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4章 父爱(求月票)
    t对方显然知道了他和叶凌月的合作关系,但是对方只怕没有发现,自己真正的主子并非是叶凌月。

    冬弥君悟是异魔,他就算是早前和叶凌月有和合作关系,那也不可能真的投奔叶凌月。

    更不用说,和叶凌月合作了。

    但是在叶凌月找到他之后,他却一口答应了。

    真正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叶凌月,而是因为那个男人。

    就在诅咒之原后不久,冬弥君悟带着冬弥家族的残部返回冬弥家族。

    就在半路上,他遭遇了一个死对头的狙杀,险些死于非命。

    在关键时刻,那个男人出现了。

    那是个和夜色融为一体的男人。

    他有张雕刻般的脸,一袭墨色的衣裳上,沾满了血迹。

    数招之间,男人就让冬弥君悟的死对头横死当场。

    “你是谁?”

    冬弥军务那时已经是身受重伤,他仰着,看着男人模糊的面孔。

    “夜北溟。”

    男人吐出了三个字。

    一股冰冷的气息,落到了冬弥君悟的脖子上,那是男人的两根手指。

    就如老鹰抓小鸡那样,男人只是用两根手指,死死掐住了冬弥君悟的脖子。

    冬弥君悟这么个大男人,在其眼中,却如小鸡一样。

    “你是神族?”

    冬弥君悟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魔力,相反,男人身上有股和叶凌月一样气息。

    “叛神。不久之后,我将会是天魔廷的殿主。”

    男人的话,就如冰块一样,硬邦邦的。

    可在冬弥君悟眼里,他的话却那么好笑。

    笑话,当真是好笑至极。

    一个神族的叛神,居然敢大言不惭,说自己将会成为天魔廷的殿主。

    可是,冬弥君悟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的性命,就在男人的手指之下。

    同时,他也意识到,男人并非是在开玩笑,他真的会成为天魔廷的殿主。

    “你要杀我?”

    冬弥君悟巍巍颤颤之间,只吐出了一句话。

    “你认识叶凌月。”

    当时的夜北溟,刚从幽冥境到异域。

    他在寻找失踪的女儿,他寻求到,叶凌月的气息出现在诅咒之原后,又消失了。

    在异域的几天里,夜北溟遇到了不少人,知道了不少事,这让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夜北溟素来是雷厉风行的性格,所以在决定之后,他就捎话回了神界,踏上了他的成魔之路。

    “认识。”

    冬弥君悟不知眼前这个和叶凌月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但是在提到叶凌月时,男人的眼眸有一瞬间,柔和了几分。

    “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

    夜北溟手一松,冬弥君悟总算又能呼吸自如了。

    “我可以做你的手下。”

    冬弥君悟扫了眼遍地的横尸。

    他意识到,眼前的男人,可能是个天大的机遇。

    错失天兽,冬弥家族已经失去了崛起的机缘。

    他不能再错失一次机缘。

    “我孤家寡人一个习惯了,不需要手下。从今日开始,你的命就属于我的女儿叶凌月。她让你生,你不能死。她让你死,你就不能生。”

    夜北溟说罢,行踪缥缈。

    冬弥君悟就如做梦一样,在原地站了片刻。

    直到夜北溟没了影踪,他回过了神来。

    脖颈上,还有两个暗红色的指痕。

    这一个场遭遇,对于冬弥君悟而言,像极了一场梦。

    直到半月之后,忽然有消息传来,天魔廷出现了新的殿主,其人正是夜北溟。

    冬弥君悟才意识到,那一日,夜北溟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所以在叶凌月联络他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归顺了叶凌月。

    因为他知道,他若是不照做,夜北溟会杀了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所以这些日子,冬弥君悟一直战战兢兢,潜伏在帝魔家族的军队中。

    冬弥君悟捏着纸条,徘徊了半天。

    他和叶凌月的关系,照理说,只有夜北溟知道才对。

    还是说,有人发现了他的身份,暗中试探他?

    “不管了,横竖都是死,还是先把消息送给叶凌月。”

    冬弥君悟想了想,悄然离开了营帐。

    营帐内,奚九夜在冬弥君悟离开后,缓缓睁开了眼。

    “果不其然,那小子是奸细。”

    奚九夜在洞察人方面,素来是能手。

    他早前和冬弥君悟接触过,觉得此人虽是异魔,但却和帝释伽等人不同。

    早前在他被百鬼吞噬时,冬弥君悟也在场,当时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和叶凌月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汇。

    他看叶凌月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类似的眼神,他只在帝锦瑟看帝释伽时,看到过。

    所以凭着这一点,奚九夜可以断言,冬弥君悟很可能是叶凌月那边的人。

    冬弥君悟趁着夜色送出去的消息,在天明前后,就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皇甫臣那小子当真是阴险,居然敢出这么卑劣的手段。”

    血迟等人看到叶凌月手中的纸条时,也是将信将疑。

    询问一番后,叶凌月才告知了他们冬弥君悟的身份。

    众人唏嘘一阵后,一致都是大骂皇甫臣的为人。

    要知破坏太阴神印,释放邪神,会祸殃池鱼,若是一个不小心,甚至会让真个天罚戈壁的神族和异魔,都会死于非命。

    “眼下不是谴责皇甫臣的时候,皇甫家族从皇甫宣伟开始,就不是什么善类。冬弥君悟虽然冒死带了话来,可上面只是提及到皇甫臣等人会行动,却没说,他们什么时候会行动。”

    帝莘查看了纸条后,沉声说道。

    “以皇甫臣的性格,绝不会在这几日动手。他和帝释伽都是小心谨慎的性格,必定会先等侯一阵子。我们也恰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静候天战营方面的消息。”

    叶凌月对于冬弥君悟的及时告密,还是很感激。

    对于冬弥君悟的投诚,叶凌月一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早前在诅咒之原时,她虽然和冬弥家族有合作,但是当时冬弥君悟对自己的态度,可算不上好。

    不过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叶凌月此时也无心多想。

    她心中更加寄希望于火炎神帝那边,能够有所突破。

    ~被你们的战斗力吓到了,月票一下子冲到了第三,还可以更惊喜点么,有票就请投给大芙哦~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