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0章 三十六根桃木桩
    t帝莘的手上,拿着昔日天罚皇城的地形图。

    他边看着图,边抬眸,看了眼漆黑一片的夜色。

    琥珀色的眼,晃了晃,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距离天罚深渊十余尺之外的一块地方。

    就是这里了,昔日天罚大帝的寝宫,就坐落在此处。

    帝莘摸了摸不算平坦的地面。

    由于天罚深渊的出现,昔日天罚皇都一夜之间,就被整个天罚深渊给吞噬了。

    帝莘只能依照感觉,找到了天罚大帝的寝宫。

    地下又是一阵摇晃,看样子,洗妇儿她们也有所行动了。

    尽管出发前没和叶凌月商定,但是帝莘可以想得到,叶凌月必定会让冬弥君悟等人依计行事。

    不过,洗妇儿绝不会这么容易让皇甫臣等人计谋得逞。

    至于她要怎么反击,那就全凭她一人开心了。

    帝莘收回了思绪,修长的指,在地面上敲了两敲。

    周遭的泥土很是坚硬,就算是帝莘想要破土而入,也要不小的气力。

    如此一来,动静大不说,时间上也已经来不及了。

    太阴神印一破除,邪神就会破阵而出。

    尽管相信叶凌月一定会有法子牵制邪神,可帝莘还是有些不放心。

    煞巫太子加上邪神,绝不是好对付的。

    帝莘决定采用元神出窍之法,行地遁之术,直接寻找龙脉的核心位置。

    符道士在外围破坏龙脉,龙脉已经有所损伤,但是据天罚大帝所说,龙脉的核心位置,才是龙脉的真龙之气最浓郁的地方所在。

    帝莘凝神,他在孤月海时,修炼成了元神,但由于本身是武者的缘故,用到元神的次数反倒不像是叶凌月那么频繁。

    相应的,帝莘如今也还只有第一元神。

    帝莘的肉身,盘腿而坐,很快就陷入了混沌之中。

    他的元神离体而出,直地下。

    坚硬的地面,在元神的作用下,倒算不上什么。

    眨眼之间,帝莘就已经直下地下数百尺。

    百尺直下的天罚旧址,看上去和寻常的地下没什么两样,四处都是棕褐色的泥土。

    由于是近皇城的缘故,此处还埋藏着一些当年因为宫变而死的残害白骨。

    “都已经下到几百丈处,为何还没看到所谓的真龙之气?难道是天罚老头的判断有误?还是说,我寻找的位置有问题?”

    帝莘很是诧异。

    按照天罚大帝所说,他当年的寝宫之下,就是龙脉的核心所在。

    这个机密,别说是煞巫太子,整个天罚皇朝都只有天罚大帝一个人知道。

    他将此事,告诉了帝莘,也是因为对煞巫天子失望至极的缘故。

    可帝莘别说龙脉,就连异常的气流都没发现一股。

    就在帝莘迟疑着,是否要离开之际,他忽是想到了什么。

    “真龙之气常人难以看到,难道说,我想要看到,也必须用特殊的法子?”

    帝莘在心底嘀咕着。

    他思忖了片刻,元神之力,缓缓渗开。

    帝莘的元神之力中,也夹杂着一股神魔之力。

    那神魔之力异常霸道,在帝莘运气之时,神魔之力散发出来的威压,渐渐化为了真龙之气。

    帝莘将真龙之气,运遍全身。

    就是这时,他的元神悄然一变,由最初的人形,一下子化为了龙形。

    却见一头琥珀色的真龙,在了地底下游弋着。

    真龙之力,龙行虎步,一摇尾,就已经至数百里之外。

    帝莘化身真龙之后,一瞬就出了天罚深渊的范围。

    偌大的天罚戈壁,任凭帝莘以龙形而畅游之。

    “看样子,龙脉核心并非在天罚皇都之下,我还是再寻觅一番,趁着天亮之前,找到龙脉的核心所在。”

    帝莘抱着如此的想法,一路畅游,转瞬之间,就已经到了天罚戈壁的边缘。

    龙身,触碰到了一片无形的禁制。

    “嗯?那就是天罚戈壁的禁制?”

    帝莘化身而成的琥珀巨龙摇头摆尾着。

    不过和天罚禁制刚形成时相比,此时的天罚禁制,已经被削弱了不少,看样子,地下龙脉受损对天罚禁制还是很有影响的,如今的天罚禁制,就如纸糊一般很是脆弱,随时都有可能被击碎。

    帝莘料想着,若是这时,他奋力一冲,应该就能打破天罚禁制,返回天战战场。

    不过帝莘此时的心思,却不在打破天罚禁制上,他摇头晃尾着,想要返回天罚戈壁。

    可就是这时,帝莘身形一顿。

    在百丈之上的戈壁上,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口中念念有词,看上去衣衫凌乱,头发也被天罚戈壁的罡风吹得如同茅草堆一样。

    此人三步一停,五步一顿,也不知在干什么,只是围着天罚戈壁打转。

    看那人的打扮,倒像是个道士。

    天战战场上,怎么会出现道士?

    帝莘警觉了起来,心里盘算着,此人的出现,兴许和龙脉有关。

    他多了个心眼,停留在原地,在地底静静窥探着地面上的情况。

    那老道正是火炎神帝请来,清除天罚禁制的符道士。

    符道士也是有些能耐,他耗费了大半夜的时间,用了六六三十六根桃木桩子,一下子就动摇了天罚皇朝下面的龙脉根基。

    他倒也不知道,地下如今还有一条潜伏的真龙。

    老道摇头晃脑着,很是得意,一直到了帝莘七八十尺的地方。

    “嗯,此处又是龙脉要害所在。”

    老道掐指一算,不再迟疑,在衣服里摸出了一根两三寸长的桃木桩,随手一抛。

    那桃木桩看似轻飘飘,毫无准头,可是一落到半空中,就如生了千斤力一样,唰的一声,直入地下。

    说来也是古怪,不过半臂来长的桃木桩才一落下,就如活物一样,陡然生长,一下子变成了百尺长。

    那木桩下方,削得又尖又长,一入地下,地下的土层里,就发出了“嗤”的一声闷响,有一阵声音,自地下传出。

    那声音,就如猛虎的咆哮,犹如龙吟九天。

    帝莘听到了那声音,不禁心头一震。

    那是?

    帝莘眼眸一变,却见桃木桩下桩的地方,原本棕褐色的泥土里,一下子涌出了丝丝红光,那红光化为了一片血水。

    难道说,那就是真龙龙脉所在?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