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8章 异魔丑闻
    t叶凌月的话音才落,皇甫臣的脚底下,两只腿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的左右双脚,迅速化成了石块,整个人站在那一动不动。

    “叶凌月,你好生卑鄙。你就不怕我喊人?”

    皇甫臣气得浑身发抖,可脚依旧是一动不动。

    “皇甫少族长又何必动怒,我对你并无恶意,只是打算问你几个问题罢了。你若是喊人。岂不是告诉整个异魔军团,你连我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对你将来想要成为天魔廷的太宰,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何况,你觉得,是你喊得快,还是我的匕首快?”

    叶凌月说着,皇甫臣就觉得身前一凉。

    其身前,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你怎么知道……”

    皇甫臣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他加入天魔廷,用意是太宰之位,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叶凌月能够看出来。

    “皇甫宣伟的后裔,怎么会屈居人下。你对我爹爹一定很不满,所以才会三番五次针对他。不过,让我猜一猜,你对我的厌恶,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夜北溟的女儿。”

    叶凌月冷笑道。

    叶凌月看出皇甫臣的用意,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尽管皇甫臣小心隐藏过,可他对叶凌月的言语以及态度,泄露了不少秘密。

    叶凌月虽不敢说人见人爱,但至少她对这张爹妈给饭吃的脸,还是很有信心的。

    皇甫臣要么是喜欢男人,要么就是另有所图,否则不可能一直针对她。

    “呵呵,不愧是夜北溟的女儿,也不愧是玄阴之女,果然比一般人敏锐的多。怎么,你打算为你爹爹成为太宰扫清道路?”

    皇甫臣眼看已经被叶凌月识破,索性就大方承认了。

    皇甫家族已经蛰伏了多年,皇甫臣也是有野心之人,只是早年,因为皇甫宣伟的遗讯,他一直没能在异域扬名立万。

    可如今封天令现世,皇甫伟又窥破了太阴神印的绘制之法,他才借机崛起。

    早前天魔廷,刚巧有一名殿主陨落,需要重新选拔一名殿主。

    皇甫臣本意就是想借着这次机会,重返天魔廷,夺回当年皇甫宣伟失落的至高权力。

    可没想到,天魔廷在这时候,却出现了一个夜北溟。

    夜北溟虽然加入天魔廷没多久,却以雷霆之势,迅速在天魔廷建立了威望,如今天魔廷上下,都认定了夜北溟是空缺的太宰之位的最佳继承人。

    这样一来,皇甫臣的计划就落空了。

    他对夜北溟如何能不恨。

    “我爹爹办事,从不需要人帮忙。他要成为太宰,他必定就会成为太宰。”

    叶凌月冷笑道。

    虽不知爹爹加入天魔廷的真正用意为何,可叶凌月从不觉得,爹爹会需要她的帮忙。

    “既是如此,你抓我做什么?你是怕自己是玄阴之女的事泄露出去?”

    皇甫臣试着运气,发现他的身子还是一动不能动。

    他这一次,也委实是大意了些,没有意识到,叶凌月符师的技艺居然会如此厉害。

    “你有何证据证明我就是玄阴之女?难道你打算,把我和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童一样,抽血当做药引,信不信,你真要敢那么做,你根本无法活着离开天罚戈壁。”

    叶凌月莞尔一笑。

    皇甫臣一时语塞。

    他当然知道,叶凌月这话绝不是开玩笑。

    姑且不论有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玄阴之血,本就很难证明。

    叶凌月身边有帝莘,还有对她言听计从的血迟、封子域等人,这些人,任何一个都不好对付。

    这也是为什么,皇甫臣在没有确凿证据前,不敢揭发叶凌月的缘故。

    可皇甫臣想了想,又笑道。

    “叶凌月,你也不要太得意,你真以为,血迟那小子对你会痴迷到,对我动手的地步。你别忘了,我始终是皇甫宣伟的后人,整个天魔廷,包括那几个老家伙,都认定了我是第一任太宰的后人。不仅如此,只要你碰我一根汗毛,整个异域都不会放过你们。”

    皇甫宣伟,在整个异域的声望还是很高的,毕竟能在神界开辟两口天魔井的,迄今只有皇甫宣伟一人。

    哪怕他已经陨落多年。

    “第一任太宰很了不起?两口天魔井很厉害?那是因为因为异域的异魔们不知道真正的皇甫宣伟做过什么。”

    叶凌月把玩着手中的那把匕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需亵渎我的先祖。”

    皇甫臣面色很是难看。

    “亵渎?你怎么不说,第二口天魔井是怎么建立的?第二口天魔井被开辟出来时,异魔已经可以攻击神界。但是皇甫宣伟为了破解太阴神印的秘密,利用了天魔廷的资源开辟了第二口天魔井后,没有告知天魔廷第二口天魔井的存在,而是将其告诉了帝魔家族。他伙同帝魔家族的巫,一起找了百名大家族的异魔女童,用她们的血绘制了不完整太阴神印,亲手封闭第二口天魔井。只可惜,即便是如此,他依旧没法子破除第一口天魔井上的太阴神印,因此郁郁而终。不知我的猜测对不对?”

    叶凌月慢条斯理地说道。

    叶凌月每说一句,皇甫臣的脸色,就要难看一分。

    他嘴唇不由发颤。

    “叶凌月,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在污蔑我的太祖。”

    “污蔑?皇甫臣,你心底很清楚,我说的是不是真相。毕竟那一切,都是我在第二口天魔井里看到的。”

    叶凌月淡淡说道。

    上一次,她在进入第二口天魔井时,就看到了奇怪的幻象。

    当时,那些幻象让其很是不舒服。

    她也一直弄不清楚,那些幻象到底是什么。

    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天道轮回,叶凌月在时隔数月后,再在天罚深渊附近,亲眼目睹了皇甫宣伟用玄阴之血来绘制太阴神印。

    那些让叶凌月一度陷入昏厥的血,竟和当初叶凌月在第二口天魔井里时,闻到的那些玄阴之女的血一模一样。

    叶凌月由此断定,皇甫臣用的玄阴之血,和当初绘制第二口天魔井上的神印,用的是同一批血。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