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9章 援兵
    t关千秋张了张嘴,开口说道。

    “太虚墓境里的那一个太阴神印被毁坏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机械,就如傀儡一样,不带半点感**彩。

    烈红衣在素手鼎里,又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千秋,你不能说,你答应过我和四方神尊,绝不能把事情说出去。”

    “烈红衣,你死心吧。从今日开始,他只服从我一个人。**族的五彩魂玉,具有通灵控制之效。你就好好在素手鼎里呆着吧。趁着我心情还好,否则我早晚把你炼化成血水。”

    昙水仙子冷笑道。

    昙水仙子话语间,满是威胁之意。

    她的话中,有托大之辞。

    若是说那块五彩魂玉没有用在关千秋身上,素手鼎的确可以将烈红衣这等修为的方仙炼化成血水。

    可一旦身为素手鼎的核心所在的五彩魂玉用在了关千秋身上,素手鼎的威力就会大减。

    它可以困住烈红衣,却没法子真正炼化烈红衣。

    在杀烈红衣和控制关千秋之间,昙水仙子选择了后者。

    昙水仙子也不是傻子,今日四方神尊和火炎神帝显然是要避开她商量什么事。

    昙水仙子虽是神界的御史,可就如她早前和关千秋说的那样,她一直想用方士政权替代武者政权,对四大神帝也从未真正意义上服从过。

    四大神帝对其,也是有提防的。

    所以她假意顺从了关千秋的意思,实则是想从关千秋身上,弄清楚四方神尊到底有什么话要和火炎神帝说。

    昙水仙子说罢,素手鼎里闪动着一片黑光,烈红衣的声音和气息,就被素手鼎彻底淹没了。

    “千秋,你说太阴神印被毁,四方神尊可是想到了什么法子,恢复太阴神印?”

    昙水仙子循循善诱道。

    “想要修复太阴神印,必须拥有玄阴之女的血,且玄阴之血的纯度必须达到七成以上。神界经历过屠杀事件,玄阴之女已经消亡。只有人界还有玄阴之女的存在。叶凌月被证实拥有玄阴之血。但四方神尊不愿意牺牲叶凌月。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先用伏魔阵镇压天魔井。但佛魔井坚持不过半个月。另外,人界已经陷入打乱,人界和妖界的通道古九洲已经被封闭,四方神尊想要带兵前往讨伐。”

    关千秋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全盘盘托了出来。

    昙水仙子听罢,却是惊色连连。

    想不到,短短时日内,神界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愚蠢,都什么时候了,还讲什么君臣之谊。太阴神印一崩溃,异魔入侵,神界必亡。既然叶凌月的血能够绘制太阴神印,那还犹豫什么。”

    昙水仙子冷笑道。

    叶凌月这些日子风头太劲,她早前还开罪过昙水仙子,昙水仙子一直想方设法对付叶凌月。

    可奈何帝莘手中有昙水仙子的把柄,她不得不向帝莘妥协。

    可是这一次,让人发现了叶凌月是太阴之血,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昙水仙子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只要将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就会有无数的人想要取叶凌月的性命。

    “启禀关方仙,火炎神帝有请两位前去。”

    一名神兵找到了关千秋和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听罢,取出了一张化形符,摇身一变,成了烈红衣的模样,再和关千秋一起返回了帅营。

    火炎神帝当即下令两人辅佐四方神尊、小冥君,一起前往人界和妖界。

    “烈方仙,关方仙,太阴神印就交给你们了。四方神尊、小冥君,古九洲的事就交由你们来处理。”

    火炎神帝下令道。

    “神帝陛下,臣等都离开了,那天战战场方面……”

    四方神尊还有些顾虑。

    他们这一走,可谓是把火炎神帝的主要将领都带走了。

    “不碍事。朕手下还有风情神尊和两大元帅。朕知你是担心我遇上夜北溟,放心,朕再不济,也不至于连自己手下的神尊都斗不过。”

    火炎神帝苦笑道,言语之间,却有无尽的讽刺。

    无论是火炎神帝还是四方神尊都没想到,有朝一日,君臣俩竟会兵戎相见。

    几人辞别了火炎神帝后,就各自赶往妖界和人界。

    小冥君一走,薄情得知火炎神帝无意加害叶凌月,这才消了早前的芥蒂。

    他也知道,火炎神帝的得力助手都已经离开,薄情就陪着火炎神帝一起视察天战营的情况。

    “启禀神帝陛下,前方就是天罚戈壁。小冥君早前曾经找到了一个法子,以精神和元神之法,进入天罚戈壁。但自身实力会大打折扣。”

    薄情陪伴在火炎神帝左右,站在了天罚禁制前。

    天罚戈壁四周的禁制,看似无形无色,也不是用任何一种五行神力,乃至佛力、魔力之流的特殊力量构成。

    “这是上古时的帝王武学。那天罚大帝也是个奇才,这种功法,已经失传了多年。”

    火炎神帝抬掌,落在了那一层禁制上。

    却见禁制一阵摇晃,一股反弹力,席卷而出。

    火炎神帝衣袖一拂,将那股反弹力撤去了。

    “神帝陛下,您有法子破开这层禁制?”

    薄情见状大喜,早前,他们碰触禁制时,都是被反弹力所伤。

    “我没有法子,但是兴许有一人可以。”

    火炎神帝沉吟道。

    “什么人?既是知道有人可以破开这个大阵,还请神帝陛下快将那人叫过来。”

    薄情听罢大喜。

    他们试验了那么久,都从未破开禁制。

    可火炎神帝却说,有法子可以破开天罚禁制。

    “那人是道门大能,是个牛鼻老道,此人居无定所,游荡在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数日之前,他忽然联系上了朕,说是有法子破开此禁制。”

    火炎神帝说着,目光深沉,投向了远方。

    “道门大能,既是如此,神帝陛下为何迟疑不决?”

    薄情满脸的不解。

    在三界,薄情都未曾听说过道门的事情。

    毕竟在人界时,三宗中虽有佛门,却无道门。

    在人界的其他大小宗门中,也从无厉害的道门一说。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