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6章 他和她的想法
    t关心则乱,帝莘对于叶凌月就是如此。

    尽管他也知道,叶凌月不会真的有事。

    他与叶凌月几经生死,对于彼此都很是信任。

    “帝莘,我昨晚去了太虚墓境。”

    叶凌月从帝莘的眼中,看到了化不开的情谊。

    叶凌月将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了帝莘。

    帝莘听罢,眼眸沉了沉。

    尤其是,他听说了紫堂宿的真身紫叶菩提倒塌后,紫堂宿以身为树,镇守在太阴神印上。

    可紫叶菩提树倒塌了,那意味着,紫堂宿……

    紫堂宿当然不会死。

    帝莘从叶凌月的眼底看成了悲伤,他实在不忍心泼自家洗妇儿冷水。

    谁死,紫堂宿都不可能死。

    帝莘曾经和紫堂宿交过手,紫堂宿那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分明就是隐藏过的。

    在帝莘看来,紫堂宿的实力,即便是放在神界也是屈指可数的,甚至是不下于四大神帝。

    对于其真正的身份,帝莘也一直很好奇。

    紫堂宿这一次离开,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关于紫堂宿的事,帝莘没有多说。

    帝莘和叶凌月之间,一直有两个人,一个就是紫堂宿,还有一个就是奚九夜。

    如今在帝莘看来,奚九夜早已是不足为惧。

    奚九夜做的事,一直是将叶凌月越推越远,两人之间早已有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可紫堂宿不同,紫堂宿为叶凌月做过的事,甚至不必帝莘少。

    前一世,两人一起为叶凌月凑齐了三魂六魄,帝莘为叶凌月痴守轮回盘四百九十七年,紫堂宿为她坐镇孤月海数百年。

    帝莘为叶凌月舍弃神印,紫堂宿以身化树,还来了个默默无闻,这让帝莘有种占人便宜的错觉。

    当然,这种错觉,帝莘抵死也不会告诉叶凌月。

    沉默是一种爱的方式。

    明目张胆也是一种方式。

    他紫堂宿选择了前者,帝莘偏就是第二种。

    事实证明,对于洗妇儿,第二种更有效。

    “这么说来,人界和妖界如今也是一片混乱,只可惜,我们暂时没法子离开天罚戈壁。”

    帝莘沉吟道。

    帝莘担心的是赤烨和舞悦夫妇,人界陷入了一片混乱,必定是因为秦小川的缘故。

    若是人界彻底沦陷,那下一步,必定就是妖界。

    毕竟妖界是前往神界的最后的跳板。

    “其实帝莘,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并非完全没有法子离开天罚禁制。”

    叶凌月沉吟道。

    “洗妇儿,你休要再说……”

    帝莘眉头紧锁,他已经猜到了叶凌月接下来要说的话。

    早在帝莘听叶凌月说,她的精神存在游离到了太虚墓境,帝莘就知道,她必定会说太阴神印的事。

    “帝莘,你先听我说完,其实我的血可以镇压邪神。早前皇甫臣用不纯净的玄阴之女的血,可以暂时镇压邪神。他甚至还不懂得完整的太阴神印的绘制之法。”

    早前皇甫臣说太阴神印的事时,叶凌月就已经生了个心眼。

    可那时,她也还在犹豫。

    毕竟玄阴之血的事,她还不打算泄露出去。

    她也不知道,太阴神印的具体绘制之法,可洪明月说出了太阴神印的绘制方法。

    叶凌月在洪明月的话语中,意外发现,太阴神印的绘制之法,其实并不难。

    它是结合了一部分的梵文,其中一些甚至是小品和大品般若经里的文字,叶凌月掌握起来,比烈红衣之流要更加便捷。

    加之太虚墓境一行,叶凌月也知道,如今形势不同了,人界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中,若是再不离开天罚禁制,叶凌月难想象,人界的那些亲人会如何……

    她必须尽快出去,否则娘亲、蓝彩儿她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绝不会原谅自己。

    “不可。洗妇儿,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可知道,万一泄露了你拥有玄阴神印的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帝莘不赞成叶凌月的做法,他面色极其凝重,双手紧握着叶凌月的肩膀。

    “帝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凌月纳闷道。

    帝莘鲜少这般严肃的说事情。

    “异魔要入侵神界,他们必须打破天魔井,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秦小川包括异魔在内的一干人等,包括血迟等人,一旦离开天罚禁制,第一时间,会屠杀拥有玄阴之血的女子。另一方面,神界为了防止异魔入侵神界,也一定会寻找拥有玄阴之血的女子,用她们的血,绘制太阴神印。”

    帝莘听了叶凌月的话之后,知道四方神尊等人,暂时没打算泄露叶凌月拥有玄阴之血的事。

    可为了神界的安宁,四方神尊指不准已经开始寻找玄阴之女,类似于洪明月这样的玄阴之女来替代叶凌月。

    看不是所有人都是紫堂宿,当意识到,那些人的玄阴之血,无法替代叶凌月的血时,她们最终的矛头必定会指向叶凌月。

    “你的意思是说,我将会成为众矢之的?我不信。”

    叶凌月倏然睁大了眼。

    帝莘口中所说的那些人,一个个要致她于死地的人,都是她曾经的朋友们,他们真的会那么做?

    “洗妇儿,无论你信或者不信,人性贪婪,我比你更懂得他们的**。”

    帝莘也知道,告诉叶凌月这些事,她必定会很难受。

    尽管叶凌月很是聪慧,两世为人,让她比一般人懂得更多。

    可她终归是涉世未深,经历过背叛的帝莘,不忍心见她再遭遇一次背叛。

    为了不让她受伤,他宁可屠尽天下。

    “但若是不用玄阴之血,我们没法子离开天罚戈壁。”

    叶凌月对于帝莘的话,也是将信将疑。

    “事情没到最后的地步,我们都不可以轻言放弃。别忘了,火炎神帝御驾亲征,他是四大神帝之一,也许他会想到其他法子。”

    帝莘也只能寄希望于火炎神帝。

    帝莘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叶凌月。

    叶凌月只能是答应再静观其变一阵子。

    两人正说着,就听到外面有人求见,听声音,正是血迟、尉迟青、还有皇甫臣等人。

    早前因为叶凌月昏迷的事,血迟已经来探望过好几回了,都被帝莘拒绝在外。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