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5章 杀还是不杀
    t正如叶凌月等人的猜测那样,在其后的三四天内,皇甫臣和帝释伽一直没有半点动静。

    可让叶凌月同时也很失望的是,天战营方面,也一直没有消息。

    天战战场南北方向,天战营和魔兵寨对持而立。

    火炎神帝在抵达天战战场后,第一时间就命人试图破解天罚禁制,但是数十位方仙轮流上阵,都是毫无对策。

    这些方仙,都是方仙盟派来的。

    与这些方仙一起赶来的,还有昙水仙子。

    “启禀神帝陛下,几名方仙都已经三日三夜没有合眼,但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昙水仙子禀告道。

    “朕听闻,八大方仙中的烈红衣烈方仙,对阵法禁制很有研究。不知她如今何在?”

    火炎神帝没看到烈红衣,还很是失望。

    一听到烈红衣的名字,昙水仙子的脸上,多了些许的薄怒。

    烈红衣,就好比是昙水仙子的心头刺。

    她一直想要除之而后快。

    当初因为叶凌月的缘故,烈红衣和昙水仙子的较量以烈红衣获胜告终。

    也是为此,关千秋和昙水仙子了解了纠缠多年的感情纠葛。

    三人原本一起执掌方仙盟,可昙水仙子处处排挤烈红衣,烈红衣生性耿直,懒得和昙水仙子明争暗斗,索性就留书一封,辞了方仙盟的职务,离开了方仙盟。

    昙水仙子正欢喜不已时,哪知第二天,关千秋也是不告而别,去追烈红衣去了。

    昙水仙子知情后,一怒之下,将两人都逐出了方仙盟。

    这个中的曲折,火炎神帝是不知情的。

    昙水仙子干笑了两声。

    “启禀神帝陛下,两位方仙闭关了,短时间内不会出关。还请神帝陛下见谅。”

    哪知昙水仙子刚说完,就听到营帐外,薄情快步走了进来。

    薄情一脸的慎重,一步拜前。

    “启禀神帝陛下,账外四方神尊、关千秋、烈红衣、妖帝夫妇求见。”

    火炎神帝一听,面露诧异之色,昙水仙子的脸色,却是难看的几欲滴出水来。

    火炎神帝看了眼昙水仙子,低咳了一声。

    四方神尊早起那被火炎神帝派去人界,调查孤月海的事宜。

    不过是几天功夫,她就回来了,又带了两大方仙和妖帝夫妇前来,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让众人速速进来见朕。”

    火炎神帝说罢,几人已经鱼贯而入。

    “四方,看你行色匆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火炎神帝见了四方神尊神情极其沉重,已经知道大事不好。

    “启禀陛下,还请陛下遣退左右,臣有极其重要的事要禀告。”

    四方神尊禀告道,她略扫了眼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的一双眼,却是死死定在了关千秋和烈红衣身上。

    三人之间,一阵电石火光,说不出的火药味在迅速扩散铠。

    “在场的都是朕的亲信,你但说无妨。”

    火炎神帝为难地看了眼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贵为神界御史,让其退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陛下,我与昙水仙子、红衣都是旧识。我三人有些事想要私下叙说。”

    还是关千秋明白四方神尊的意思,他上前一步,主动求道。

    “昙水仙子……”

    火炎神帝看了眼昙水仙子,后者一颗心都扑在了关千秋身上,自是不假思索,就点头答应。

    于是三人一起退了下去。

    四方神尊这才松了口气。

    营帐内,只余下了火炎神帝、四方神尊、薄情和赤烨夫妇。

    赤烨夫妇是第一次拜见四大神帝之一的火炎神帝,一开始,还真有几分拘束。

    “四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朕不是让你去监视孤月海,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火炎神帝纳闷道。

    “启禀神帝陛下,臣该死,去的太晚了。人界已经沦陷了。”

    四方神尊一脸的沉重。

    她将异魔殿主琴小川先发制人,破坏了太阴神印,一部分魔煞之气外泄。

    古九洲被封闭,人界成为孤岛,神族军队无法进入人界的事,告诉了火炎神帝。

    “人界沦陷,界神被擒,那异魔还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闹事。那太阴神印破损如此严重?连烈红衣都没法子修复?”

    火炎神帝追问道。

    四方神尊沉默了片刻。

    “怎么?”

    火炎神帝很是纳闷,四方神尊自从妖界返回后,就显得有些不对劲。

    四方神尊早前“杀”了洪明月,和两大方仙离开了太虚墓境。

    三人离开时,都是沉默不语。

    他们已经知道了,用叶凌月的血,可以修复太阴神印。

    可是如此一来,叶凌月就必死无疑。

    四方神尊一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将此事盘托出来。

    “陛下,其实修复太阴神印,并非完全没有法子。但是要修复,必须杀一人。”

    四方神尊内心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杀何人?”

    火炎神帝眉头紧锁。

    “叶凌月。”

    四方神尊极其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名字来。

    “怎么可能!”

    薄情第一个惊呼出声。

    要修复太阴神印,竟要杀叶凌月!

    “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四方,你仔细给朕说清楚。”

    火炎神帝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对于神界而言,如今能用的大将,已经为数不多了。

    叶凌月和帝莘,已经成了火炎神帝最大的王牌。

    两人是天战战场上,崛起最快的将帅之才。

    火炎神帝正设法全力营救他们。

    而这时,四方神尊却说,要修复太阴神印,就要杀叶凌月。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神界必定军心涣散。

    更不用说,叶凌月背后,还关系到一大帮的势力,她是自己的义女,是冥神夫妇的干女儿,是幽冥鬼王夫妇的亲孙女,她还是帝莘、薄情等人的心上人。

    杀她,这些人,哪一个肯善罢甘休。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让火炎神帝根本没法子碰叶凌月,也不愿意动叶凌月。

    “神帝陛下,叶凌月是玄阴之女,她很可能是整个神界,甚至是九十九地,唯一一个拥有七成纯净玄阴之女的人。”

    四方神尊叹了一声。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