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7章 父女相见
    t摄魂心眼一路飞出了天罚深渊,朝着两大营地飞去。

    夜色之下,无论是神族还是异魔,都没有人发现,一场没顶之灾正在不断靠近。

    “嗯?”

    两军交界处,却有一个灰蒙蒙的人影,正负手而立。

    “摄魂心眼?”

    看到了夜色中,那一颗可怖的眼珠子之后,来人不禁轻咦了一声。

    符道士神情复杂,目送着那颗摄魂心眼离开。

    这玩意的用处,符道士很是清楚。

    他犹豫了片刻,终归没有出手。

    “看样子,这邪神比老道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居然能拥有焚天教的青木级邪宝。此宝一出,神魔两族只怕要惹祸上身了。”

    符道士蹙眉。

    他按照早前和火炎神帝的约定,破解了天罚禁制,让被困在里面的神兵成功脱困。

    符道士没想到,邪神也是狡猾多端,趁机挑拨神魔大军,让两军交战,血流成河。

    符道士虽知邪神此法有违规则,可他若是插手制止邪神,也等于乱了纲常。

    所以他索性袖手旁观,不过多参与此事。

    不过让符道士诧异的还在后头,没想到神魔两军,又会突然停战,看样子,神魔两军竟是想要和谈,如此一来,邪神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

    就在符道士以为,神魔两军要联手之时,邪神居然还用上了压箱底的邪宝。

    符道士左看右看,倒是看出了几分兴致来。

    他本就不是九十九地的人,对于什么异魔神族任何一方,都没有多余的好感。

    本来他找好了徒弟,就可以返回三十三天。

    但是因封天令的缘故,让其在当地又多逗留了一些日子。

    “看样子,时间拖延的越久,两方的激战越激烈,就不知道,那人到底能忍耐到什么时候。”

    符道士摸了摸最近长出来的新胡子,想到了那个将自己的胡子削的一干二净的家伙。

    那人追杀自己时,风风火火,可一靠近天战战场,就一下没了影踪,也不知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符道士纳闷道。

    符道士不发一语,看着摄魂心眼在神魔两大阵营徘徊了片刻,最终还是朝着异魔所在的方向去了。

    比起神族来,摄魂心眼本就是邪物,用来对付异魔,无疑更有效。

    深夜,异魔营地内。

    血迟带着叶凌月,朝着某一座营帐走去。

    忽的,叶凌月脚下一顿。

    “怎么了?”

    血迟留意到叶凌月的异样,顿了顿脚步。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逼近。”

    叶凌月沉吟道。

    方才,她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几分,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附近防守森严,不可能有任何东西靠近。你可是在担心你爹爹?”

    血迟没有多想,反倒是担心起叶凌月和夜北溟的碰面。

    自从血迟怀疑夜北溟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夜凌日之后,血迟就很担心夜家父女俩的这次碰面。

    尤其是,夜北溟还提出,只见叶凌月一人。

    “可能是我的错觉。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我一直想与我爹爹见面。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

    叶凌月收回了神念。

    方才她感到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不断靠近。

    看当她试图用神念之力去查探时,那力量又一下子消失了。

    希望那不是邪神新的阴谋。

    叶凌月在心底暗忖道。

    “对了,我方的天战元帅被你们俘虏了?”

    叶凌月问道。

    她抵达营地时,就听薄情说了。

    天战营两大元帅,其中一人被抓,火炎神帝的意思是,若是异魔真有合作的意思,就必须放了天战元帅。

    叶凌月此行来的目的,也是为了救那位元帅,虽然叶凌月压根对天战元帅没什么好印象。

    但是为了让两军达成合作的意向,天战元帅必须救。

    “人的确在我们这里,不过能不能放他,全凭夜殿的意思。很抱歉,女神,这次我帮不上忙。”

    血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得不说夜北溟还是很有手段的,血迟离开魔兵寨近一个月,夜北溟已经彻底控制了天魔廷在魔兵寨的势力,血迟如今就损失想插手,也已经不好插手了。

    “不怪你,我此行的目的,本就是来谈判的。”

    叶凌月对自家爹爹的手段很是了解。

    夜北溟做事,历来不显山漏水,等到发现时,事情基本已成定局。

    血迟在自家爹爹面前,还是太嫩了些。

    说话间,两人已经站在了营帐前。

    营帐外,一名魔兵都没有,一片死寂。

    营帐内,灯火幢幢,叶凌月一眼看过去,就进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背影,立在了营帐内。

    看到了那背影,叶凌月的眼前,弥上了层湿雾。

    儿时,多少个夜晚,这个身影曾经是其心目中顶天立地的存在。

    “夜殿,人我已经带来了。”

    血迟沉声道。

    “是月儿嘛,进来。”

    夜北溟的声音一如往昔,只是多了几分清冷。

    叶凌月轻抚了下心口,心头,那颗狂跳不已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血迟有些担心,没有退下,却听夜北溟再说道。

    “血殿,劳你在周边巡视一趟,防止外敌趁机入侵。”

    夜北溟这外敌,没有明说是神族还是邪神,摆明了是不让血迟逗留在外。

    血迟迟疑了下,瞅了眼叶凌月,后者颔首,血迟这才不甘不愿地离开了。

    叶凌月走进了营帐,账内,夜北溟负手而立。

    足足一刻钟,他才缓缓转过了身。

    当父女俩时隔数月,再度相遇时,一时之间,竟是无语。

    “月儿,你看上去不错。”

    还是夜北溟先开了口。

    他上下打量着叶凌月,眼底波澜不惊,不像是欢喜,也不像是愤怒。

    叶凌月竟看不透,夜北溟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爹爹,你真的是我爹爹?”

    叶凌月心底苦涩,坦然,望着夜北溟。

    “怎么,月儿不认我这个爹爹了?”

    夜北溟眼底,异光闪动,脚下微微移了半寸,却极快地收了回去。

    他这个细微的动作,落到了叶凌月的眼里,却是深深刺痛了叶凌月的心。

    她咬了咬唇,不顾一切,一头冲向前去,不顾一切,撞在了夜北溟的怀里。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