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5章 第二枚神印
    t夜北溟只肯见叶凌月一人,这意味着帝莘和薄情就没法子陪同叶凌月了。

    不过有血迟在,叶凌月在魔兵寨的安危至少是可以保证的。

    “凌月,邪神拥有封天令,又吸收了一部分力量之源,实力在迅速恢复。若是我们再拖泥带水,很可能会中了邪神的诡计。我有个法子,我们兵分三路,分头去说服天魔廷、帝魔家族以及其他分散势力。”

    帝莘见状,主动提议道。

    算算时间,距离邪神破阵而出,已经过了一个夜晚。

    帝莘回归肉身之时,意外发现体内的末世妖阳很是躁动。

    末世妖阳在帝莘的体内,从出生即有,鲜少会突然躁动。

    在帝莘的周遭,还有邪神活动过的痕迹,很显然,邪神早前来过,是末世妖阳制止了邪神入侵帝莘的肉身。

    邪神虽然没法子侵占帝莘的肉身,但却有其他法子,不断获取力量。

    神族和异魔死伤无数,叶凌月和帝莘都不知道,邪神到底吸收了多少本源之力。

    再拖延下去,一旦邪神找到了使用封天令的法子,那一切都太晚了。

    考虑到这一点,帝莘提议三人分头行事,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叶凌月和薄情只是稍稍考虑了片刻,就觉得此计可行。

    只是讨论由谁前去和帝魔家族以及其他势力谈判的问题上,三人出现了分歧,亦或者说,叶凌月和帝莘出现了分歧。

    帝莘的意思时,由他前往帝魔家族。

    可叶凌月却不愿意让帝莘和帝魔家族有过多接触。

    帝莘的身体内,始终流淌着帝魔家族的血,尤其是皇甫臣和帝释伽两人都在帝魔家族,还有奚九夜也身在帝魔家族,叶凌月担心,帝莘遇到了他们几人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薄情虽然实力上不如帝莘,可他是聚宝童子,而且机缘逆天。

    况且两国交战,不杀来使。

    叶凌月相信,以薄情的八面玲珑,就算是不能说服帝魔家族,也足以全身而退。

    “可若不是我去,换成了他去,你觉得他能够说服帝释伽等人?”

    帝莘瞥了眼薄情。

    “帝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薄情不满道。

    “我并无其他意思,只是在场对帝魔家族最了解的是我。也只有我,能够说服帝释伽等人,放下成见,与神族合作。”

    帝莘也知叶凌月子啊担心什么。

    帝莘刚到天战战场时,因为体内的帝魔血脉刚刚复苏,狂暴的帝魔血脉,让帝莘直接导演了一场先锋营的杀戮,险些毁了帝莘。

    如今帝莘体内,拥有更多的帝魔命脉,叶凌月担心,他一旦遇到了帝魔家族的人,会再度……

    叶凌月迟疑了。

    “帝魔家族的人不好惹,若是我,我也觉得,帝莘更合适点。”

    血迟在旁听着,忍不住插嘴道。

    尽管对帝莘霸占自家女神很是不爽,不过血迟对帝莘的实力,还是绝对认可的。

    “薄情,你可有什么意见?”

    叶凌月再看了看薄情。

    “我出使任何一方都行,以大局为重。”

    薄情耸耸肩,横竖他素来都是实力不够,运气也补,次数多了,也不觉得丢脸。

    叶凌月没有再多说,算是默认了帝莘的提议。

    “小子,我家洗妇儿就先暂且交给你了,若是她有丝毫损伤,我为你是问。”

    帝莘见状,郑重其事,将叶凌月托付给了血迟。

    “放心,谁要敢伤我家女神,就必须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血迟拍胸脯保证。

    说罢,血迟就命令魔兵寨门口的魔兵们让开。

    “告诉你们家的主子们,就说是神族那边,派人过来谈判。不可妄自伤人,否则天魔廷必会重惩。”

    血迟叮嘱了一番后,叶凌月就和帝莘、薄情两人分开,各自朝着不同的魔兵寨去了。

    就在叶凌月和帝莘等人进入异魔的势力时,天罚深渊里,邪神和煞巫太子又是另外一番举动。

    天罚深渊底,自从太阴神印被破除之后,深渊内,一片黑雾笼罩,就算是天罚罡风也吹不开半分。

    在深渊是上方,由右使唤为首的煞魔大军,正不断地将新的尸体,丢入天罚深渊内。

    这些尸首,都是过去的几天几夜里,神魔大军交战时,死伤的神兵异魔们。

    这些神兵异魔们,都在不断

    在深渊的最底层,大量的尸首堆积而成,尸山之上,血流成河,纹丝不动坐着一人。

    那人一身冥黑色的衣袍,看上去就如一头蛰伏在地的蝙蝠。

    一块石碑,围绕着那冥衣人,不停地旋转着。

    大量黑色的煞魔之气,源源不断,涌入了那冥衣人的眉心。

    冥衣人的眉心,有一枚熠熠生辉,犹如星辰的神印。

    除了这枚神印之外,神印之内,又有一枚新的神印雏形,正在不断形成。

    只是和第一枚神印不同,这第二枚神印,若隐若现,就像是暗夜中,被风吹过,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就在第二枚神印越来越强,就要凝聚时,忽的明衣人闷哼了一声。

    悬挂在其身前的那一块石碑,封天令也停止了旋转,笔直下坠,落到了尸山之上。

    “怎么回事?力量之源一下子削弱了许多,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凝聚成第二枚神印了。”

    说话的乃是邪神。

    邪神自破开太阴神印后,就一直想法子凝聚第二枚神印。

    早前煞巫太子还未自我献祭时,一度利用古天坛,吸收了帝莘和奚九夜的一部分力量。

    尤其是奚九夜的星辰之力,被邪神吸收了不少。

    可在最后关头,帝莘动用末世妖阳和天罚大帝的帮忙,反制煞巫太子,煞巫太子只保留了一部分的神力。

    这部分神力,很顺利就凝聚成第一枚神印。

    邪神利用了法门,“吞天噬地”,让天战大军和异魔狭路相逢。

    两军厮杀,怨恨之气冲天,这也让邪神有机可乘,获得了极大的力量。

    光是依靠十几万的神族异魔大军作为本源之力,邪神就可以凝聚成第二枚神印,如此一来,就可以解开封天令,挟封天令以飞升。

    可没想到,就在刚才,邪神发现本源之力近乎是消失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