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0章 又见大地之母(月票加更)
    t而叶凌月看破两人的计谋的诱因,居然只是一瓶小小的玄阴之女的血。

    至于叶凌月是玄阴之女的身份,皇甫臣在叶凌月昏迷之后,就已经悄悄告诉了帝释伽。

    “帝释伽已经知道了?”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皇甫臣会如此嘴快。

    “想要杀我还来的及。”

    皇甫臣挑衅十足,瞪着叶凌月。

    他心底也是又恨又恼,想他皇甫宣伟,这辈子都还没这么狼狈过,被一个小女人这么算计。

    皇甫臣说完,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已经恢复了自如,原来是石化箓的作用已经解开了。

    “滚吧。”

    叶凌月收起了匕首。

    “你不杀我?”

    皇甫臣的难以置信道。

    在他说了这么多之后,叶凌月居然还要留他的性命?

    这女人,难道是脑子不好不成。

    “你我手中,各自有各自的把柄,谅你也不会将我是玄阴之女的事四处乱说。至于帝释伽知道不知道我是玄阴之女,并无多大的意义。”

    叶凌月耸耸肩。

    她和帝释伽,都是封天令的宿主。

    就算是没有玄阴之女的身份,光凭着她是封天令的原宿主,后者也恨不得杀他而后快。

    同样的,她也必须杀了帝释伽。

    横竖都是一个死,谁死谁活,不到最后不清楚。

    当然,她没必要和皇甫臣说那么清楚。

    至于叶凌月为啥要留下皇甫臣的命,只因叶凌月感觉到,皇甫臣此人就如帝莘说的那样,极不简单。

    他和帝释伽合作,未必就会对叶凌月或者说是天魔廷不利。

    早晚有一天,他和帝释伽会窝里反,对身在天魔廷的夜北溟而言,未必就是坏事。

    “放我走,你会后悔的。”

    皇甫臣迟疑着,可他心底还是松了口气,转身就欲离开。

    “忘了再问一句,你说我与你的一位故人相似,按故人又是谁?”

    在皇甫臣踏出营帐的一瞬,背后又幽幽传来了个声音。

    “大地之母。”

    许是身上的吐真天符还未彻底失效,皇甫臣在离开的最后一瞬,脱口而出。

    “大地之母?!”

    叶凌月听到了这个名字时,浑身不由一凛。

    她想要再问皇甫臣时,他早已不在了。

    皇甫臣也知道大地之母?

    这怎么可能,大地之母按理说,和皇甫臣根本不是同一个时期的人。

    尽管只是经后能够一瞥,可叶凌月可以断定,大地之母是玄阴族的创立人,她的存在至少也是太古时期的人,甚至可说是和**氏同期的人。

    皇甫臣说是先辈,叶凌月尚且可以理解。

    可皇甫臣却说其是故人……难道说……叶凌月心底的震惊程度可想而知。

    叶凌月此时已经有些后悔放走皇甫臣了。

    “女神,你和皇甫臣那小子说了什么。他怎么黑着脸,顾自离开了?”

    血迟一进来,就忍不住问道。

    “他去投靠帝魔家族了。”

    叶凌月随口答道。

    “投靠帝魔家族?女神,你不是在说梦话吧,他可是我们的盟军。”

    血迟满脸的惊吓。

    皇甫臣那小子,可是他费了大气力抢夺回来的。

    “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跟踪一番。”

    叶凌月耸耸肩。

    比起来,她这个所谓的神族可比血迟这个所谓的异魔,兴许是因为其继承了娘亲云笙的一部分的就为九尾天狐的血统的缘故,她可比血迟心机深得多了。

    血迟沉默了片刻,命人去调查。

    没多久,探子回报,皇甫臣带了一干手下,投奔帝魔家族去了。

    “岂有此理,皇甫臣那小子居然是奸细。”

    血迟知道后,神情很是难看。

    他早前还以为争取到皇甫臣沾沾自喜过,没想到,却是着了皇甫臣的道。

    “你应该庆幸,尽早发现了他的身份,否则待到他加入了天魔廷后,事情会更麻烦。”

    叶凌月淡淡说道。

    “可是皇甫臣离开后,我们就更没把握,镇压邪神了。”

    尉迟青、封子域和墨长空等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也很是惊讶。

    可三人更担心的却是皇甫臣走后,邪神的问题。

    皇甫臣早前只是用残缺的太阴神印镇压了邪神,邪神不日很可能会破阵而出。

    他们早前还想与皇甫臣商量解决之法,如今皇甫臣一走,那解决之法,只能是靠他们自己想了。

    众人此时都是毫无头绪。

    “诸位先不用太过担心,神族大军已经在天罚戈壁外,相信不日会有所行动。我们姑且可以赌一赌,到底是神族大军先攻入天罚戈壁,还是邪神先破阵而出。”

    帝莘见众人愁眉不展,安抚众人的情绪。

    血迟在内的一干异魔听了,都是沉默不语。

    身为异魔,却要求助于神族,这显然不是他们愿意接受的。

    可事已至此,众人也没有其他法子。

    众人散去之后,帝莘拉住了叶凌月。

    “洗妇儿,你与皇甫臣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拦下皇甫臣,也只是一时兴起。

    她将自己和皇甫臣所说的那番话,告诉了帝莘。

    帝莘听罢,却是苦笑不已。

    叶凌月努努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不赞同我的做法,所以就来了个先斩后奏。”

    她也知,帝莘最不想泄露的就是她玄阴之女的事。

    帝莘的出发点显然是好的,只是叶凌月在那样的情况下,也是别无选择。

    “你错了,这一次,我不反对你的做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反正因为封天令的事,帝魔家族早晚会与我们交恶。我有种预感,我与帝释伽之间,也大有渊源。”

    帝莘说着,揉了揉叶凌月的额发。

    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性动作。

    叶凌月一怔。

    “帝莘……你是说你和帝魔家族……”

    帝莘点了点头。

    他身上的帝魔血脉苏醒的越多,他就愈发感受到他的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蠢蠢欲动。

    这股力量,在见到帝释伽后,尤其明显。

    帝莘知道,他的身世,早晚会被揭开。

    “若是你和帝释伽之间有紧密的血缘关系,你会不会……”

    叶凌月神情复杂。

    “不会。”

    帝莘想也不想,断然否决了叶凌月脑中刚生出来的念头。

    ~大家今天好给力,可爱的月票好多,月票加更送上~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