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9章 玄阴天女
    t与此同时,身在营帐里,等候了帝莘整整一夜的叶凌月也感到了不对劲。

    “大帝,您?”

    叶凌月看到了眼前的天罚大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他成功了,真龙继承人已出,朕也算是了无遗憾了。告诉那小子,天罚皇朝不灭,他就是天罚新的继承人。”

    天罚大帝朗声笑了起来。

    天罚龙脉已经消失,他天罚大帝一身阅人无数,看错了一个煞巫,毁了天罚皇朝的基业。

    在他神魂溃散之前,看对了一个人,天罚皇朝后继有人。

    “大帝,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帝莘他怎么样了?”

    叶凌月追问了几句。

    “来不及了,丫头,守护好封天令。”

    可象征天罚大帝的最后一丝神力,也溃散在了空气中。

    “启禀元帅,前方营帐发生了塌陷,有数名兵士受伤。”

    天已经亮了,一队兵士匆匆走了进来。

    叶凌月走出了营帐,东方果然一片发白。

    朦胧的晨光中,叶凌月看到了地面上出现了大量的沟壑,看样子,龙脉真的已经被破除了。

    这一夜,一切相安无事,看样子,她的计谋成功了。

    这会儿,邪神应该已经开始祸水东引,开始入侵帝魔家族了。

    “立刻救治伤员,传令下去,全军拔营,准备撤离天罚戈壁。”

    按照早前天罚大帝所说,天罚龙脉乃是天罚禁制的根基,一旦天罚龙脉被破除,那整个天罚戈壁外围的禁制也必然被破除。

    她必须立刻带着手下军士,离开天罚戈壁。

    另一方面,在帝魔家族的营帐外十余里开外的地方。

    帝锦瑟昨夜离开了营帐后,就一直在四周闲逛。

    她也知身后跟随了一队的魔兵和魔将,她也懒得理会。

    “一群跟屁虫。”

    帝锦瑟冷嘲道,她一想到了自己和奚九夜的婚事,就感到很是郁闷,也懒得返回营地。

    “你就是帝锦瑟?”

    晨风吹来时,帝锦瑟听到了个冷飕飕的声音。

    “大胆,哪来的狗奴才,敢直呼本小姐的名讳。”

    帝锦瑟还以为是哪个跟屁的魔兵魔将,就欲将其怒斥一番。

    一阵阴风吹过,只见周遭,一阵犹如鬼哭狼嚎般的呜呜隐隐声。

    帝锦瑟意识到不对劲来,她打了个哆嗦,回头一看,就见了前方有一团黑影。

    那黑影,化成了一个人形。

    黑影所到之处,周遭的草被,一下子全都枯萎了。

    大量的煞魔兵,如乌云一样,云集在周遭。

    帝锦瑟的呼吸,一下子困难了起来。

    “你……你是邪神。你,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被封印在太阴神印下了嘛?”

    帝锦瑟想要呼救。

    邪神一阵阴测测的笑声。

    “你是想要找他们?”

    十几具尸体,被抛了出来。

    那些尸体,全都是早前跟随帝锦瑟出来的的魔兵魔将们,这会儿,他们已经化为了一具具的干尸。

    “你想要干什么,我……我是帝魔家的四小姐,我三哥不会放过你的。”

    帝锦瑟被这么多煞魔兵包围,呼吸急促。

    她这会儿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远离了营地,可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玄阴天女,你不用再隐瞒了,本座已经知道了你的命格。啧啧。万年难得一遇的天女之命,珍贵无比的血啊。”

    邪神扯开了血盆似的大口,嘴里,滴落了滴滴答答的口水声。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玄阴天女,我说了,我是帝魔家的四小姐。”

    帝锦瑟吓得瑟瑟发抖。

    “放心,我不会吃了你。你的身子,比你的血更有用。”

    玄阴族的女人,就如一把双刃剑。她的血,可以绘制镇压邪魔污秽的太阴神印。

    可她的身子,就是世上最好的阴鼎,只要与其交合,能成十倍数百倍的吸收天地之间的色的天力。

    “你……你休想动我一根手指。”

    帝锦瑟从邪神的眼中,看到了淫*邪之光。

    “嗯?你不是处子之身?”

    邪神扫了帝锦瑟一眼,却见其气息浑浊,显然是已经被人破了身。

    帝锦瑟一听,面上一红,可心底也松了口气。

    若是她不是处子之身,这恶魔就会放过她了吧。

    “不是处子之身,那对本座的作用就不大了。不过能把玄阴天女当成玩物,也是个天大的面子。我那些徒子徒孙们就有福了。”

    邪神言语之间,不免有几分失望。

    玄阴天女,只有在被破除处子之身时,与其双修之人,才能获得最纯净的天力,对于双修伴侣而言,乃是终生受益。

    反之,就纯净的天力一旦被污染,以后获得的天力,就会大打折扣,而且只有一时之效。

    不过好在玄阴族的名号很大,能获得一名天女当玩物,已经足以让邪神在其势力里大大长脸了。

    邪神狞笑着,步步紧逼。

    “你不要过来,我不是什么玄阴天女。”

    帝锦瑟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但也大抵听明白,邪神是因为这个才要抓自己。

    “难道你不是帝锦瑟?”

    邪神沉吟道。

    “我是帝锦瑟,但我不是什么玄阴天女。我发誓,我若是什么玄阴天女,就让我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帝锦瑟为了保命,什么话都敢说。

    邪神狐疑着,看看帝锦瑟,再看看那张写有命格的纸。

    “邪神大人,这张纸来得古怪。还是查清楚的好。”

    煞巫太子提醒道。

    “这上面,可是你的名字,你的命格?”

    邪神狐疑着,将那张纸拿了出来。

    “那是我的名字,可那什么命格不是我的,我是甲丑年辰金月子午日子时出生。那纸条上的笔迹像是我三哥的,但是前面的名字被人篡改过。”

    帝锦瑟忙说道。

    很显然,有人栽赃嫁祸了她。

    “假的?”

    邪神一听,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条。

    “是真是假,试一试就知道了。”

    邪神手中,那张纸条一震而碎。

    他忽的抬头,眼底一片猩红,邪神忽的飞身一掠,扑向了帝锦瑟。

    帝锦瑟吓得倒退了几步,可是不等其动弹,其脸上,就是一阵剧疼,脸上的肉,生生被撕裂下了一大块,血水横飞。

    血腥味登时弥漫在空气中。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