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1章 帝莘的逆袭
    t帝莘心明如镜,登时发现了。

    那老道一定就是破龙脉之人。

    老道看上去疯疯癫癫,但实则能耐不小。

    每一桩下去,就能钉死一处龙脉。

    正是由于老道下桩,所以龙脉真龙的气息被彻底隐藏,帝莘才一时之间,没法子发现真龙龙脉。

    帝莘再一想,天罚大帝都快陨落了,绝不至于欺骗自己。

    天罚戈壁,乃至天罚皇都里,必定有真龙龙脉,但不知什么缘故,他这个真龙继承人反倒是没法子发现真龙之气。

    如今看老道如此举动,帝莘倒是猜了个七七八八。

    若是他的猜测不错,那么接下来,他只需要找到老道的桃木桩下桩的地方,必定就能找到真龙龙脉所在。

    符道士锁定了第三十七根桃木桩,放快了脚步,去寻找下一处真龙之气所在。

    只要打下一百零八根桃木桩,龙脉的气息耗尽,必定就会枯竭。

    届时,天罚禁制就会自动破解,老道答应火炎神帝的条件,也就算是达成了。

    既能不得罪邪神和道门的老怪物,又能借得封天令一看,老道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

    待到老道哼着小曲走远了,帝莘再定神看了眼那根桃木桩。

    帝莘龙身一瞬,龙头一头撞向了那根桃木桩。

    帝莘身携神魔之力,一撞之下,气力惊天。

    桃木桩在其撞击下应声而裂,断成了两截。

    桃木桩一断,其下部钉死的龙脉真龙之气立刻泄了出来。

    帝莘冷眼看去,就见了一股淡金色的气体自地下滋生出来,犹如潺潺流水,一下子蹿了出去。

    地下,早前那一声痛苦的龙吟声,释怀了不少。

    “看样子,我的猜测没错。”

    帝莘既知真龙之气被老道用了特殊之法锁死,索性就改变了目标,四下寻找起桃木桩的下落了。

    帝莘在地下不断游动,逆着老道来的方向,一路寻去,没过多久,就一下子发现了第二根桃木桩。

    帝莘也不迟疑,再是如法炮制,一尾扫去。

    那桃木桩又是一声闷响,应声断成了两截。

    第二根桃木桩断开后,原本已经变得薄弱了许多的天罚禁制,又恢复了一些。

    帝莘倒也不理会天罚禁制,一路逆行,见到了桃木桩,就直接破坏,一路下去,老道费了大半夜时间布置下的数十根桃木桩,已经被他零七零八破坏了不少。

    地下的龙脉,也在桃木桩被迫之后,真龙之气重新凝聚,它们就如一条涓涓细流,从东至西,一点点连接在了一起。

    再说天罚深渊底部,当五枚火炎天竹进入天罚深渊之后,化为五条火龙,一下子蹿了老高,不断冲击着太阴神印上的玄阴之血,不过片刻之间,太阴神印上的玄阴之血,就被烧了个干净。

    神印发出了一声闷响,在地下,却见了一道黑影,如鬼魅般,横空而出。

    正是早前被太阴神印死死镇压在了天罚深渊下的邪神。

    邪神一冲破太阴神印,恍若囚徒重见天日,不禁仰天一啸。

    当真是天都要帮他,邪神本以为,自己命该如此,在这种地方,居然遇到了玄阴族的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一出,有辟邪驱魔之效,邪神还以为,自己将再无机会重见天日,哪知这太阴神印却是不完整的,丹即便是不完整的太阴神印,邪神想要破除,也需耗费大量的时间。

    在这种时候,居然有人行上古屠龙之术,破天罚龙脉!

    龙脉一破,太阴神印所在的阵法根基也动摇了。

    邪神借着五枚火炎天竹之势,破阵而出。

    这一切,都是恰到好处,邪神当真觉得自己是机缘逆天。

    他破阵而出,正是黎明。

    万籁一片俱寂,再度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邪神心中一片狂喜。

    可与邪神融为一体的煞巫太子却不像是邪神那么乐观,他小心翼翼道。

    “邪神大人,这不会是有诈吧,好好的,天罚龙脉怎么会被破。”

    “这有什么大不了,要知风水轮流转。天罚皇朝早在万年前就已经终结,龙脉迟迟不破,本就是反常之事,如今龙脉被破,也是常理中事。”

    帝邪神冷笑道。

    煞巫太子却是沉默不语。

    他总觉得,今晚的事有些特殊,什么龙脉,他早前听都没听说过。

    “邪神大人,一切还是小心些的好。看看四周是否有埋伏。”

    煞巫太子还是小心翼翼道。

    早前,他派了的右使出去,如今右使都下落不明。

    煞巫太子总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嗯?”

    邪神一双猩红色的眼四下一扫,却见了在天罚深渊的不远处,坐着一人。

    “是他?!”

    邪神和煞巫太子都是一惊,他们一眼看到的,正是帝莘。

    帝莘舍肉身,以元神遁入地下。

    说来也是凑巧,天罚大帝告诉帝莘的龙脉的核心位置,距离天罚深渊也不过数十尺之距离,帝莘遁入地下时,倒是百密一疏,遗漏了这一点。

    邪神就如一头黑色的大蝙蝠,见了帝莘,就扑了上去。

    帝莘和奚九夜联手,早前让邪神吃了不少亏,尤其是帝莘在最后一刻,击碎了大帝雕像,导致九根天命锁链重新凝聚,其肉身的强横,也足以让邪神侧目。

    “啧啧,这小子身上毫无半点生机,想来是元神离了体,这时候,真是夺取他的肉身的最好机会。”

    邪神在帝莘的身旁转悠着。

    邪神也好,煞巫太子也罢,他们虽然拥有强大无比的意念之力,但是一个是上古邪神,从三十三天到九十九地,无法拥有肉身。

    另一个却是在万年之前,就毁去了肉身。

    两人都急需一具肉身。

    眼前帝莘的这具肉身,无论是从其相貌,还是从其体质,都是完美无缺。

    尤其是,邪神和煞巫太子共用一个魂魄,承载他们的魂魄的肉身,也要异常强横。

    能获得这一样一具肉身,意味着邪神和煞巫太子以后可以在九十九地横行无阻。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本座就笑纳了你的肉身。”

    邪神吐了吐猩红色的蛇,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