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6章 新的玄阴神印
    t邪神出世?!

    意味着天罚大帝彻底陨落。

    封子域和血迟都是脸色一阵惨淡,两人都知道,真遇上邪神,两人谁都不是对手。

    “不好!还是来迟了。”

    叶凌月和帝莘也才刚刚杀至,两人就见了深渊底,不断有煞气冲天而出。

    那些煞气,正在不断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修罗鬼影。

    整个天空,日月星辰仿佛全都被吞没了一般。

    叶凌月用神机符预测到了封子域可能会有血光之灾,可她却没有料到,天罚深渊会在今晚被打破。

    “这可如何事好?”

    血迟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叶凌月重重咬了咬唇,足够尝到了血的滋味。

    “难道说,只有最后一个法子了?”

    叶凌月体内,太阴之血正在蠢蠢欲动。

    “洗妇儿,不可。”

    帝莘也凝视着那邪神不断壮大。

    他的体内,那末世妖阳也发出了一阵阵渴望的怒吼声,仿佛是迫不及待想要和对方一战。

    就在众人迟疑之际,忽听到了一个低喝声。

    “退开。”

    就见一人从身后蹿了出来。

    那人毫不退缩,直冲向了天罚深渊。

    “无知小辈,想来送死,本身就成全你。”

    邪神大笑着。

    昏暗的夜色之下,叶凌月和帝莘看到皇甫臣。

    却见皇甫臣一扫白日的平庸姿态,却见其凌空而立,手间,多了一个药瓶。

    那药瓶倾洒而出。

    药瓶里倒出来的,乃是一瓶猩红色的血。

    那血说来也是古怪,和一般的血不同,那血液很是粘稠。

    在半空中,也不落下。

    皇甫臣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其灰色的衣袍迎风而动,在夜色中,犹如一头举翅大鸟。

    空气中,登时充斥着血液的味道。

    在看到那一瓶鲜血倾倒而出时,叶凌月的心头,恍如被人重重撞击了几下。

    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抓住了。

    脑海中,古怪出现了一幕。

    那是早前叶凌月在兵王城的城下,遇到了第二口天魔井时,看到的那一幕不知是哪个时期的幻象。

    幻象之中,近百名拥有玄阴之血的女童,被砍下了头颅。

    那些女童的哀求声,哭闹声,交织在一起,一下一下,让叶凌月的心跳加速。

    叶凌月忍不住捂住了口鼻,呕吐了起来。

    玄阴之血,皇甫臣倒出的那一瓶东西,正是玄阴之血。

    尽管不能肯定那是否也是百名玄阴之女的血提纯而成,可那无疑是真正的玄阴之血。

    脑海中,幻象不断变化。

    叶凌月的耳边,多了一个冰冷的身影。

    “太阴之女,其血珍贵无比,天道将倾,唯有其血,可重振天道。”

    一道刃光闪过,叶凌月只觉得脖颈处一凉。

    “洗妇儿?”

    帝莘见叶凌月忽然神情大变,呕吐不止,也是大惊失色。

    他一把搂过了叶凌月。

    怀里的人儿,浑身上下一阵冰冷,大量的冷汗,不断从其额头、四肢处留下。

    “女神?”

    “叶大师?”

    封子域和血迟也是一脸的紧张。

    而此时,皇甫臣在倾倒出那一瓶玄阴之血后,随着他口中的吟唱,那些血液就像是拥有了灵识般,不断在半空变化,化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阵文。

    那些阵文编织在一起,却是形成了一个神印。

    那神印,若是叶凌月此时还保持着神智清醒,必定能认出,那就是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一成,从天而降,将偌大的天罚深渊,笼罩在其中。

    “可恶!该死的巫,本座一定会报仇的!你们是困不住本座的!”

    邪神愤怒的声音,被太阴神印覆盖住,一切归于平静。

    等到邪神的气息,彻底被太阴神印覆盖住后,皇甫臣这才落了下来。

    “皇甫少族长,这次还很是多亏了你。”

    已经得到了风声的尉迟青带着一干魔兵和神兵赶到了。

    “那是神族的封印?”

    血迟极其担忧地看了眼叶凌月,再看看皇甫臣。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皇甫臣那小子一使用神印,女神就忽然昏迷了过去。

    “这神印,说来异域不少人应该都认得,那就是太阴神印,当年逼死了我的先祖皇甫宣伟,镇压了两口天魔井的太阴神印。”

    皇甫臣看了叶凌月一眼,脸上波澜不惊。

    帝莘皱了皱眉,警告性地看了皇甫臣一眼,后者收回了视线,很是淡然地说道。

    “太阴神印?我听说这玩意,异域就是因为它,一直没法子入侵神界。只是身为异魔,你怎么会懂得太阴神印,还有你方才用的是什么东西?”

    墨长空吃惊道。

    皇甫臣这家伙,摆明了是扮猪吃老虎,要知道他早就有法子镇压邪神,他们又何必这么辛苦,日夜巡逻,搜集什么大帝雕像。

    “那就是我早前提过的玄阴之女的血。当年我先祖被神族的太阴神印挫败,他辞去了太宰之位,返回了家族。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临摹太阴神印。只可惜,我先祖身受重伤,没多久就陨落了,他临终之前,让皇甫家族的后裔,一定要反攻神界,击溃太阴神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所以每一任皇甫家族的直系继承人都能绘制太阴神印。此后,我皇甫家的历任族长,都会搜集合玄阴之女的血液,以备不时之需。”

    皇甫臣解释道。

    皇甫宣伟也不愧是天魔廷的第一任太宰,其虽然被太阴神印逼死,可却也懂得,从什么地方摔倒,就必须从什么地方爬起来。

    “啧啧,皇甫,你小子不厚道。你既然会那么厉害的神印,早就应该使出来了。你看邪神一下子就没了动静。那太阴神印,能不能直接击杀了邪神,大伙也好离开这该死的鬼地方。”

    墨长空提议道。

    皇甫臣却是摊了摊手。

    “你们想得太简单了。我可没说过,太阴神印可以彻底封印邪神,事实上,连我先祖都能逼死的太阴神印,其神力无限,就算我皇甫家族多代不断专研,迄今为止,也只能绘制出太阴神印四成左右。也就是说,天罚深渊底下的邪神,只是暂时被镇压,用不了几日,那邪神一定能够冲破神印,重临人世。”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