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7章 血色迷境
    t太阴神印,在神界已经失传已久。

    但是在异域,因为皇甫宣伟的缘故,在皇甫家族世代相传。

    像是皇甫臣那样的直系继承人,经过了近百代人,已经将太阴神印的大概情况,摸索清楚了。

    在皇甫臣看来,太阴神印到底是不是来源于神界,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其使用的玄阴之血,就属于太阴族,也就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

    所以当初皇甫宣伟被打败,倒也不算是太冤。

    在皇甫宣伟看来,一个完整的太阴神印,必须具备至少两个条件,才能绘制而成。

    其一,必须用最纯净的玄阴之女的血,那就意味着,至少要用七成以上的纯净血脉的玄阴之******年阴月出生的女童无论是在神界还是在异域,都不算太多,但也不算是太少。

    可这些女童,就算是血脉最纯净的,也就只拥有四成左右的玄阴之血,这就意味着,就算是用上了百名玄阴之女,也只能达到一名玄阴之女的血的作用。

    第二口天魔井的太阴神印就是类似的效果。

    至于当初第一口天魔井,则是用了两名六成左右的玄阴之女的血液绘制而成,但是即便是如此,也抵不上一名七成天命之女的血液绘制而成的太阴神印。

    满足了第一个条件的玄阴之女的血液之后,第二个条件却是绘制之人,必须有极强的神力。

    若是不具备极强的神力,那就算是拥有了纯净的七成玄阴之女的血,也没法子绘制成完整的太阴神印。

    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若是其中一个条件不甚吻合,那也可以用第二个条件一定程度上弥补,增强太阴神印的威力。

    像是紫堂宿,他早前用了洪明月的血液,替代了百名玄阴童女的血,一来是为了救叶凌月,二来也是为了少造杀孽。

    洪明月和叶凌月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的体内也一定程度上拥有玄阴之血。

    可她早前曾经换体而生,体内的玄阴之血也只有五成左右。

    按理说,这样程度的玄阴之血,根本没法子绘制成可以镇压第一口天魔井煞气外泄的太阴神印。

    可紫堂宿岂非常人。他靠着一手逆天的佛力,愣是将不纯净的玄阴之血,绘制成了一个太阴神印。

    虽说太阴神印最终也算不上很是完整,但却生生压制了第一口天命井数年之久。

    这还不是紫堂宿全盛时期的状态,由此可见,紫堂宿的佛力修为之厉害。

    皇甫臣一说完,众人都是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在了那一个血迹斑斑的太阴神印上。

    皇甫宣伟当年,之所以被逼死,就是因为遇上了完整的太阴神印。

    皇甫臣不是神族,他绘制的太阴神印,终归不是神族的那个太阴神印。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没能摆脱邪神的魔爪?这老家伙,真是难缠。”

    墨长空挠了挠头。

    “女神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昏过去了?”

    血迟一脸担忧,围着叶凌月。

    帝莘也是一脸的凝重。

    方才皇甫臣倒出了玄阴之血后,洗妇儿就大失常态,在一阵呕吐后,她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帝莘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一门心思都在叶凌月身上,方才皇甫臣说了些什么,他全然听不进去了。

    “看样子,叶姑娘的身体不大舒服。在下精通医术,不妨帮叶姑娘把把脉?”

    说着皇甫臣就要上前。

    “不用了,我洗妇儿没什么事,天亮自会恢复。”

    帝莘却是一脸的霸道,将皇甫臣挡开了,抱起了叶凌月就走。

    “女神真没事?帝莘这小子,未免太霸道了。”

    血迟想要跟着帝莘,却被帝莘一个警告的眼神逼退了,不免发了几句牢骚。

    “叶姑娘是姑娘家,恐怕不喜血味。”

    封子域自言自语道。

    “你以为叶凌月是普通人,还怕血味?她杀起人来,一手一个准,可比我们麻利多了。”

    尉迟青和墨长空不禁翻了个白眼。

    封子域这小子是傻子不成,居然把叶凌月和一般的弱女子相提并论。

    叶凌月从不是弱女子,哪怕是前世毫无神力之时,她也在最后关头和奚九夜拼了个宁可玉碎不可瓦全的结局。

    像是今日这般,忽然呕吐昏迷的情况,更是前所未有过。

    帝莘抱着叶凌月,一路疾奔,回到了营帐。

    “洗妇儿,你究竟是怎么了?”

    将叶凌月轻轻搁在了床榻上后,帝莘替叶凌月把了把脉,叶凌月除了脸色苍白了点,脉搏和心跳一切如常。

    “帝小子,你不用担心,老大没事。她应该是不喜闻到那些太阴童女的血,才会呕吐的。”

    小吱哟见帝莘寸步不离,守在了叶凌月身旁,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只有她醒,我才能放心。”

    帝莘没有多说,握着叶凌月冰凉的手,缓缓将体内的神魔之力,输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许是感受到了帝莘的温暖,叶凌月紧闭着的双眼,如同蝶翼般,禁不住轻轻颤了颤。

    此时的叶凌月,正处在一片浑噩之中。

    在昏迷的那一瞬,她觉得心难受的厉害。

    她仿佛远离了天罚深渊,周遭只有一片血色。

    她行走在这片血色中,脚下一步步往前,不知要前往何处。

    “我这是在……妖界。”

    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地方。

    那地方,正是叶凌月早前获取神印,成神的地方,太虚墓境。

    由于身在天罚戈壁近一个月的缘故,除了薄情的魂魄到来的那一次,叶凌月和外界几乎没有多余的沟通。

    叶凌月也并不知道,此时人界和妖界,正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动。

    她的母国大夏,已经是满目疮痍。

    她的家人、朋友们如今正处于动荡不安和无尽的战火中。

    叶凌月在太虚墓境的入口处,徘徊了片刻,正迟疑着,她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叶凌月回头一看,就见了几个大熟人,叶凌月脸上一喜,快步迎了上去。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