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7章 真龙之命
    t帝莘警觉了起来。

    他的周身,神魔之力缓缓而动,带着一股逼人的威压,呈劲浪之势,碾压般,袭向了天罚大帝。

    “帝莘不可,是天罚大帝。”

    叶凌月急忙制止了帝莘。

    天罚大帝如今的气息很是不稳定,若是在被帝莘强势的神魔之力一冲,很可能会迅速灰飞烟灭。

    可是让叶凌月诧异的是,帝莘的威压扑面而去,天罚大帝的残魂没有被逼退。

    反倒是……天罚大帝轻咦了一声,他的魂魄,像是一下子注入了新的生机,那残魂,摇晃了几下,反倒是清晰了一些。

    “怪哉,你是何人,为何身上会有真龙之威?”

    天罚大帝的残魂清晰了些,声音也有力了许多。

    帝莘的眼前,也出现了一名长者,看其装扮……帝莘回想起了早前自己收集过的大帝雕像,瞬时明白,眼前的人,就是万年前,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上古第一帝,天罚。

    虽说对方只是一缕残魂,可是深更半夜的,这老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自家洗妇儿的营帐里?

    再看看叶凌月,因为打坐的缘故,只是着了一身薄薄的贴身衣物,一身美好的曲线,展露无疑。

    帝莘登时有些不满,脱去了身上的外袍,将叶凌月包裹的严严实实,搂在了怀里,怒瞪着天罚大帝。

    “帝莘……”

    叶凌月哭笑不得,在帝莘精瘦的腰身上,掐了一把。

    她差了天罚大帝不下一万岁,也就帝莘这小心眼的男人,才会在这种时候,想到这种问题。

    叶凌月振了振嗓,介绍道。

    “大帝,这位乃是我的伴侣,帝莘。”

    “帝……帝莘小友,你身上有很强的真龙之息,多亏了你身上的真龙之息,朕才得以稳住魂魄。”

    天罚大帝早前暗淡无光的眼中,有了些许异色。

    他上下打量着帝莘,就好像帝莘是稀世之宝。

    帝莘可比喜欢被自家洗妇儿之外的其他人如此打量,他闷哼了一声。

    “老东西,我不知道什么真龙之息。我是来找我家洗妇儿的。洗妇儿,天罚戈壁下方,有异动。我怀疑皇甫臣那小子要行动了。”

    帝莘原本也在营帐里呼吸吐纳。

    到了夜半,他却觉得体内气息紊乱,一直难以凝聚神魔之力。

    他觉得有些不对,就迅速来找叶凌月了。

    “此话当真?”

    叶凌月倒是并无感觉到地下有什么异动,照理说,她是神念师,五感六识应该比帝莘更加敏锐才对。

    “他说得没错。若是有人要破坏太阴神印,释放邪神,今晚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因为在天罚戈壁的边缘,有人正试图破坏禁制,他在逐步瓦解天罚龙脉。不出两日,整个龙脉必定会土崩瓦解。”

    天罚大帝一声叹息。

    有人在破坏龙脉?

    而且是在天罚戈壁的边缘,难道是?

    叶凌月想到了什么,这些日子,火炎神帝方面,一直按兵不动,难道说是……

    这个消息,对于叶凌月而言,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好的是,火炎神帝等人一进入,叶凌月这边的战力将会大增,坏的是,一旦对方再破坏下去,天罚大帝就会死,太阴神印也会崩溃。

    “大帝,你找我,可是想让我帮助天罚皇朝,护住龙脉?”

    叶凌月也知,天罚大帝深夜前来,必定有事相求。

    “洗妇儿,我们时间不多了,必须先护住太阴神印,否则神印一旦崩溃,邪神必出。”

    帝莘却以为,从现实角度讲,还是必须先守住太阴神印。

    什么天罚龙脉,说白了,天罚皇朝早已毁灭多年,那龙脉,毁不毁,没什么两样。

    横竖帝莘对天罚大帝没什么好感。

    “帝莘。”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虽说帝莘的话说的不好听,但是都是实话,相比之下,守护太阴神印更有意义。

    “凌月,有人进入太阴神印,是冬弥君悟那小子。冬弥让血迟转交给你一张纸条,问下一步当如何做?”

    恰是这时,尉迟青在营帐外问话。

    叶凌月比了个手势,帝莘和天罚大帝都没有说话。

    叶凌月出了营帐,过了片刻,又折了回来。

    “皇甫臣开始行动了,他动用了五枚火炎天竹,还有祸水东引,想要借刀杀人。”

    叶凌月已经拿到了冬弥君悟的那张纸条,上面只有叶凌月的生辰八字。

    那皇甫臣也是有能耐,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得到自己的资料。

    叶凌月翻来覆去,看着手中的纸条。

    “那我们更不该等,应该立刻想法子毁去火炎天竹。”

    帝莘一听,皱眉说道。

    “大帝,龙脉被迫,是否已经影响了太阴神印?”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忽问道。

    “不错。就算是没有那五枚火炎天竹,龙脉被破,天罚戈壁的运势被彻底打破,邪神可动用神力,冲破神印。五枚火炎天竹,只是将这个过程提早了半天罢了。”

    天罚大帝直接了当的说道。

    凡是阵师都会知道,布阵之地,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天罚皇都本身就是一个偌大的守护阵法,其根基就是龙脉。

    当初太阴神印绘制之地,就在龙脉的核心区域,所以太阴神印的威力最强。

    可如今龙脉被破,根基已动摇,加之绘制神印的血不纯,神印会加速崩溃。

    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已经意味着,天罚皇朝的彻底覆灭,已成定局。

    “这么说来,比起守住太因素神印,我们更重要的是保护龙脉。只是,龙脉是在外围被破坏的,我们不知破坏之人是谁,而且也没法阻止对方。”

    帝莘沉吟道。

    “不,你们没法子守护龙脉。龙脉已经被破坏,就算是阻止那人继续破坏,也已经无济于事。叶帅,朕之所以今晚来找你,一来是与你做最后的道别。二来,却是要在临走前,送你们一份礼。”

    天罚大帝这话是对叶凌月说的,可说话之时,目光深长,看了眼帝莘。

    其实,天罚大帝今晚本来只是爱做最后的诀别的,可是在看到了帝莘后,天罚大帝反倒是改变了主意。

    “大帝?”

    叶凌月也留意到了天罚大帝的异常之举,纳闷地看了眼帝莘。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