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6章 夜半访客
    t东风?

    帝释伽还有些不明白皇甫臣到底在说什么。

    见帝释伽一脸的莫名,皇甫臣说道。

    “帝少族长,你且用巫力去体会一番。”

    帝释伽听罢,皇甫臣索性就闭上了眼,其巫力缓缓释放而出。

    片刻之后,帝释伽赫然睁开了眼。

    “奇怪,我怎么感觉,整个天罚戈壁的地下有异动。”

    “帝少族长不愧是异域天级的存在,您说的也差不多。不过并非是地下有异动,而是有人在破坏天罚皇朝的龙脉。”

    皇甫臣一脸的了然。

    他苦心等待,总算是把神助攻的人给盼来了。

    皇甫臣绘制了太阴神印,如今想要将其破坏,释放出邪神,祸水东引,引到叶凌月身上。

    这计谋看似简单,但是真要实行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说其他,光是破坏太阴神印,哪怕是残缺的太阴神印,也需要一番气力。

    皇甫臣自然不乐意动用太多的人力物力,他以占星之术,算出了今日乃是最佳的破坏太阴神印的时机,所以一直苦等。

    果不其然,有人在破坏天罚皇朝的龙脉。

    天罚皇朝的龙脉,乃是天罚戈壁一切力量的根源,同时,它对邪神也有很强的遏制作用。

    一旦龙脉被破坏,遏制邪神的力量消失了,邪神就能更轻松的破坏太阴神印。

    届时,只要稍作手脚,太阴神印就会崩溃。

    “真是天助我也,也不知何人,在帮我们。”

    帝释伽听罢,大喜往外。

    “帝少族长不要高兴的太找,对方是敌不是友。对方的本意,也并非是帮助我们摧毁太阴神印,对方只是想破坏天罚禁制。毕竟龙脉乃是一切的根源,天罚禁制的根基,也是那龙脉。对方的力量,乃是本源纯阳之力,应该是神族那边请来的人。只要彻底破坏了龙脉,对方的人马就会杀进天罚戈壁。我们必须在龙脉彻底破坏之前,杀叶凌月,夺封天令。”

    皇甫臣推测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去天罚深渊。”

    帝释伽迫不及待道。

    封天令,他已经觊觎已久了。

    “帝少族长稍安勿躁,我早有安排。无需你我出现,即可破坏太阴神印。”

    皇甫臣胸有成足道,说罢,他挥了挥手。

    “让人把冬弥少族长找过来。”

    没过多久,冬弥君悟被找了过来。

    自从冬弥君悟悄悄将消息送给了叶凌月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

    皇甫臣和帝释伽这时候召他前去,他不免有几分心慌。

    “两位,不知深夜找在下来,所谓何事?”

    冬弥君悟故作镇定道。

    “冬弥少族长,今夜,你需去天罚深渊一趟。将这五枚烈炎天竹种入天罚深渊附近,也就是太阴神印上。”

    说着皇甫臣取出了五个钟乳石模样,手掌大小的竹笋。

    那笋,颜色碧绿,闪动着琉璃光泽,很是小巧可爱。

    冬弥君悟一听,心底微微一沉。

    “两位这是?”

    “皇甫,为何要让冬弥去做此事?”

    帝释伽也很是不解。

    对于冬弥君悟,帝释伽一直觉得其太过懦弱,只是将其当成走狗,并无特别看重的意思,和奚九夜相比,冬弥君悟根本无足轻重。

    冬弥君悟留下来后,帝释伽一直交付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

    “帝少族长,你有所不知,冬弥少族长乃是火命,其体内修炼的魔力可以滋润烈炎天竹,只有他,可以毫发无伤破坏太阴神印,同时不会有所损伤。”

    皇甫臣做事,历来细心。

    这几日,他已经将军中所有人的命格都推演了一遍。

    唯有冬日午时出身的冬弥君悟,最适合做此事。

    冬弥君悟本还想推脱一番,皇甫臣这么一说,他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既是如此,冬弥恭敬不如从命。”

    冬弥君悟战战兢兢,接过了那五个犹如烫手山芋的烈炎天竹。

    “记得,你种植完天竹后,就立刻离开,但需记得留下此物。”

    说着皇甫臣取出了一物,再交给了冬弥君悟。

    冬弥君悟定睛一看,却是一册命格书,上面有叶凌月的生辰八字。

    纯阴之命……冬弥君悟不敢多看,将那张之纸收了起来。

    “你且记得,一旦烈炎天竹种下,就离开,否则你很可能会祸殃鱼池。”

    皇甫臣说罢,催促冬弥君悟立刻前往。

    冬弥君悟当即,就遁入夜色之中。

    “我们如今要做的,就是隔山观虎斗。”

    皇甫臣和帝释伽互看了一眼,朗声笑了起来。

    是夜,血迟亲自领兵监视太阴神印的动静,上半夜,一切都风平浪静。

    叶凌月虽留在了营帐里,却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直到了三更前后,她才勉强聚精会神,开始打坐。

    这一坐下,叶凌月体内的神念之力,犹如流水,潺潺而动。

    不知到了几更,叶凌月忽觉得有些异常。

    “是您?”

    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涌上心头。

    叶凌月心中微微一动,睁开了眼。

    却见身前不远处,立着一名憔悴的长者,他怔怔看着自己,目光里满是痛苦。

    那人一身明黄,身上的龙袍看上去很是破旧,正是早前叶凌月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罚大帝。

    短短几日不见,天罚大帝的变化不小。

    叶凌月大吃了一惊。

    他一直以为,天罚大帝已经陨落,却不知天罚大帝的最后一缕气息,始终没有散去。

    大帝威严不在,已经是一名垂暮之年的长者。

    “叶帅,这是朕最后一次来见你了。天罚……彻底消失了。”

    大帝一声长叹,却是包含着无尽的悲伤和凄凉。

    他的身形也是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会想消失。

    “大帝,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急忙起身,可她一碰触到天罚大帝的身影,大帝的身影就如风中残烛,一下子溃散开了。

    好不容易,才重新凝聚了起来。

    “洗妇儿,有情况。”

    叶凌月还未和天罚大帝对上话,帝莘就一掀帘账,走了进来。

    帝莘虽是看不见天罚大帝,可是他眸光一扫,迅速看向了天罚大帝的残魂所在的方向。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