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4章 龙脉所在
    t火炎神帝虽然和其他三位神帝,坐拥神界,拥有无数神域。

    可这戏神域,说白了,都是上古诸神开天辟地后,遗留下来的。

    那些神域,都是古来就有,并非是四大神帝自己开辟出来的。

    所以神帝之名,在三十三天看来,简直就是笑话。

    像是眼前的符道士,他就拥有一个自己开辟的洞天府地,名为符宝天地,也就是早前阿日和阿光两兄弟所在的那个世外空间。

    他在三十三天的信徒虽然不多,可最喜云游,又从属于道门这么个世外大鳄,只要顶着道门的招牌,在神界在内的九十九地,骗了不少信徒,所以好歹也是个真神。

    邪神,同样也是真神。

    真神对上真神,只要不涉及门派之争,就免不得一番生死斗。

    老道虽想占些便宜,但也懒得真的动大气力,免得得罪了邪神背后的势力。

    “老道,你啰啰嗦嗦,有什么意思,索性爽快点,直接报个数目,多少报酬,你才肯打开天罚禁制。”

    薄情却是不耐和老道讨价还价,直接开门见山道。

    “风情神尊,不得对符道长无礼。”

    火炎神帝正欲训斥薄情。

    “对头,你小子虽然嘴贱,但是很对老道的胃口。老道就喜欢你这等心直口快的脾气,我说小子,我看你天庭饱满,面带红光,很有福缘,要不要拜老道为师。老道带你修炼,带你飞?”

    符道士虽然被薄情顶撞了几次,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心情大好,一把拉过了薄情,摆明了要收徒弟。

    符道士在三十三天,虽然也是成名已早,可因行为乖张,一直不受道门和主流势力的承认。

    他看中的门徒弟子,看不上他。

    他看不上的,眼巴巴都围了上来。

    老道心烦难耐,索性就溜出了三十三天,没想到一到九十九地,居然还让其撞见了好几个好苗子。

    他越看薄情,就越喜欢。

    “走开。本尊没兴趣当道士。本尊还要娶凌月为妻。”

    薄情一脸的嫌恶,急忙把手从老道的手中抽了出去。

    “哎哎,小子,你别误会,想我道门可不是佛宗,佛宗那帮冷血无情的,天天讲着什么斩断七情六欲。道门不兴这一套,道门讲究的是入世修行,咱是可以娶老婆的。”

    老道算是把天罚禁制的事彻底丢在了脑后。

    虽说他刚“强”收了夜凌光和夜凌日为徒,可这两小子,一个还在昏睡,一个压根没把他这个师父看在眼里。

    他还得替两人寻觅合适的肉身,这思来想去,老道还是觉得,自己得找一个活蹦乱跳的徒弟更好些。

    眼前这小子,虽然嘴贱,但是耐不住福缘好啊。

    不说其他,光是把这小子带在身边,就跟带着个幸运符似的。

    “我没兴趣。就你这样,拜你为师,那我是有多想不开。”

    薄情一脸的无语,翻了个烦不胜烦的白眼。

    “小子,你别小看老道,老道可是会占星算卦,比起千佛宗的那个佛子通天之能,也只是差了一点点。不信老道给你算一卦。”

    老道说罢,唯恐薄情不信,摸出了一个龟壳,塞进了几个油腻腻的铜钱,噼里啪啦,摇晃了起来。

    他摇晃了几下,再将龟壳朝天一掷,那龟壳里就掉出了铜钱来。

    龟壳里的几个铜钱落到了地上。

    薄情和火炎神帝不约而同,看向了那些铜钱。

    老道捡起了铜钱,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看了几个来回,沉吟不语。

    “小子,你这是佛祖卦。”

    “哈哈,老道,看样子,我与你无缘,与佛有缘。你就死心吧。”

    薄情忍俊不禁,大笑了起来。

    他乃是魔宗出身,本就是个荤素不禁的,什么佛修道修,对他而言,都是遥远的事。

    若非是因为叶凌月的缘故,他迄今还是魔宗的少主薄情,一袭红衣,邪倾天下。

    所以老道的卦象,他压根没有放在眼中。

    “小子,你虽是佛祖卦,但却并非就意味着你与佛有缘。这卦象的卦文乃是,‘佛祖割肉喂鹰,真假慈悲,一念之间。’罢了,老道与你无缘。”

    符道士叹了一声,收起了龟壳和铜钱。

    薄情倒是没将符道士的话太放在心上,倒是一旁的火炎神帝有些好奇。

    “符道长,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薄情乃是我神界神尊,又怎会有佛祖割肉一说?”

    在火炎神帝看来,风情神尊虽然脾气火爆了些,却是个很值得培养的人才。

    夜北溟和奚九夜之后,风情神尊可谓是整个神界,最有前途的年轻神尊了。

    火炎神帝可不希望,这最后一个好苗子,也有什么闪失。

    “佛祖割肉,求的是大道成全,为了天下苍生。这小子舍弃自身,却是为了心中的执念。他若是无法放下执念,此生难渡此劫,也再难有大修为。但若是放下了执念,则可超脱自身,成为一代宗师。老道能说的,也就那么多了,再说下去,就要历炼天劫了。”

    符道士摇了摇头。

    这小小的神尊,居然有这等机缘。

    能不能历劫成功,成就一番事业,就看那小子自己了。

    “道长,那天罚禁制的事?”

    火炎神帝试探道。

    “老道说了,那邪神有些棘手。老道可以帮你们打开禁制,报酬就是封天令,但是要收拾那邪神,还是得你们自己来。”

    符道士也是坦白的很。

    打开禁制对其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可是杀邪神,就不是他分内的事了。

    只要不激怒邪神背后的势力,想来道门的那些个老古董,也不会追究。

    “可是……符道长,你要的封天令,就在邪神手里。您若是不出手,封天令只怕是……”

    火炎神帝为难道。

    “火炎,你就别想蒙老道了,老道算过了,封天令的原宿主就是你的人。封天令早晚会回到神族手中,老道只需那时借封天令一看即可。又没说一定要封天令。你身为神帝,命令区区一介神族,借一下封天令,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符道士轻描淡写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