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3章 双月之争
    t洪明月对紫堂宿的心思,叶凌月早在孤月海时,就已经初见端倪。

    但是那时的叶凌月没想到,洪明月会用情如此之深,也不知道,洪明月也是玄阴之血。

    难道说,杀了洪明月,用她的血修复太阴神印的,会是紫堂宿?

    叶凌月很难想象,看上去与世无争的师父紫,会杀了洪明月。

    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你说的那人到底是谁?”

    四方神尊不知不觉,已经落入了洪明月的圈套。

    烈红衣和关千秋,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洪明月,毕竟洪明月接下来说出的那番话,会改变人、妖甚至是神界的格局。

    “那人说来,你们也都认识,就是你们口中,那个为神界创下了汗马功劳的叶凌月。其实你们应该早就猜出来了,她和我同父异母,我是玄阴之血,她自然也是玄阴之血。”

    洪明月咯咯笑道。

    “凌月丫头是玄阴之血,这……”

    四方神尊面上有喜转忧,她怎么也没想到,叶凌月居然也是玄阴之女。

    在神界的高层,也流传过一些关于玄阴之女的传说,据说与玄阴之女双修,可以极快修炼速度。

    但是那样的玄阴之女,一直只是传说罢了,神界并无真正出现过那样的神族。

    “四方神尊,此女的话,也只是片面之词,我们以为,不能尽信。”

    烈红衣提醒道。

    烈红衣是女人,她一早就看出洪明月对叶凌月有很强的敌意。

    没准什么玄阴之女的事,全都是洪明月编造出来,针对叶凌月的。

    “关老,你怎么看?我记得,你曾经也收过凌月丫头为徒?你可知她是玄阴之女?”

    四方神尊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向沉默不语的关千秋。

    关千秋眉头紧锁,看了眼烈红衣,再看了眼四方神尊。

    半晌,他才点了点头。

    “不瞒神尊,其实,老夫早起那就已经知道,凌月丫头是玄阴之女,她的眉心,有一枚玄阴神印。”

    若非是关系到三界的安危,关千秋也不想此事坦白出来,可事关三界,他也不好再隐瞒。

    “凌月的神印,不是太虚神印嘛,怎么又变成了玄阴神印,老头子,你可别是糊涂了。”

    烈红衣不满道。

    “凌月是极其罕见的双生神印。太虚神印乃是阳印,玄阴神印乃是阴印。老夫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她的太阴神印的觉醒,是用了九重玉净柳,也是老夫提议其用玉净柳觉醒的。”

    关千秋见隐瞒不过去了,只得是全盘托了出来。

    其实关千秋在洪明月说明叶凌月的血统时,也暗暗思忖了一番。

    他早该猜测出叶凌月的玄阴之血不同寻常,毕竟能让九重玉净柳觉醒的,必定不是普通的玄阴血。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已经将太阴神印的修复之法,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也应该履行承诺,让我重生了吧?”

    洪明月问道。

    四方神尊听罢,一直没有发话。

    直到洪明月催促了几句,四方神尊才缓缓抬起了头来。

    “不错,你的确提供了很有用的消息。本座也遵守承诺,送你一程,助你早入轮回。”

    四方神尊这么一说,洪明月神情一变。

    聪明如她,已经意识到四方神尊的话有些不对头了。

    “慢着……你想要干什么?你是神界神尊,怎能言而无信!”

    洪明月花容失色。

    “关于太阴神印的事,本座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不过是一缕孤魂,性贪婪且薄良,如此脾性,即便是重生,也必定为害一方。本座岂能留你性命。”

    四方神尊阅人无数,在其看到洪明月第一眼时,就觉其心术不正,其话语间,五分真五分假。

    其对叶凌月的妒恨之情,太过明显。

    叶凌月虽然隐瞒了玄阴之血的事,可她终归是云笙和夜北溟的女儿。

    两人在神界多年,四方神尊作为其上级,对两人一直很是关爱。

    对叶凌月也是爱屋及乌,云笙和夜北溟不在了,四方神尊自也不会让有心之人中伤叶凌月。

    死人永远不会泄露秘密。

    说着,四方神尊手掌一扬,却见其手中,一股四象神力凝聚。

    四方神尊乃是神界,极其罕见的金水火土神力的持有者,那一股神力一经释放,登时石破惊天犹如一记响雷,滚滚落在了洪明月的命魂上。

    四象之力,化为了火炎,化为了冰川,化为了金箭,化为了土裂,洪明月的命魂被四象之力吞噬。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你们这些神族,全都是言而无信之辈。”

    洪明月没想到,堂堂神尊,会欺骗自己。

    她的命魂早已脆弱不堪,在四象之力的作用下,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天就要亮了,我们先行离开。”

    四方神尊看了眼太阴神印宗的那一缕残魂,眼神冰冷。

    烈红衣和关千秋尾随在四方神尊之后,离开了太虚墓境里。

    “你们都会有报应的,你们这些卑鄙的神族。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娘没用,没能保护你。奚九夜……你个薄情寡义之辈,紫堂宿……为何你的眼中,一直只有叶凌月。她到底哪里比我好……”

    洪明月的声音,气若游丝,她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恐惧。

    她知道,当她的命魂也溃散开后,那一切都完了。

    “洪明月,到了今时今日,你还是执迷不悟。”

    就在洪明月最绝望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让洪明月恍遭雷击。

    “叶凌月!是你!”

    洪明月如同被踩总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了。

    “方才说的一切,你都听到了?有本事你就出来,鬼鬼祟祟的像什么样?”

    洪明月茫然四顾,可是除了阴森的墓境凉风,她什么都没看见。

    可她的的确确听到了叶凌月的声音。

    “我一直在。你想要害我,结果却作茧自缚,洪明月,你今日遭受的一切,全都是咎由自取。若是你肯好好修炼,你的修为又怎么会下于我。天地之大,又怎会容不下叶家双月。”

    叶凌月叹了一声。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