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8章 莫名的离魂
    t正面走来的正是舞悦、赤烨等人。

    叶凌月自从成神之后,前往神界,就没有再返回过神界,也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舞悦等人了。

    “五姐、五姐夫。”

    叶凌月喊道。

    可令叶凌月感到诧异的是,两人仿佛没看到她一般,擦肩而过。

    叶凌月愣着站在了原地。

    看两人的脚步,正是赶往太虚墓境。

    这时,后面又行来了三人。

    看到那两人,叶凌月又是一愣。

    在叶凌月看来,这三人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来人正是火炎神帝座下的四方神尊和叶凌月在阵法方面的师父烈红衣,以及符箓方面的师父关千秋。

    叶凌月自从离开方仙盟,前往神界军团后,就再没有见过两人。

    关千秋、烈红衣以及昙水仙子的关系很是复杂,早前叶凌月帮助烈红衣赢了和昙水仙子的赌约,关千秋解除了和昙水仙子的关系,看样子,他如今和烈红衣前辈应该处得很不错。

    只是叶凌月还是想不明白,为何两位师父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是和四方神尊同行。

    关于四方神尊,叶凌月接触并不多。

    不过在其还是夜凌月的时候,由于娘亲和爹爹的缘故,倒是和四方神尊见过几次。

    四方神尊是神界最高的几位神尊之一,历来侍奉在火炎神帝身旁。

    早前薄情带话给叶凌月,火炎神帝会御驾亲征,按理说,四方神尊应该也陪伴在其左右。

    叶凌月转念一想,四方神尊会出现在这里,恐怕是和自己早前让薄情告知火炎神帝盯梢孤月海有关。

    “难道说,孤月海发生了什么?所以四方神尊才会来到人界和神界的交界处的妖界?可是就算是如此,为何两位方仙也会出现在这里?”

    叶凌月想了想,就欲上前。

    可是让叶凌月郁闷的是,几人从其眼前走过,都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三位?”

    叶凌月喊了几声。

    可三人都是判若未闻。

    “为何他们都看不到我,听不到我。”

    叶凌月纳闷着,却见其低头看了自己几眼。

    等等,她……叶凌月看了看自己的手。

    她下意识用手触碰了下一旁铭刻着太虚墓境的石碑,手从石碑上穿过了。

    魂体?还是元神?

    叶凌月这才意识到,早前舞悦等人看不到自己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这会儿并非是正常状态出现的。

    难道说是因为早前皇甫臣的缘故,我才成了这副模样?

    她的肉身,很可能还处于昏迷状态。

    “若是帝莘见我迟迟未醒,必定会很担心。我又怎么会在一夜之间,从天罚戈壁到了数百万里之外的太虚墓境?”

    叶凌月百思不得其解。

    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处于魂魄还是处于元神的状态。

    就在叶凌月苦思冥想之际,太虚神尊等人已经进入了太虚墓境。

    “也罢,事已至此,我反正暂时也回不去,就姑且看看,四方神尊等人到太虚墓境所为何事?”

    叶凌月想了片刻,只能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循着几人的脚步,朝着太虚墓境走去。

    旧地重游,太虚墓境和叶凌月上一次来时没什么两样。

    叶凌月走了约莫一里开外,就见了舞悦夫妇、四方神尊等三人一起站在了昔日她和帝莘发现了帝纣的那处密室前。

    只是那个密室,早前已经被叶凌月等人摧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倾倒在地的树,树下,没有土壤,只有一个已经没有了法力的阵法。

    “嗯?”

    叶凌月在看到了那棵树时,眼瞳重重地缩了缩。

    那是……叶凌月神情呆滞着,凝视着那棵树。

    这棵树,与叶凌月中的记忆交织在一起。

    这棵树,正是叶凌月以前在独孤天时,看到的那一棵紫叶菩提。

    这棵树,也是她小时候,种植下的,用了身体保护过的那一棵树。

    “师父紫!”

    叶凌月也知道,这棵树,正是师父紫的化身。

    到了神界之后,叶凌月也遇到过不少神族。

    她也知,世上不仅仅只有人、神、妖之分。

    不少神族,都是由生灵修炼而成的。

    师父紫的真身,就是这棵紫叶菩提。

    叶凌月早前一直在寻找紫堂宿的下落,没想到,紫堂宿真身的紫叶菩提会出现在太虚墓境。

    不对,应该说,师父紫一直就在太虚墓境。

    “师父……”

    叶凌月心底一阵难受,她快步走上前去,越过了四方神尊等人,扑倒在那棵紫叶菩提前。

    紫叶菩提被秦小川摧毁已经好些日子了,没了神力的支撑,紫叶菩提已经开始枯萎,金色的树身上,也渐渐没有了生机。

    上面,没有半点师父紫的气息。

    师父紫,到底是死是活,叶凌月心底一阵难受。

    可旋即,叶凌月想起了什么。

    师父紫一直都很强大,他不可能那么轻易死去。

    这棵紫叶菩提虽然是他的真身,可是就连她都修炼出了元神,更何况是佛力深不可测的师父紫。

    这时,叶凌月身旁的四方神尊等人开了口。

    “两位方仙,本座今日请你们前来,正是为了眼前的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

    叶凌月听到了这四个字,回过了神来。

    她才注意到,在其前方数十步之遥,那个阵法,并非是普通的阵法,而是早前她在天罚深渊时,间皇甫臣绘制过的那个神印。

    用玄阴之女的血液,绘制而成的,用来镇压邪灵的神印。

    太虚墓境里竟然还有一个太阴神印?

    想到了兵王城的第二口天魔井,叶凌月意识到,眼前这太阴神印下方必定就是第一口天魔井。

    师父紫的真身菩提树,太阴神印,第一口天魔井?

    联想到师父紫的失踪,以及自己早前在太虚墓境经历的一切,叶凌月的脑中,电石火花般闪过了什么。

    师父紫一直在,难道说……

    “师父紫,你一直在这里?你一直在太虚墓境?”

    叶凌月幡然大悟。

    原来,密室下就是第一口天魔井,当初,她和帝莘摧毁了密室……等于破坏了太阴神印。

    师父紫失踪,原因无它,一切都是因为她?!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