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7章 记忆
    t瞬念之间,帝莘决定离开金色湖泊。

    可就在其正欲起身时,身子却完全不听使唤。

    周遭的湖水,也就是真龙之气,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让其的身子不断往下坠,呈失重之势。

    帝莘大惊,他试着提气,可是却发现体内的神魔之力一丝都提不起来,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

    “这鬼地方。”

    帝莘心底一沉。

    他身子,就如岩石,不断往下沉。

    这湖泊看上去不过方寸之地,比池塘大不了多少,可下面却深不见底。

    帝莘也不知自己这一沉,会沉到何处?

    脏腑内的气体越来越少,帝莘脸色憋得通红,一根根血管仿佛随时都要炸开。

    周遭金色的湖水化为了一丝丝的气体,那些气体,化成了一条条金色的小龙。

    金色的小龙就如蛆虫般,缠绕在帝莘的身体上,贪婪地吸食着。

    帝莘感觉到,金色湖泊本身,在不断吸取他体内的真气。

    帝莘的眼眸一下子瞪圆了,这龙脉形成的湖泊,非但没让他吸收真龙之气,那龙脉本身,竟夺食他的真气?

    天罚皇朝的龙脉,已经有万余年的历史了,所谓龙脉,就有真龙之气盘踞,在悠悠的无尽岁月中,渐渐有了灵性。

    龙脉的灵性,本身就包含了龙的霸道和贪婪。

    它早前被符道士以四十一根桃木桩所伤,龙脉蕴含的真龙之气大损。

    帝莘将桃木桩破除,让真龙之气畅通,在其寻找龙脉的同时。

    龙脉本身,也察觉到了帝辛身上的真龙之气。

    龙性本贪,龙脉拥有了灵性后,想要夺取帝莘的真龙之气,以修复龙脉,如此一来,竟是无形中形成了两龙相城之势。

    无论是符道士,还是天罚大帝本身,早前都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这一次,还真是被天罚大帝给坑了。

    帝莘在心底暗骂了一句。

    那些金色的小龙如跗骨之蛆,体内的气息一点点减少,帝莘的四肢也变得越发无力。

    这样子下去,他就算是不力竭而亡,也会活活闷死在湖泊底。

    帝莘脏腑里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少,他的身子就如落石一样,不断往下沉。

    意识也渐渐模糊,眼皮子越来越沉,帝莘的身子不断下坠。

    “帝莘……帝莘”

    一个声音,在耳边不断徘徊。

    洗妇儿……

    帝莘听到了个温柔的女声,他的眼皮子动了动,费力地睁开了眼。

    “帝莘……从今日开始,你的名字就是帝莘。”

    帝莘的眼皮子只能勉强撑开一条缝,他抬眼看去,入目的是一张女人的脸。

    尽管看得不甚清楚,可帝莘可以肯定,那不是自家洗妇儿。

    女人的声音,伴随着轻轻的摇篮曲的声音。

    他感到,自己似乎在什么人的怀里。

    身子变得很轻很软,就像是在云端一样。

    这种感觉,和自己幼时很相似。

    眼角的余光,看清了自己的模样。

    帝莘吃了一惊,自己竟成了一个小小的婴孩。

    一个只有半臂来长的奶娃娃,被一个女人抱在了怀里。

    女人身上,有股淡淡的幽兰般的香气,她抱着帝莘在房内来回走动着。

    房中的情形,和那女人的面庞一样,模糊不清,帝莘只知道,那是个不大的房间,只有昏黄的灯光。

    女人足足哄了孩童半个时辰,帝莘觉得一阵阵困意袭来。

    这是梦境,还是幻境?

    帝莘的眼皮再度沉重了起来。

    女人以为他睡着了,就将其轻轻放在了摇篮中。

    摇篮曲越来越远,女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了。

    过了片刻,一阵脚步声再度传来。

    尽管意识模糊,可帝莘可以断定,这脚步声,并不属于早前的那个女人。

    一双手,忽然伸了过来,很是粗暴的一下子掐了过来。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脖颈上刺了刺。

    “贱种。你根本不配成为帝魔家族的少主,只有我的孩子,才是帝魔家族的少族长。”

    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夹杂着怨恨和毒意,在耳边徘徊。

    帝莘一个警觉,原本模糊的意识,迅速回笼。

    杀意,他从这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照顾杀意,来得突然。

    只是此时的帝莘,身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孩的身上,他不及反抗。

    一股钻心的疼痛,自身子里传递了过来。

    体内,什么东西被剥离了出来。

    “那是……”

    帝莘的额头,豆大的汗水喷涌而出。

    自己的身体内,几根帝魔命脉被生生抽了出来。

    五根帝魔命脉,就这样被剥出了体内,婴孩想要啼哭,那女人却用手死死捂住了婴孩的嘴。

    “九五之命,我倒是要看看,你没了五根帝魔命脉,还怎么当帝魔至尊。”

    女人咬牙切齿着。

    婴孩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婴孩的身子蜷缩成员一团,他才刚足月,身子本就很弱,这时,孩子的整个身子,已经成了乌紫色,早已气息奄奄。

    女人的冷笑声在耳边徘徊,慢慢地,那声音远了。

    又过了片刻,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回来了。

    女人的嘴里,还哼着轻柔的摇篮曲。

    她走到了摇篮边。

    “帝莘,我的孩子,你饿了嘛……”

    一阵倒抽气声后,女人的哭声传来,紧急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屋子里乱成了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威严无比的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我们帝魔家族,一根帝魔命脉都没有,不需要这种废物。将其丢入狼葬岗,任其自生自灭。”

    “不……那是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他不是废物……他是九五之命。”

    “废物就是废物,废物的儿子还是废物,连亲爹都不知道是谁的杂种,简直是辱没了帝魔家族的门风”

    那个早前,出现过的尖锐女声再度出现了。

    女人柔弱无助的声音,被吞没了。

    一切,回归平静。

    帝莘骤然睁开了眼,他的身子已经沉入了金色湖泊的湖底。

    如梦似幻的那一幕,还在脑中徘徊。

    那是……回忆?!

    那个婴孩是他,他被人剥夺了五根帝魔命脉。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