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8章 天之罚(求月票)
    t帝莘睁开了眼,那段强行进入自己脑海的记忆,亦或者说是退潮般回涌的记忆里,就是他。

    从帝青玄出现,知道了帝纣和帝魔家族的关系后,帝莘就一直怀疑自己的身世。

    他体内的帝魔命脉的苏醒,让其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帝魔家族的人。

    但为何,身为帝魔的他,会随着帝纣一起到了妖界。

    古往今来,从异域到神界,都是极其困难的。

    更不用说,从异域横跨到妖界。

    虽然很是迷糊,但是帝莘很清楚,那不是梦境,也不是幻境。

    而是真实存在过的,发生在他某一世婴孩时期的某段记忆。

    很可能是他成为妖祖的那一世的真实记忆。

    只是由于年龄太小,记忆只能隐藏在他的脑中,成为一个记忆片段。

    许是类似的环境,生死一线间,让其一下子恢复了记忆。

    若是记忆没有出错,那他早该在婴孩时,就已经死了。

    狼葬岗,那一听就是险恶之地。

    他被那个不知名的女人重创,又只是个婴孩,他的娘亲……梦境中的那个温柔但又软弱的女人,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他。

    又是谁……难道是帝纣救了他?

    帝魔家族,贵为异域的超级家族,自古就是强者生存。

    一个连一根帝魔命脉都没有的婴孩,在那样的家族,无疑就是个耻辱。

    听那歹毒的女人的意思,他的父亲身份不明。

    他的父亲,不是帝纣。

    帝莘的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是解脱,亦或者是愧疚……

    一直以来,帝莘都以为,是自己亲自动手,杀了自己的生父帝纣。

    虽然他嘴上从不提起,可他杀父的罪恶感,一直交织在他的心头,成了他的一层魔障。

    可今日,他却意外得知,自己的生父,并非是帝纣。

    无论帝纣为何将其带到了妖界,但是有一点,那个男人,曾经对其冷酷无比的男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若是当时的帝莘,留在了帝魔家族,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亲手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帝莘苦笑着,心底一阵翻江倒海。

    他脑中,闪过了无数的片段。

    帝纣的死,那个抽取了自己五根帝魔命脉的女人,那个哭喊着她的名字的女人,那个威严无比,怒斥其为废物的长者……

    想到了那个轻哼着摇篮曲的女人,帝莘的心底,划过了一抹异样。

    那是出于身体本能的,数百年都不曾被抹除的,骨肉亲情之间的羁绊感。

    帝莘的这具身体,融合了凤莘巫重以及前一世的妖祖帝莘的两世记忆。

    凤莘和巫重的娘亲,是北青的青枫。

    可帝莘自己的娘亲,却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那女人,和青枫不同。

    青枫自幼就是天之骄女,收到了父皇和凤王的宠爱,哪怕是被夫死子离,她依旧是异常顽强,十余年后,报仇雪恨。

    可帝魔家的那个娘亲不同,他“死”后,她怕是也活不了了。

    “帝莘,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找到你的娘亲。”

    叶凌月的话,忽然出现在帝莘的脑海中。

    不错,正如洗妇儿说的那样,他不屑返回帝魔家族,可是他要将他的娘亲救出来。

    他帝莘,从被丢入狼葬岗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和帝魔家族没有半点关系了。

    体内,那六根被龙脉不断侵蚀的帝魔命脉,在那一刻,一下子复苏了过来。

    多少年前,他被剥夺了五根帝魔命脉,谁又能想到,那个被帝魔家族遗弃的废物,会再度滋生出六根帝魔命脉……甚至更多!

    对帝魔家族的怨,以及对那个不知名的帝魔家族的女人的恨,让帝莘体内,早已被龙脉吞噬的神魔之力,一下子水涨船高。

    只听得轰的一声,地下,整个金色的龙脉湖泊一下子炸开了。

    一个火球,不,帝莘的体内的末日妖阳,在这一刻,熊熊燃烧了起来。

    那灼热的烈日,一下子将金色湖泊蒸干了。

    那些金色的小龙,依附在帝莘的身上,不断吞噬帝莘的真龙之气的小龙,在那一刻,化为了灰烬。

    金色的琥珀里的液态的真龙之气,化成了一片金色的雾霾。

    帝莘置身在这一片金雾之中,他浑身的毛孔,都疯狂吸收着那真龙之气。

    体内的六根帝魔命脉,原本只事溪流沟堑般大小,可在不断吸收金雾的过程中,不断洗涤冲刷,一点点扩张开。

    第七根帝魔命脉出现了。

    帝莘呼吸吐纳,金雾还在继续进入帝莘的体内,在第七根帝魔命脉出现后,让帝莘更加意外的是,他体内,竟是直接出现了第八根帝魔命脉。

    轰——

    一阵猛烈的摇晃声,当帝莘体内第八根帝魔命脉出现时,帝莘发现了异样的一点,第八根帝魔命脉和其他的帝魔命脉不同。

    这一根帝魔命脉,形如飞龙,正冉冉腾飞而起,其他的七根帝魔命脉,全都盘踞在那一根帝魔命脉周围,呈臣服之势。

    当最后一丝真龙之气也被帝莘吞食一空。

    在神界存在了万余年的天罚皇朝的龙脉,在了这一刻,也随之土崩瓦解。

    在早前藏着龙脉的天罚戈壁的区域上,山石崩塌,土地下陷,出现了一条条的沟壑。

    龙脉,彻底消失了。

    “龙脉崩溃?”

    符宝洞天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住了夜凌光的魂魄的符道士,灰白色的眉抖了抖。

    符道士用了一天一夜,才落下了四十一根桃木桩姑且没有彻底毁坏龙脉,可如今不过是半夜时间,龙脉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不会那条凡龙真的吸收了真龙之气,化身成真龙了?”

    符道士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过如此一来,符道士反倒是省心了,他就无需再去破坏龙脉了。

    “老道士,快放了小爷。”

    夜凌光的魂魄还在那里卖力挣扎着,他宁死不会向这老道屈服。

    “小子,你给我安静点,待老道回到三十三天,再给你们俩找副好肉身。老道这会儿,可要看热闹去了。”

    符道士摇头晃脑着,离开了符宝洞天。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