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1章 帝莘的生母
    t帝莘很清楚,叶凌月想到了什么。

    他和帝魔家族有血缘关系,已经是必然的事。

    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打算认祖归宗。

    无论帝魔家族当初因为什么原因,将其抛弃,抛弃就是抛弃,他,帝莘,绝不会吃回头草。

    “可是帝莘,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的亲生娘亲出现了,你是否还会那么决绝。你一直很想找到你的娘亲……”

    叶凌月轻轻搂住了帝莘。

    她的帝莘,是个极其内敛的人。

    只有对上她时,他才会热情如火。

    尽管他从未开口说过,可是叶凌月知道,帝莘的内心,一直很渴望找到自己的娘亲。

    当初,她和云笙刚相遇时,帝莘曾经无心说过一句。

    他说真羡慕自家洗妇儿有那么疼爱她的娘亲。

    尽管只是无心,可叶凌月知道,那是帝莘的真心话。

    在身为妖祖时,帝莘的童年无疑是很心酸的。

    尽管有阎九的爹娘对帝莘很是关爱,可那终归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洗妇儿,我的亲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

    帝莘笑着说道。

    曾几何时,他也希望过,自己有个像医佛云笙那样温柔的娘亲。

    可这一切,伴随着他认识自己的身世之后破灭了。

    帝魔家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家族。

    同时,那也是一个极其冷酷无情的家族。

    帝纣也好,帝青玄,他们由于身为支系,一直被帝锦瑟那样的直系所奴役。

    帝莘即便是帝魔家族的子嗣,可是光凭着他是帝纣的儿子,就已经烙上了支系的烙印。

    这一层烙印,足以让帝莘在帝魔家族永远抬不起头。

    他的生母,可能是一名尊贵的小姐,也可能是一个下等的女仆。

    无论是哪一种身份,都意味着,帝莘永远无法在帝魔家族享受平等的地位。

    既是如此,高傲如帝莘,自是不愿意返回帝魔家族。

    “帝莘,答应我。不要轻言放弃,若是这一次,我们能够顺利从天罚戈壁脱困,有机会,我们就调查你娘亲的身份。若是她身份尊贵,那认不认她,并不重要。但若是她,只是个身份卑微的下人,我们就将其救出来。”

    叶凌月握紧了帝莘的手。

    女子柔软的手,握在了手间,很是美好。

    帝莘眼底一热,低头凝视着怀里的那个女子。

    “洗妇儿……谢谢。”

    帝莘说罢,几近缠绵,含住了叶凌月的唇。

    两人之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之感。

    营帐的一角,小吱哟看到了这一幕,很是幽怨用爪子捂住了眼,心底嘀咕着。

    “儿童不宜,呜呜,我家小媳妇在哪里,我想你了。”

    就在叶凌月和帝莘两人达成了一致的决定时,皇甫臣也极其狼狈的来到了帝魔家族的营地。

    “这不是皇甫家的少族长嘛,怎么深更半夜,到了我们帝魔家族的营地来了。”

    今夜恰好是帝锦瑟巡逻,一看到皇甫臣,帝锦瑟自然是没什么好语气。

    帝魔家族和皇甫家族的关系,只有帝魔家族最高层的存在才知情,连帝锦瑟也不知皇甫臣的真正身份。

    皇甫臣没什么好脸色。

    “我找帝释伽,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皇甫臣这么一说,帝锦瑟的脸色更加难看,正欲发作。

    “锦瑟,这里没你什么事,你继续去巡逻。”

    正说着,一团火焰出现了。

    帝释伽看到了皇甫臣,也很是吃惊。

    按照皇甫臣早前和帝释伽的约定,皇甫臣会保留身份,一直在天魔廷内当暗桩。

    自从万余年前,帝魔家族和皇甫宣伟合作后,两家就一直保持着暗中交往的关系。

    一直到了封天令出现,皇甫臣才再次出现在异域活动,甚至于,为了让皇甫臣进入天魔廷,帝魔家族也用了不少气力。

    帝释伽和皇甫臣一起进入了营帐。

    “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你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应该出现在帝魔家族。”

    帝释伽困惑道。

    以他对皇甫臣的了解,皇甫臣很是谨慎,绝不会做出这么失策的事情来。

    “别说了,也是晦气,我的身份被人识破了,对方还知道了多年前皇甫家族和帝魔家族一起开辟第二口天魔井的事。我不得不离开。”

    皇甫臣的脸色发青,很是不情愿承认了这一点。

    他身份被识破,又被困在天罚戈壁,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能来投奔帝魔家族。

    只不过他认为,凭借帝魔家族和皇甫家族的联军势力,还是有希望消灭叶凌月她们的。

    “是谁?血迟可没那个能耐,你说的那人,可是那个叫做帝莘的小子?”

    帝释伽不快道。

    皇甫臣身份被识破,意味着帝魔家族的把柄也被人逮住了。

    那人,无论是谁,都绝对留不得。

    “不是那小子,是那小子的双修伴侣,也就是早前我说过的玄阴之女,叶凌月。”

    皇甫臣一脸的挫败感。

    “什么?叶凌月?”

    帝释伽很是意外。

    他对叶凌月的印象,只是停留在貌美和帝莘的双修伴侣上,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聪明。

    “就是她,她去过第二口天魔井,还发现了一些破绽。最可恶的是,我还不能将她玄阴之女的身份公布出去,否则,她必定会将我们两家联手,捕捉一百名玄阴异魔女童的事抖出去。”

    皇甫臣愤愤不平道。

    “看来,锦瑟说得没错,那女人不简单。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如此一来,你不可能再进入天魔廷了。我们就没法子夺回九命焚天诀,你也知道,那魔功才能帮助我打破最后的一条帝魔命脉。”

    帝释伽沉吟道。

    他也没想到,会栽在叶凌月的手上。

    “事已至此,只能拼一拼。眼下还有个法子,趁着大伙都困在天罚戈壁的机会,想法子杀了叶凌月。用她的血,绘制太阴神印,镇压邪神,夺取封天令。”

    皇甫臣眼泛毒光,斩钉截铁地说道。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沉默。

    只要除去叶凌月,那他就还有机会返回天魔廷,重新夺回太宰之位。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