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7章 方仙盟的决裂
    t此时,小冥君还不知道自己的淘气娘亲又闯祸了。

    他这会儿,正和薄情在一起讨论关于太阴神印和叶凌月的玄阴之血的事。

    薄情得知四方神尊等人,很可能拿叶凌月的血连绘制太阴神印后,他就负气离开了营地。

    薄情盛怒之下,一路东行,半路就撞上了正从天罚戈壁一带返回的小冥君。

    薄情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小冥君。

    小冥君一听,也是不由变了脸色。

    “凌月姐竟是玄阴之血?此事有多少人知道?”

    “知道的人并不多,火炎神帝和四方神尊,再就是两位方仙,妖帝夫妇和你我。”

    薄情还没从愤怒中回过神来。

    “你也不要怪神帝陛下,此事毕竟事关重大,尤其是神界如今还是如此模样。况且,除了用来绘制太阴神印之外,玄阴之血还有极其可怕的地方。换成了是其他几位神帝还在世,必定会毫不犹豫,杀了凌月姐。”

    小冥君叹了一声。

    他在冥界掌管生死纲,所谓的生死纲,掌生控死,窥破了无数人的前途命运。

    其中自然不乏有一些玄阴之命的女子。

    纵观古今,无数拥有玄阴命格的女子,都没有好下场。

    其中有人族,也有神族,这些女子,若是天赋不错,会成为修炼者,但更多的人,在最后,都会成为其他修炼者的玩物。

    那些男人,靠着这些玄阴之命的女子,来加快自己的修炼。

    可这些女子,最终的下场,都是横死。

    “你也许不知道,四大神帝之一的冰原女帝,也是玄阴之女。只是她的玄阴之血,不算是很纯净,大抵有三四成左右。这件事,算是神界最大的隐秘,只有其他三大神帝才知道。其中风谷神帝,早年还和冰原女帝有染过。”

    小冥君唏嘘着。

    正是因为玄阴之女的血,拥有辟邪镇魔的作用,其本身修炼速度有很惊人,神界对玄阴之女的态度,一向是赶尽杀绝为主。

    直到冰原女帝登帝之后,还曾经发生过一次屠戮玄阴之女的神界运动。

    冰原女帝身为玄阴之女,却惧怕玄阴之女。

    她唯恐神界再出现是第二个和她一样,能够成为女帝的玄阴之女,暗中杀了不少神族的玄阴之女。

    不仅如此,冰原女帝还做过一件极其残忍的事。

    她不允许她的领地里,出现玄阴命格的女婴。

    一旦出生,其家族要么将女婴扼杀,要么满族抄斩。

    自那以后,神界人人自危。

    一旦有玄阴命格的女婴出现,不少家族都狠心处决了。

    所以时至今日,神界几乎再也没有玄阴命格的女子。

    反倒是人界和妖界,因为不怎么受神界重视的缘故,还有少量的拥有玄阴命格的女子的存在。

    像是叶凌月和洪明月,就属于后者。

    “想不到,神界竟还有这样一段典故。那照你的意思,火炎神帝会不会像冰原女帝那样做?”

    薄情听罢,陷入了深思之中。

    “那倒不会。毕竟火炎神帝并非冰原女帝。火炎神帝看似是四大神帝中,性格最火爆的,实则却是最正义的一人。他与我干娘夫妇俩,也并非普通的君臣之谊。看在我干娘夫妇的面子上,火炎神帝暂时不会对凌月姐下手。但事无绝对,万一神界各方给压力,甚至于……”

    小冥君正说着,就见了一干神兵行来。

    “小冥君,火炎神帝有请。”

    小冥君和薄情一听,就知火炎神帝有要事相见。

    “反正你放心,凌月姐如今身在天罚戈壁里,与其担心神族下令杀她,不如担心里面的邪神。稍后,我再于你细说玄阴之女的事。”

    小冥君又安抚了薄情几句,就匆匆前去复命去了。

    就在小冥君和薄情等人讨论叶凌月的事情之时,另一边,关千秋和烈红衣、昙水仙子三人也在天战营的另一方向商讨着。

    三人的年纪,加在一起,都快有一万岁了。

    可彼此之间的纠葛,比起年轻人来,却是毫不逊色。

    “关千秋,你还有脸来见我。为了这个贱人,你竟离开了方仙盟?”

    昙水仙子那张美艳的脸上,满是冰冷的杀气。

    “昙水,你别恶人先告状,要不是你先驱逐我们,我和千秋又怎么会离开。”

    烈红衣一脸的不屑。

    她生性不羁,对方仙盟倒也没有多少感情。

    倒是关千秋,他在方仙盟多年,早年又和诸葛老方仙交好,若非是因为烈红衣的缘故,他会一直留在方仙盟。

    毕竟神界八大方仙,这些年来,陨落的陨落,发疯的发疯,早已是名存实亡。

    相反,这些年,包括叶凌月和太虚神院在内的一干年轻方仙,正在迅速崛起。

    方仙盟试图拉拢过这帮年轻的新方士,但是这些人,对于方仙盟的腐朽和老旧都很是不满意,不愿意加入方仙盟。

    长江后浪推前浪,关键那些后浪压根就没给昙水仙子这样的前浪面子,直接一巴掌拍死在了神界。

    昙水仙子面对这样的形势,也是有心无力,为此,她将一腔怒火都迁怒在了烈红衣和关千秋身上。

    “烈红衣,你本就不属于方仙盟编制内的存在,如果不是慕容老方仙法外开恩,当初鸿蒙子又遇上了那等事,你以为你能成为八大方仙?”

    昙水仙子冷嗤道。

    洛言方仙死后,其和鸿蒙子的事,也被神界广为流传。

    谁都知道,当初若非是鸿蒙子的九洲鼎破碎,玉手独尊因爱生恨,两人失和,又被陷害,神界的八大方仙,早已易席。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我,我更没必要留在方仙盟。千秋,我们走。”

    烈红衣翻了个白眼,也不多说,拉起了关千秋就走。

    “慢着,你可以走,千秋必须留下。”

    昙水仙子却是不依不饶。

    她早前一直在找关千秋,好不容易才堵到了人,岂能善罢甘休。

    “昙水,你还要不要脸,说好了的,愿赌服输。你输给了我,你和千秋就再无关系。”

    烈红衣说罢,挥掌就劈向了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见状,冷冷一笑,却见其手一扬,一口宝鼎,挥手而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