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1章 执念
    t只是叶凌月一直以为,洪明月死在了北境,死在了兰楚楚之手。

    她并没有想到,洪明月会出现在这里。

    眼前的洪明月显然不是肉身,而只是魂魄,而且从其魂魄的不稳定程度看,应该不是三魂七魄齐全,而只是一缕命魂而言。

    叶凌月凝视着洪明月的命魂,再看看其脚下的太阴神印。

    心底,咯噔一声,忽是想到了什么。

    叶凌月是玄阴之女,而且血统极纯。

    那作为同父异母的洪明月,很可能也是玄阴之血。

    她出现在太阴神印上,绝非偶然,很可能的原因是……她的血……

    叶凌月瞳孔重重一缩,看向了太阴神印。

    阵文已经呈暗红色的太阴神印,乃是用玄阴之女的血绘制而成的。

    上面的血,是洪明月的血。

    “你是何人?为何会和凌月丫头如此相似,又为何会出现在此?”

    四方神尊诧异着,上下打量着洪明月。

    “凌月?叶凌月!你们认识叶凌月?”

    洪明月只余了一缕命魂,她被杀已经数年。

    她因身怀玄阴之女,才会被紫堂宿选中,杀死在太虚墓境,其血绘制成了太阴神印。

    她爱紫堂宿至深,被杀时,又恨又绝望,心中无尽的不甘让其命魂久久不肯散去。

    早前因为紫堂宿一直在太虚墓境,所以她的命魂也一直阴魂不散,逗留在太阴神印之上。

    可伴随着紫堂宿离开,洪明月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她的命魂变得不稳定。

    可由于太阴神印的缘故,她的命魂一直没法子离开。

    说来也是凑巧,烈红衣在太阴神印上,重新绘制了伏魔阵,反倒是让洪明月有机可乘,命魂重见天日。

    一听到叶凌月的名字,洪明月双眼怒红,周身的煞气也变得更加浓郁。

    她披头散发,一双猩红的眼,死死盯着烈红衣等人。

    “此女看上去不是善类。”

    四方神尊蹙眉道。

    “善类?我不是善类,那叶凌月算是什么?若非是她,我也不会死。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拜她所赐,她才是万恶之源。”

    洪明月尽管已经死去多时,可是对叶凌月的怨恨越深。

    她直到死时,才知道紫堂宿将其当成了叶凌月的替代品。

    “放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凌月丫头。她如今乃是神界第一女帅,杀异魔无数,为神界的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你一介孤魂,连妖魔都算不上,还敢污蔑她!”

    烈红衣怒斥道。

    叶凌月和烈红衣虽无师徒之实,却有师徒之名。

    尤其是叶凌月还帮助其解决了她与昙水仙子多年的仇怨,烈红衣是不允许洪明月污蔑叶凌月的。

    “女帅?她居然成了神界军团元帅,凭什么!”

    洪明月一听,愈发不甘。

    凭什么叶凌月在神界功成名就,她却成了一缕孤魂,随时都会魂飞魄散。

    “红衣,我们无需和此女多说。你关闭伏魔阵,她自会消失。”

    关千秋见了此女如此无礼,也很是不喜,催促着烈红衣抹去伏魔阵。

    “慢着,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怎么恢复太阴神印?”

    一听说对方要撤去伏魔阵,洪明月眼神一变。

    她好不容易才让命魂重见天日,绝不能再次被镇压、

    “你有法子恢复太阴神印?”

    四方神尊一听,心底再次燃起了希望来。

    “神尊大人,不可轻信此女。此女看面相,就不是善类。况且她也不是阵师,不可能知道怎么修复太阴神印。”

    烈红衣对洪明月的印象很是不佳。

    “哼,老太婆,你和那叶凌月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虽不是阵师,但我乃是玄阴之女。当初正是因为我说的血的缘故,才让太阴神印得以修复。所以,我目睹了整个太阴神印的绘制过程,你们说,我到底知道不知道。”

    洪明月冷笑道。

    洪明月死时,是被紫堂宿击杀的,她心有不甘,可心底最是怨恨的却是叶凌月。

    她到死才知道,叶凌月是玄阴之血,她也是玄阴之血。

    看样子,叶凌月的玄阴之血比起她来还要纯净的多。

    由于她的血不纯,所以紫堂宿才被迫以菩提树之身,镇压住太阴神印。

    若是当初被杀的是叶凌月,用其血绘制太阴神印,那今日,人神妖三界的情况将会截然不同。

    洪明月也不是普通人,她当初在人界时,就被成为修真界的第一天才。

    若非是后来叶凌月异军突起,三大宗门第一,必定是洪明月。

    紫堂宿收为弟子的,也必定是她。

    当然,这些都是洪明月自说自话,在她看来,她落了这个下场,全都会因为叶凌月的缘故。

    “这么说来,你当真知道怎么修复太阴神印。只要你能说出修复太阴神印的法子,本座可以想法子,帮你重新凝聚魂魄。本座乃是火炎神帝座下的四方神尊,本座的话,你大可以相信。”

    四方神尊对洪明月的话,依旧是半信半疑。

    可是死马当活马医。

    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若是洪明月真的知道怎样修复太阴神印,那对神界而言,将会是一个福音。

    烈红衣和关千秋则是面面相觑。

    烈红衣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关千秋一个眼神制止了。

    “此事关系到神界命运,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关千秋暗示道。

    烈红衣只得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你就是四方神尊?那我问你一句,你可知道北境神尊奚九夜?”

    洪明月一听,眼神微微一变。

    她和奚九夜严格来说,并没有什么感情。

    可是奚九夜终归是她名义上的第一个男人,且她还为奚九夜生了一个儿子,洪明月死后,最担心的就是那个和自己有着骨肉联系的孩子。

    那可怜的孩子,如今在北境可还好?

    “奚九夜?你与奚九夜又是什么关系?”

    四方神尊一听到奚九夜的名字,就有几分恼火。

    奚九夜叛神,还杀了新帝,就连风谷神帝的死,也和奚九夜有些关系,若是洪明月和奚九夜有关系,那四方神尊就要对其重新估量了。

    四方神尊对其的愤恨,可想而知。

    ~月底最后两天啦,月票再不投就过期啦,求下月票哦~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