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9章 反将一军
    t常人兴许闻不出血液的区别,可是身为医佛之女,又拥有九洲鼎,叶凌月已经是一名地道的医者了。

    所以她可以断定,两批血之间,是相通的。

    第二口天魔井已经是一万多年前的事了,它使用的血怎么会和皇甫臣用的血一样?

    那就只能说明,皇甫臣用的玄阴之女的血,是皇甫宣伟时期留下的。

    叶凌月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一名披着斗篷的祭司,以及那些巫者,其中那名祭司,必定就是皇甫宣伟。

    至于叶凌月是怎么判断皇甫宣伟用的是异魔家族的玄阴之女的血,那是因为叶凌月从那些女童的服饰上辨认出来的,以及那些女童看长相,并不是神族,而是异魔。

    至于皇甫宣伟和异魔家族合作的事,也必定是隐瞒着天魔廷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天魔廷不知情的情况下,帝魔家族的人会先行知道第二口天魔井的存在。

    用异魔的血来绘制神印,能开辟第二口天魔井却故意将其封印,皇甫宣伟残害同族的事,一旦传出去,皇甫宣伟在异域的名声,以及皇甫家族将无法在异域再立足。

    “你胡说!先祖没有做过这种事。你含血喷人。”

    皇甫臣矢口否认,可他的眼神却不断闪烁。

    叶凌月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如重锤般,击在了皇甫臣的心上。

    他心里很清楚,叶凌月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一个本该伴随着所有涉事人都已经死去,必须被尘封的事实。

    第二口天魔井的存在,正如叶凌月所说,是皇甫宣伟为了破解第一口天魔井上的太阴神印,故意为之,又故意封闭的。

    之所以皇甫宣伟当时没有和天魔廷合作,而是找帝魔家族帮忙,也是因为在第一口天魔井失败之后,皇甫宣伟重伤,回到天魔廷。

    天魔廷的一干长老和殿主都不再信任皇甫宣伟,甚至于开始排挤他,将其强行从太宰之位上赶了下来。

    皇甫宣伟一怒之下,离开了天魔廷。

    他领悟了数载,终于发现了一些太阴神印的端倪,可当他提出领兵进入神界,开辟第二口天魔井时,却手下没有足够的兵力。

    他不愿意再求助于天魔廷,索性就找了当时在异域也是一大势力的帝魔家族合作。

    当时帝魔家族的族长深谋远虑,就答应了皇甫宣伟的提议,派手下的一干巫者,协同皇甫宣伟一起选址,打造第二口天魔井。

    当时的皇甫宣伟暗中捕捉了一批玄阴女童,一起进入了神界。

    至于之后的事,就如叶凌月所料的那样的,皇甫宣伟在最后关头,还是没能窥破太阴神印的秘密。

    神界也及时发现了这口天魔井,在其上方建立了一座兵王城。

    至于皇甫宣伟和帝魔家族后来又是如何决裂的,就不是叶凌月所能调查清楚的了。

    这些事实,都记载在了帝魔家族和皇甫家族最隐秘的典故里,只有作为家族最核心的成员,就是少族长族长级别的存在,才能得知这一部分的内容。

    皇甫臣怎么也不相信,叶凌月会真的知道这些事。

    “空口无凭,你说的一切,我都可以否认,你是神族,你以为有几个异魔会相信你的话?”

    皇甫臣在一番慌乱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知道当年的事的人,俱已经离世,没有人证,一切都是枉然。

    “我的确没有人证,但是做过就是做过,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当年参与的人已经死光,但是当年皇甫宣伟抓过一百名玄阴之女。由于玄阴之血的特殊性,那些女童只能出自大家族。她们齐齐失踪,在当时必定很是轰动。只要一调查,必定能找出对应的人。一百名女童,和皇甫宣伟同一时期失踪,你真以为,皇甫家族和帝魔家族可以隐瞒一切真相?”

    叶凌月反问道。

    皇甫臣顿时哑口无言。

    确实,当初那些女童的失踪,对于各大家族而言,都不是小事。

    毕竟因为玄阴之女的体质的特殊性,她们大多在很小的年龄时,就已经展露出了很强的修炼天赋。

    那些异魔女童,大多是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

    她们一起失踪,在当时的异域,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暴。

    可是谁都没有把这件事,和口碑在异域颇佳的皇甫宣伟联系在一起。

    叶凌月若是将事情捅出来,那一切都完了。

    “叶凌月,你若是敢胡说八道,皇甫家族和帝魔家族都不会放过你。”

    皇甫臣终于憋不住了,他铁青着脸。

    “原来,皇甫家族和帝魔家族的关系如此良好。所以早前你所说的什么条件,不过是和帝魔家族唱得一出苦肉计罢了,只是想引诱天魔廷重新重用皇甫家族?啧啧,不知血迟那火爆脾气,在知道了真相后,会不会把你捅成那马蜂窝。”

    叶凌月说着,在皇甫臣的身前比划了下。

    皇甫臣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他真是越说越错,却是把皇甫家族和帝魔家族的关系也给说了出来。

    他这才知道,自己今日是彻底落入叶凌月的圈套里。

    “叶凌月,你到底想怎么样?”

    皇甫臣也知自己说多错多,可他服用了叶凌月的吐真天符,说的话,根本是口不对心。

    “很简单,立刻滚,还有,不许向任何人泄露我拥有玄阴之血的事。”

    叶凌月冷笑道。

    手中的匕首,又往前送了几分。

    皇甫臣皱了皱眉头。

    “你以为,你赶走了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不瞒你说,帝魔家族的人,已经知道你是玄阴之女了。”

    皇甫臣的确和帝魔家族是合作关系。

    早在万余年前,皇甫宣伟和帝魔家族合作时,两家就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种良好的合作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

    帝释伽早前所做的一切,说白了都是障眼法,是让皇甫臣再度混入天魔廷的伎俩。

    这也是为什么,帝释伽在奚九夜失败后,没有真正怪罪奚九夜的原因。

    只是无论是帝释伽,还是皇甫臣都没想到,他们的计谋会被一个小小的神族女子看破。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