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3章 意外的助攻
    t帝释伽和皇甫臣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奚九夜的确是受了重伤。

    可是其并不像是帝释伽想象的那样,处于昏迷状态。

    在他借着百鬼吞噬的机会,领悟了新的修炼之法后,奚九夜每日每夜,都在想法子恢复体内的神魔之力。

    这股力量,对肉身的改造意义不大。

    但是对于身体筋络乃至巫力的修炼很有好处。

    这也让奚九夜开发了一种早前没有的技能,他的五感六识,变得更加敏锐。

    对于巫者而言,这就是巫的精神力。

    所以皇甫臣和帝释伽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奚九夜听了进去。

    当听到皇甫臣和帝释伽居然是同盟关系时,奚九夜禁不住一阵咬牙切齿。

    帝释伽早已设计好了皇甫臣去天魔廷当奸细,居然还让他做诱饵,行苦肉计,被百鬼吞噬。

    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可奚九夜在被百鬼吞噬时险些无法忍受,精神崩溃。

    这笔账,奚九夜暗暗记在了心底。

    又过了片刻,奚九夜还听到了两人重点提到了叶凌月。

    叶凌月居然是玄阴之女,而且是血统极其纯净的玄阴之女。

    关于玄阴之女,奚九夜也知道一些。

    只是他知道的一切,并非是来自神界或者是帝释伽等人,而是来自早前和奚九夜有过男女之事的异魔侯辩机。

    辩机也拥有玄阴血统,只是她拥有的玄阴圣骨,靠着这一身的玄阴圣骨,辩机从一介孤魂残骸成了异魔侯。

    她修炼的方式,就是不断和不同的男人相交,然后从他们的身上获取修为。

    早前对风谷神帝时,就是如此。

    只是辩机也是阴沟里翻船,其在无数男人身上占了好处,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奚九夜的手里,被奚九夜利用完之后,就横死在了诸神山。

    可是即便是如此,奚九夜也已经体会到了玄阴之女的好处。

    在和辩机交往的那段日子里,奚九夜获取的神力,是过去数百年修为的之和。

    所以自辩机之后,奚九夜也曾一度想过,选取一些拥有玄阴之女的命格的女子,充实北境的后宫。

    只是由于玄阴之女实在是太稀少了,就算是奚九夜费力去寻找,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找,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叶凌月居然就是玄阴之女,而且听其血统之纯,甚至远超过了辩机。

    奚九夜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心底一阵翻腾。

    他狂喜之后,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难怪帝莘的修为,日增月进,难道说,就是因为其和叶凌月双修的缘故?

    一想到,叶凌月很可能和帝莘早已成了好事。

    奚九夜的心底,就如猫爪子挠似的,很是难受。

    他和夜凌月,从前世开始,就一直相敬如宾,最亲密的事,也不过是拥抱之类。

    可帝莘那小子,作为后来者,却是捷足先登,占尽了叶凌月的好处,奚九夜心底的郁闷,可想而知。

    待我炼成了帝魔之体,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帝莘。

    奚九夜暗恨道。

    他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就咳嗽了几声。

    好在帝释伽和皇甫臣没有怀疑,继续说起了他们的计划来。

    他们竟打算破坏太阴神印,告知邪神,叶凌月是玄阴之女,借刀杀人。

    这两人,还真是卑鄙无耻的可以。

    奚九夜在心底冷笑道。

    奚九夜虽然叛神,可他终归是神族出身,当年修习的又是正规的神族兵法。

    对于奚九夜而言,即便是在战场上,也要明刀明枪,像是帝释伽之流的做法,他为内心是不屑的。

    但若是这件事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奚九夜兴许不过过问。

    毕竟他如今也是自身难保,且仰仗着帝魔家族的势力生存。

    可事情是针对叶凌月的,奚九夜不禁就有了几分担忧。

    “这件事,必须想法子告诉叶凌月。”

    以皇甫臣的权谋,若是计划真的实行,叶凌月可能会上当。

    奚九夜可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到叶凌月。

    “可以我和叶凌月如今的关系,她就算是知道了,也未必会相信我。”

    奚九夜也知,叶凌月对其恨之入骨。

    奚九夜想了想,忽是想到了一个人来。

    夜晚,冬弥君悟的营帐内,冬弥君悟翻来覆去,睡得并不踏实。

    忽然间,有一道阴影一蹿而过,营帐内,有一道冷风钻入。

    只听得“噗”的一声。

    冬弥君悟赫然坐了起来。

    他两指一夹,手中多了个弹丸。

    冬弥君悟手中稍一用力,那弹丸就被捏碎了。

    他仔细一看,里面却有一张陌生字迹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迹。

    “毁太阴,杀玄阴,明月当知。”

    看到了那行字迹,冬弥君悟的眼皮子疾跳了几下、。

    “谁?”

    他冲着冰冷的夜色,问了一句。

    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回音,什么声音都没有。

    冬弥君悟的手指微微发抖,仔细再看了纸条一眼。

    他咽了口口水,赤脚下了床榻,在营帐内走来走去。

    纸条显然是匆忙写下的,字迹也是刻意改过的,对方显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上面的几个字,冬弥君悟不算是很明白,可最后一行字,明月当知,冬弥君悟却是知情的。

    纸条的意思,分明是要让自己带话给叶凌月。

    在异魔阵营分裂时,冬弥君悟选择了和帝魔家族在一起,和尉迟青等人分道扬镳。

    这件事,在旁人看来兴许没什么。

    帝释伽等人,也从未怀疑过冬弥君悟。

    冬弥君悟不禁想起了月余前,当自己刚被困天罚深渊时,叶凌月的一封信。

    叶凌月在信中,只是寥寥几句话,言下之意,是想让冬弥君悟在帝魔家族拉拢各大势力时,留在帝魔家族。

    冬弥君悟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这件事,冬弥君悟从未和他人说起来过,甚至连尉迟青等人,都以为冬弥君悟是为了巴结帝魔家族。

    皇甫臣是帝释伽派在天魔廷的奸细。

    冬弥君悟就是叶凌月留在帝魔家族的暗桩。

    两方,都各有心思。

    只是皇甫臣被叶凌月识破的同时,冬弥君悟的身份难道也被识破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