莘那小子上不上当了。”

    奚九夜当即就明白了帝释伽的用意。

    两国交战,不伤来使,帝释伽不好驱赶帝莘,又不好对帝莘下手。

    反之,若是激怒了帝莘,引得帝莘出手,帝魔家族就有绝对的理由,拒绝和神族合作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帝莘的性子还算是沉稳。

    但是只要是一遇到了和叶凌月有关的事,那小子就会沉不住气。

    天就快亮了,等候了一夜的帝莘不知还有没有好脾气。

    奚九夜一脸的沉吟,遥遥看着帝莘所在的方向。

    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帝莘站在了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外,一动不动。

    就在方才,有几道目光同时从暗中窥探帝莘。

    以帝莘的敏锐度,自是发现了那几道目光。

    看样子……帝魔家族内部,有不少对其有兴趣。

    帝莘冷笑道。

    就见前方,一道箭驰般的身影,落在了帝莘身前。

    “这位大人,我家少族长说了,除非你方交出叶凌月,以她为人质,否则,帝魔家族不会与神族合作。”

    一名魔兵行了过来,传达了帝释伽的命令。

    说罢,那名魔兵还挑衅味十足,扫了眼帝莘。

    暗处,也有多名魔兵蠢蠢欲动,只要帝莘一发作,他们就会立刻出手。

    帝莘一听,眉头挑了挑,那双比暗夜还要漆黑几分的眼眸里,风雨欲来。

    半刻钟过去了,帝莘一动未动。

    他既没有回答,也无行动,而是向一个木桩子似的,一动不动。

    他缓缓闭上了眼,眼底的那一片风雨欲来之势,被其掩了下去。

    “这小子到底搞什么鬼?”

    那名魔兵纳闷着。

    少族长早前早就说过,只要等他发作,就立刻下令围剿。

    忽的,帝莘的脚步动了动。

    那魔兵下意识往后一退

    “大人?”

    那魔兵正欲发话。

    帝莘缓缓睁开了眼,一双凤目里,寒光四溢,只是一眼,那魔兵就吓得浑身一颤。

    “告诉帝释伽,这就是答案。”

    帝莘说罢,双拳握紧。

    只见其体内,那八根帝魔命脉在这一刻,就如洪水决堤。

    轰的一声,八根帝魔命脉同时膨胀开。

    就在这时,魔兵寨内,为之一震。

    那力量,霸道无比,是魔的力量。

    帝莘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将自己体内的帝魔力量,全都释放了出来。

    一股狂暴、血腥的力量,以帝莘为中心,爆发了。

    十三座魔兵寨内,包括夜北溟、血迟、尉迟青在内的所有的异魔势力的首脑,在这一刻,全都被震动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