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9章 她的计谋
    t叶凌月淡淡说道。

    “将这张纸条送回去,告诉冬弥君悟,一切依照帝释伽的指示行事。”

    尉迟青懵了。

    “叶姑娘,你怎么又把东西还回来了。这帮家伙,是要栽赃你,想要害死你啊。”

    那张纸上显示,叶凌月乃是玄阴之女。

    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早前皇甫臣说过,玄阴之女的血,可以绘制太阴神印。

    “不是栽赃,我真的是玄阴之命。”

    叶凌月瞟了尉迟青一眼。

    后者又是一愣。

    “还是极纯的玄阴之命,用我的血,兴许真的可以镇压邪神。”

    叶凌月不急不慢又加了一句。

    “这……叶姑娘,你可别开玩笑。”

    尉迟青的脸色黑了黑。

    叶凌月一语不发,黑夜之中,她那张姣好的脸上,一双美眸,亮如星辰。

    “我从不对我的朋友开玩笑。”

    自己身怀玄阴之血的事,早晚都会被公布。

    拥有这样的血统,叶凌月最初也曾抱怨过。

    可时至今日,她反倒是释然了。

    既然已是事实,那就索性接受好了。

    尉迟青听罢,愣了良久。

    朋友……堂堂七尺男儿的尉迟青,这时候只觉得鼻间微微发酸。

    “叶姑娘,我今晚什么都没听到。”

    说着,尉迟青脚步有些杂乱,快步带了那张纸条离开了。

    叶凌月却是释然一笑。

    尉迟青带着纸条,三下两下,就回了天罚深渊。

    深渊附近,血迟和冬弥君悟两人,都还在等候他的答复。

    “怎么那么久?女神怎么说?”

    血迟一见尉迟青,就忍不住抱怨道。

    尉迟青将那张纸条交给了冬弥君悟,蹦出了几个字。

    “一切照旧。”

    “照旧?尉迟,你没看开玩笑吧?”

    血迟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他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尉迟青就给他带回了这个?

    冬弥君悟也是一脸的沉凝,他摊开了那张纸条,这一看,冬弥君悟轻咳了几声。

    “怎么?”

    血迟和尉迟青都有几分好奇,凑上前去一看。

    叶凌月送回来的那张纸,看上去,和早前一模一样,可是再再细细一看,上面的名字却是变了。

    原本写着“叶凌月”的名字的地方,已经偷龙换凤,变成了“帝锦瑟。”

    “这……哈哈,不愧是我家女神。”

    血迟见了,登时大笑了起来。

    回来后就一直绷着脸的尉迟青也禁不住,笑了出来。

    好一个“帝锦瑟”,他们本以为,叶凌月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没想到,她只是轻描淡写,就把这“祸水东引”给解决了。

    “那我到底该怎么做?这五枚火炎天竹一旦下去,太阴神印就保不住了。”

    冬弥君悟发愁着。

    “怕什么,女神让你一切照旧,你就一切照旧。邪神横竖都会出来,就让他先去帝魔家族那一边,大闹一番好了。”

    血迟摊摊手。

    皇甫臣和帝释伽那两小子,想要坑他们,那就索性,让他们来个移花接木。

    他倒是要看看,那两小子要怎么应付邪神。

    冬弥君悟见状,只能是走到了天罚深渊旁。

    却见其手上,火炎天竹的竹笋一掷,就落入了太阴神印之上。

    那太阴神印最初还绽放成了一片片红光,可五枚火炎天竹笋忽的腾起了一道道火苗。

    那火苗将神印上的血色阵文烤的彻底失去了光泽,登时太阴神印上多了五个窟窿。

    火炎天竹笋一闪而过,彻底隐入了天罚深渊内,只是隐入了深渊后,就如几颗小石子进入了茫茫大海,什么都看不清,一点异动都没有。

    “你确定,那玩意,真的能破坏太阴神印?”

    血迟和尉迟青两人,都眼巴巴看着那太阴神印一脸的怀疑。

    “皇甫臣说的,一定可以。”

    其实说白了,冬弥君悟也有点纳闷。

    可就在三人质疑之时,忽听到了天罚深渊底下,有咕咚咕咚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最初还很细微,到了后来,越来越大。

    只听得地下,轰轰轰轰轰五声。

    就见了五枚火炎天竹,从了无边的天罚深渊下,迅速滋生而成。

    天竹这种神植,乃是和太古荒兽同个时期的存在,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无需土壤,可以吸收各种天地灵煞之气自然滋生,一旦生长,迅速扎根,根系一旦吸收了足够的灵煞之气,一夜之间,可几百丈,且会喷发出,不下于异火的惊人天火。

    三人眨眼之间的功夫,那天火已经燃烧了整个火炎竹,五根竹子,就如五条火龙,腾空而起。

    五条火龙,不约而同,撞向了太阴神印。

    五龙之力,何其有力,整个太阴神印刹那之间,就摇晃了起来。

    神印上的符文,也在迅速消退,整个太阴神印,开始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会崩溃。

    “发挥作用了,我们立刻撤退。”

    冬弥君悟见状,丢下了那张命格纸,和血迟等人迅速离开了。

    五条天火龙势如破竹,一冲而上。

    加之龙脉被天罚戈壁外围的符道士所迫,地下的异动,不断增强,导致了深夜里,整个天罚戈壁都为之摇晃了起来。

    帝魔家族所在的军营里,也是如此。

    深夜,原本已经入睡的魔兵们纷纷苏醒了过来,他们以为发生了地震,纷纷从营帐里跑了出来。

    “传令下去,全军莫要惊慌。”

    帝释伽和皇甫臣早有防备,当即下令,三军原地驻扎,不可妄动。

    “看样子,冬弥君悟已经成功了。”

    皇甫臣很是满意地看向了天罚深渊的方向。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不过地下这么大的动静,只怕也已经惊动了叶凌月那边的人。”

    帝释伽说道。

    “就算是惊动了又如何。邪神破阵而出,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叶凌月。”

    皇甫臣冷笑道。

    这世上,还没有人在威胁了他皇甫家族的人后,还可以全身而退的,叶凌月也不例外。

    地下一阵阵摇晃,在血迟等人离开了天罚深渊的同时,有一道人影,却与他们背道而驰。

    那人正是帝莘,他不顾地下不断的异动,只身进入了天罚深渊的范围之内。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