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0章 佛与道
    t薄情也追随了火炎神帝一段时日了,对于神帝的脾气很是了解。

    看火炎神帝的模样,就是有难言之隐。

    显然,这位道门大能,也并非是什么善类。

    若非万不得已,火炎神帝绝不会提起他。

    “那人提出,若是他帮我化解了这一场天罚戈壁的麻烦,需拿出一物交换。”

    让火炎神帝为难的,正是那一物。

    薄情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让身为神帝的火炎神帝如此为难。

    火炎神帝作为神帝之意,通管三界,可说三界的任何宝贝,都是火炎神帝的都不为过。

    “什么东西?”

    薄情再问道。

    “封天令。”

    火炎神帝不禁揉了揉眉心。

    封天令啊封天令,这玩意可真是祸害,它一出现,整个神界才会混乱成今时今日的模样。

    “又是封天令?”

    薄情咋舌。

    实在是这阵子,关于封天令各种传闻实在是太多了。

    异魔为了封天令,入侵神界。

    神族为了封天令,掘地三尺,屠戮荒族。

    就连其他九十七地,也是各怀鬼胎,为了封天令上的所谓的飞身机会,争了个头破血流。

    这封天令也委实很神秘。

    薄情作为聚宝童子,封天令这样的重宝,他却是一次机会都没看到。

    可薄情再转念一想,觉得有些不对头。

    “臣有一事不明。外间传闻,封天令能够让其宿主乃至宿主所在位面白日飞升。可那道门大能本就是三十三天的存在,为何又要抢夺封天令?”

    薄情百思不得其解的正是这一点。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封天令并非自只有飞升的功效。封天令,由于经历过多名宿主,所以上面还残留着不少厉害的功法和神级武学。”

    事情到了今日这个地步,火炎神帝索性不再隐瞒。

    三界中的神界,说白了,是四大神帝当年为了稳固自己的政权营造出来的一个假象。

    这里的所谓武学,也并非是真正的神级武学。

    可封天令上的武学,却是真正的神级。

    就算是三十三天以上的高手,对上面记载的武学也是很有兴趣的。

    也是因为不想失去封天令,所以火炎神帝没有答应那位道门大能的合作邀请。

    原本火炎神帝是指望靠着小冥君打破天罚禁制的,可小冥君一走,火炎神帝只好向那名道门大能妥协了。

    “朕已经邀请了那位大能前来,照理说,他今日就会抵达,也不知什么缘故,一直迟迟未抵达。希望这阵子,凌月她们还能坚持。”

    火炎神帝在密切联系那位道门大能。

    对于这位道门大能,火炎神帝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若是对放真的肯来,叶凌月她们必定会有救。

    另一边,叶凌月等人还在天罚戈壁里等待救援。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天罚戈壁那边一直是没有半点动静。

    “看样子,连火炎神帝也没法子突破天罚禁制。”

    帝莘等人苦等之后,没有结果,不免有几分失望。

    “此事,也不能怪火炎神帝,毕竟天罚禁制是当初天罚大帝留下来的。同样身为太古大帝,两者的实力应该相差无几。”

    叶凌月沉吟道。

    神界厉害的阵师本就不多,除去了啵啵母子俩,就只有八大方仙之一的烈红衣了。

    烈红衣等人,早前在太虚墓境,此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前往天战战场。

    “这两天,帝释伽那边也没有什么小消息,也不知道他和皇甫臣,什么时候会行动。我们的人一直盯着太阴神印,一旦有动静,就立刻反击。”

    尉迟青等人一脸的慎重。

    “再等等,皇甫臣应该熬不住几天。再这样下去,太阴神印不用破坏,都会自己损毁了。”

    “再等等。”

    叶凌月坚持道。

    众人也只能等待着。

    另一边,自从太虚墓境出事,紫堂宿本尊的紫叶菩提倒塌后,紫堂宿和啵啵就去向不明了。

    在距离天战战场近百里的位置。

    不同于天罚戈壁方向上空的万里无云,这里一片阴云密布,乌云厚重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俩。

    忽的晴天一个惊雷,一道紫色的雷闪,狠狠劈在了一块光突突的山石上。

    那山石“哗”的一声,裂开了一条缝隙。

    只见一道人影,从了缝隙“哧溜”一声,钻了出来。

    那人影很小,不过人的拳头大小,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老鼠。

    人影出了石头后,极快的变大,老鼠大小的人影,成了名成年人。

    那是名身形枯瘦柴。一张蜡黄色的脸,看上去就如大病初愈般。

    老道士原本留了一撇山羊胡须,修剪的颇为精致。

    可是这会儿,那山羊胡须已经被雷电给烧成了焦炭,冒着呛鼻子的青烟。

    老道士背后背着一把桃木剑,头上的圆发髻也是披头散发,身上的道袍一缕一缕的,看上去和乞丐似的。

    “岂有此理,好家伙,你一路追杀老道,老道一没得罪你们佛宗,二没刨你家祖坟。你把老道逼成这样子,良心就不会痛嘛!”

    老道士心疼自己第一百零三套道袍,他嗖的抽出了那把桃木剑,指着天空破口大骂。

    “废话少说,臭道士,你把我家阿光的魂魄弄哪里去了。”

    却听到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徘徊。

    “呸。老道不知道什么阿光阿黑的。臭女人,你把佛子那家伙叫出来,老道和他大战三百回合。”

    老道士挥着剑,手中不忘抓出了一把符纸,往了天上一洒,口中嘀嘀咕咕着,看上去很像是神棍。

    “佛子让我和你说,他知道你把阿光的魂魄收了去。要么把魂魄交出来,要么……”

    悦耳的声音还未说完,有听到轰的一声,一道紫色电龙从天降落,老道手中装神弄鬼的那把桃木剑,登时就被霹了个两段。

    要不是老道丢剑丢得快,只怕自己也和那桃木剑一样,被霹成了两段了。

    呜呜,老道烧焦了的胡须抖了抖,肉疼的掐指一算。

    第九十八把辟邪桃木剑了,这笔账,他早晚有一天要和千佛宗算回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