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4章 最后的嘱咐
    t叶凌月对洪府的仇恨,早在洪府覆灭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甚至于,她和洪明月之间,原本没有化不开的仇怨。

    相反,洪明月还一直沉浸在那仇恨之中,难以自拔,多行不义必自毙。

    “咎由自取?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咎由自取?”

    洪明月的命魂犹如烛火般,晃了一晃。

    她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咎由自取?

    “你说我做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的缘故?我,洪明月做的一切都是……”

    洪明月的命魂,发出了一声厉喝。

    “不可能,一切都怪你,叶凌月,你出来,你不要藏头露尾,我要与你一决高下。”

    就在洪明月陷入仇恨难以自拔时。

    叶凌月口中一声吟唱,却见一声佛吟。

    一声声大品般若心经的吟唱声,在太虚墓境里响起。

    那佛吟,声声动人,字字诛心,仿佛每一个字,都落在了洪明月的心底。

    一声心经,一声触动。

    洪明月只觉得脑中,自己生平的种种,就如倒带般,浮光掠影般划过。

    从小时,家中视若珍宝,到天之骄女,再到她为仇恨蒙蔽了双眼,堕落修炼了合欢功……脑中,出现了襁褓中的奚星落。

    孩子无辜的眼,盯着她,他口中吐着泡泡,呀呀着,将软乎乎的小手,伸向了她……

    “不——”

    洪明月的眼中,泪水滂沱如雨下。

    她到底做了什么,她本该是天上明月,却成了最污秽不堪的污泥。

    清者自清,让她真正坠落的,一直都是她心底的魔障,而非是叶凌月。

    “我的孩子……我错了。”

    大品般若经的佛力,终于将洪明月心底的那顽固不化的仇恨,洗刷干净了。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洪明月的命魂跪在了太阴神印中,眼底只有无尽的悔恨。

    伴随着心灵上的洗涤,洪明月的命魂也被洗刷干净了。

    她的周身,黑气散去,余下了一片柔和的光芒,恍若月光。

    此时的洪明月,再无了昔日的嚣张跋扈,她竖着双丫鬓,一袭白衣。

    这一身装扮,正是当年,她离开夏都,前往修炼时的模样,那一年,她只有十二,当真是姣姣如月华的年龄。

    洪明月看向了太虚墓境的东面,尽管依旧看不到叶凌月,可早前的大品般若心经,正是从那一边传过来的。

    “叶凌月,其实我十二岁时,就已经从我奶娘口中得知,我还有一个姐姐。那时候,我并不讨厌你,我甚至很高兴,我还有一个姐姐。”

    洪明月冲着叶凌月的方向,微微颔首。

    叶凌月听得微微一怔。

    洪明月早就知道了她的存在。

    “我虽是洪府的人,却不喜洪府。这话说出去,怕是没人相信的。我甚至有些羡慕你,至少,你不用拘泥于俗世的盛名累赘。你刚出现时,我对你是不屑的,越是如此,我越是不能接受,样样不如你。直到你成了紫堂宿的徒弟,我最的心态彻底扭曲了。”

    谁知道,少女时的洪明月,虽是被认为是天才,却极其不合群。

    她不喜两位姐姐和哥哥,也不喜爹娘在官场上的委以虚蛇,她离开洪府,到了三生谷,一心只想修炼。

    可残酷的现实,却让她被迫卷入了洪府乃至大夏的争权夺利中。

    最终,她因亲情和爱情所缚,最终沦为了**漩涡的牺牲品。

    这一点,洪明月直到这一刻,才彻底明白了,只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洪明月叨叨絮絮,说了不少。

    她的眼中,也有过悔恨和憧憬。

    “一切都已经过去。我既愿意为你超度,与你也是冰释前嫌。”

    叶凌月对洪明月,本说不上多少同情。

    可考虑到,洪明月是代替自己死的,两人同样身怀太阴之血,洪明月被紫堂宿杀死,叶凌月对其多少有点愧疚。

    “多谢,也是多亏了你,我才能够放下一切。比起洪府的其他人,我已经幸运太多了。”

    十二岁的洪明月的脸上,虽是稚嫩,却多了几分解脱之意。

    洪府的那些人,只怕生生世世都会陷入苦难之中,即便是再投胎转世,也不过是畜生道罢了。

    “只要你能不在怪罪师父紫,我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在叶凌月的心目中,师父紫就如其菩提真神,明镜本该无尘,洪明月的死,对紫堂宿而言,却是一桩罪孽,叶凌月不想让师父紫背上负罪之名。

    “你真是幸福,那三个男人,当真是爱你如生命。”

    洪明月唏嘘一声。

    “?”

    叶凌月眼神一闪。

    “帝莘、紫堂宿还有奚九夜。前两者还好说,至于奚九夜,怕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你用情有多深。”

    洪明月感慨道。

    她委身于奚九夜,只是为了保命。

    在奚九夜神兵的那些日子,奚九夜鲜少到她宫里来,偶尔的几次,他来看她,却是盯着她发愣。

    他的眼神和心,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洪明月,我已帮你超度。过去的人和事,对你而言,都是累赘,你还是早入轮回吧。”

    叶凌月蹙眉,她对奚九夜,实在没有多少好感。

    “我此生的爱恨情仇,都已经放下。本该无憾才对。但我心底依旧还有一个心结。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你可否帮我照看他……”

    洪明月刚说完,就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叶凌月肯帮她超度,已经是天大的肚量了,她再提照看孩子,岂非是强人所难?

    连洪明月自己,都不禁为了自己的这个非分要求感到无语。

    洪明月深吸了一口,像是做下了极其重大的决定,冲着叶凌月盈盈一拜,留下了自己最后的请求。

    “也罢,我也不为难你。叶凌月,我那孩子,也是苦命之人。从其出生后,就被兰楚楚抱走了。你也知道,兰楚楚是怎样的货色。我听说她疯了,那女人疯了也好,否则只会荼毒我的孩子。我不求其他,只求一事,若是将来……那孩子是好人,你什么都不用做。若是那孩子十恶不赦,请把我……杀了他。”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