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7章 给点颜色看看
    t帝莘面有不悦之色。

    “皇甫臣可能看出了你拥有玄阴神印的事,那血迟也是,我已经说过,你需要静养,暂时不见客。”

    血迟那厮就像是无头苍蝇,帝莘恨不得扇死他。

    叶凌月却是比了个手势。

    “我越是拒绝,对方越是怀疑,还不如来个开门见山。”

    叶凌月说罢,冲着外面说道。

    “进来吧。”

    营帐外,血迟等人见营帐里迟迟没有声音,以为叶凌月还在昏迷中。

    血迟一脸的忧心,皇甫臣却是若有所思着。

    正如叶凌月猜测的那样,皇甫臣的确怀疑过叶凌月的身份,只是还没有肯定,叶凌月是不是就是玄阴之女。

    他和血迟前来探病,也是想暗中窥探一番。

    只可惜,帝莘那小子很是警惕,让皇甫臣连见叶凌月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了叶凌月的声音后,血迟和尉迟青松了口气。

    皇甫臣却是微微挑了挑眉,他以为,自己使用了玄阴之血,叶凌月若是真的是玄阴之女,必定对其很是厌恶,没想到,她的态度还算是不错。

    难道说,她并非是真正的玄阴之女,可她的相貌……

    皇甫臣思忖着,和血迟等人一起走了进去。

    “女神,好在你没事,否则我绝对不放过皇甫那家伙。他居然直接在你面前用人血绘制阵法。话说女神,原来你怕血啊?”

    血迟见了叶凌月平安无事,很是高兴,口没遮拦了起来。

    叶凌月面色尴尬,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是。

    “叶帅没事就好,太阴神印的绘制过程的确有些血腥,这一次,是在下唐突了。”

    皇甫臣接嘴道。

    “让几位见笑了。我平日并不惧血,可能是由于煞气的缘故,加之这几日没有好好休息,所以才会一时昏厥。不过,我这次昏厥,也算是因祸得福,竟是用神念意外和外界取得了联系。”

    叶凌月笑了笑。

    “联系?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血迟等人一听,登时来了精神。

    他们已经和外界失联很久了。

    “不知叶帅是怎么和外界取得联系的?”

    皇甫臣一脸的好奇。

    “我懂得一种入梦之法,可以进入人的梦境。昏迷之际,我恰好进入了神界火炎神帝的梦境,恰好得知,火炎神帝已经带兵五万,亲临天战战场。”

    叶凌月的双胞弟弟夜凌光就精通这门技艺。

    叶凌月说是精通,显然是在胡扯,可好在血迟、皇甫臣等人都不知情。

    得知神界四大神帝之一的火炎神帝竟然亲临天战战场,血迟等人都很是意外。

    撇开被困天罚战场这一点,异魔和神族还处于交战状态。

    姑且不论火炎神帝的战力如何,可他亲临战场,对于异魔势力而言,绝对不算是一个好消息。

    果然,叶凌月一说完,血迟等人都是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入梦之法极其神秘,想不到叶帅竟懂得此道,当真是神界之福。只是不知道,四大神帝之一的火炎神帝遇上了昔日部下,不知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皇甫臣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古怪。

    “皇甫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帝莘声音一厉,一步蹿前,抓住了皇甫臣的衣襟。

    皇甫臣个头不矮,可在身形高大的帝莘面前,帝莘却是一抓一个准,将其脖颈勒住。

    皇甫臣的话已经是很明显了。

    他在讽刺火炎神帝就算是亲临,也是自相残杀,面对的敌军赫然是昔日的老部下夜北溟带领的。

    叶凌月如此聪慧,又怎会听不出其字里行间的意思。

    不等叶凌月发作,帝莘却是先发制人了。

    “帝莘,你这是做什么?大家现在都在一条船上。”

    血迟等人忙上前阻拦。

    “皇甫大人,叶某想和你单独聊一聊。”

    叶凌月冲着帝莘摇了摇头。

    帝莘虽有些犹豫,还是将皇甫臣放下了,退了出去。

    血迟等人虽很是好奇,可也不好意思留下来。

    很快,营帐内就只剩了叶凌月和皇甫臣两人。

    “不知叶帅想要与在下聊什么?”

    皇甫臣抚平了皱巴巴的衣襟,一脸的淡然。

    “皇甫大人先喝茶。”

    叶凌月也一脸的平静,斟了一杯茶,放在了皇甫臣面前。

    皇甫臣却是警觉着,不敢接过叶凌月的茶。

    叶凌月可不是普通人,她继承了娘亲云笙的医术,脾气又像是其父,亦正亦邪,谁知道,她会在水里放些什么。

    “怎么,皇甫大人怕我在茶水里下毒?”

    叶凌月挑挑眉。

    皇甫臣听罢,冷哼了一声,将那茶水一饮而尽。

    “谅你也不敢。”

    这茶水很是甘甜,皇甫臣一口饮下去后,只觉得满口生津。

    和神族一样,皇甫臣在天罚戈壁里已经被困了多日,大伙的日常用水都已经耗费一空。

    如今整个神军和异魔军团用的水,都是戈壁地下的水,苦涩难咽。

    叶凌月这水,却是难得的好喝,却是鸿蒙天里彩虹河里的水。

    皇甫臣不由多喝了几口。

    “皇甫大人为何讨厌我?”

    看皇甫臣喝了几口水后,叶凌月忽开口问道。

    皇甫臣一怔,下意识就想掩饰。

    哪知他口一张,口不对心,却是迸出了一句话。

    “你长得像我厌恶的一个故人。”

    话一出口,皇甫臣的脸色变了变。

    他瞪圆了眼,鼻孔因为生气,一张一扩着。

    “叶凌月,你给我喝了什么?”

    他居然一开口,就说出了真话来。

    他早就留意过,方才喝的水中,并无毒,这才一口饮了下去。

    “有一种符箓,叫做吐真符,是天符中的一种。你的茶水里,我没有投毒,但是却加了一张吐真天符。”

    她叶凌月的茶,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你使诈。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

    皇甫臣气得不轻,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站住。”

    叶凌月才一说完,皇甫臣的脚步就是一顿,人就跟被施展了定身符一样,牢牢站在了原地。

    “我忘记告诉你了,那一张吐真天符中,还融合了一张石化箓,时效半个时辰。”

    叶凌月摊了摊手。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