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2章 君与臣
    t对于邪神这位来自三十三天之上的真神,叶凌月等人了解的并不多。

    听烛照这么一说,叶凌月才明白了过来,邪神如此做的真正原因。

    “邪神用了法门,让天罚戈壁天地失色,方位变幻。这样不仅仅能迷惑我们,还能让兵力更充足的天战营和魔兵寨正面对上。两军相战,必定会产生怨恨仇视的情绪。如此一来,邪神就可以将其化为本源之力。”

    叶凌月这么一说,众人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邪神的心思很是歹毒,他不会放过进入天罚戈壁的任何一个人。他一定是想吸收了本源之力后,再将我们强行献祭,将我们一网打尽。”

    血迟沉吟道。

    “这种情况,我们没法子离开天罚戈壁,很可能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尉迟青也一脸的焦急。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他们根本没法子行军。

    “不能让邪神的计谋得逞,我们必须想法子离开。为今之计,就是尽可能削弱他的本源之力,让其无法献祭。”

    叶凌月分析了一番后,镇定自若道。

    “你有法子?”

    血迟等人都是一脸的懵。

    “既然邪神的本源之力是吸收怨和仇恨,那我们就想法子化解,让其无法吸收足够的本源之力。血迟,你与我分头行事,我去找火炎神帝,你去找……我爹爹,让两军暂且停止交战,一致对付邪神。这是一场九十九地对抗三十三天的战争。”

    叶凌月思量着,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

    虽然叶凌月也不知道,是否能说服火炎神帝这一边。

    叶凌月和血迟当即就兵分两路,开始寻找火炎神帝和夜北溟两人。

    另一边,火炎神帝和夜北溟的手下兵士,也是杀得不可开交。

    邪神的“吞天噬日”,导致了原本身处在天罚戈壁南北两端的两大阵营,一下子缩短了数百里的距离,狭路相逢。

    天战营这边,火炎神帝拥兵六万,魔兵寨那边,十三座魔兵寨拥兵五万。

    神帝阵营虽然在兵力上占据了上风,可魔兵寨那边,异魔魔兵异常彪悍。

    尤其是在夜北溟的带领下,魔兵们锐不可挡,一开始就冲破了天战营数条防线。

    火炎神帝和夜北溟这对昔日的君臣,谁都没想到会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启禀神帝陛下,前锋营已经被攻破,敌军俘虏了我方一名天战元帅。”

    “启禀神帝陛下,有一只突击队被狙杀,全军覆灭。”

    天战营这边,不断有坏消息传来。

    魔兵寨节节进攻,火炎神帝原本就紧锁的眉头,越拧越紧。

    火炎神帝迎风而立,站在了阴霾漫天的天罚戈壁之上,眺望着远方黑压压的一片战场。

    两方阵营,杀声震天。

    “数百年未战,北溟的军神之名,依旧不坠。”

    话语之间,说不清是感慨还是苍凉。

    火炎神帝身后,薄情一脸的迟疑不决。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八荒神尊有为敌的一天。

    与公,夜北溟曾经是他的上级,薄情在军事方面,全都是夜北溟父子传授,

    与私,夜北溟是叶凌月的爹爹,薄情也不愿意与夜北溟为敌,伤了叶凌月的心。

    “神帝陛下,我军……”

    薄情叹了一声,他的心情也很是复杂。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朕,要亲自会一会北溟。”

    火炎神帝说罢,命人送来了战袍。

    却见其褪下了龙袍,换上了炽红色的炎神盔,那是一件呈炽炎色的帝铠,传闻其是用十种天火熔炼而成,乃是帝王级的神器。

    火炎神帝已经近万年未曾穿上这件神铠了。

    他曾经以为,神界建立之后,就再也不需要这件神铠了。

    穿上了神帝铠,意味着火炎神帝真的要与夜北溟一战。

    一名天战元帅被擒,整个天战营的士气都会大打折扣。

    这个时候,非火炎神帝御驾亲征不可。

    薄情心底的焦虑之感,越来越强烈。

    “凌月,你到底在何处,我该如何做才好?”

    薄情在心底呐喊着。

    “启禀神帝陛下,叶凌月叶元帅求见。”

    只听得一阵蹬蹬踏踏的响声,一名神兵赶来。

    “凌月来了?”

    就如久旱逢甘霖,薄情顿觉眼前一亮,一把拎起了那名神兵。

    “参加神帝陛下。”

    却见一人快步走来,来人身姿婀娜,数月不见,虽是憔悴了一些,却依旧是英姿飒爽,一袭白袍软铠,将其本就无双的面庞映衬的更加俊秀娇艳。

    火炎神帝看到了叶凌月,不禁又一瞬的怔愣。

    在得知叶凌月就是玄阴之女后,火炎神帝对叶凌月的态度不免有几分不同。

    眼前这人,看似是个娇弱的女子,实则却是能改变整个神界命运的人。

    但在权衡利弊一番后,火炎神帝还是选择了假装不知这件事,也对外保密这件事。

    火炎神帝为人刚正不阿,他不屑于用一个女人的命来换神界的永世安宁。

    可神界其他人未必如此想。

    对于已经苟且居安了无数年的神界诸神而言,除了极个别的神,譬如夜北溟、奚九夜之流,大多数的神尊,都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战斗能力。

    他们遇上了强悍的异魔,可谓是不堪一击。

    可这些神尊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他们凝结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保守势力。

    这股保守势力,在知道了封天令的存在后,就凝聚在一起,一起要求火炎神帝,找到封天令的宿主,将其击杀,甚至有人以为,只要交出了封天令,就可以避免和异魔开战。

    要知如今神界动乱,诸神山只剩了火炎神帝一个人,面对这一股来势汹汹的报数势力,火炎神帝能否压制,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凌月,你可算是回来了。如今的战况你也看到了,你觉得,当如何?”

    火炎神帝见了叶凌月,也是一番感慨,挥了挥手,示意其起身。

    说罢,火炎神帝目光灼灼,凝视着叶凌月。

    无论是火炎神帝,还是叶凌月,都知道,在战场的另一边是叶凌月的生身父亲,夜北溟。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