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5章 破巫之力
    t天罚深渊外的三四里开外的地方。

    叶凌月的营帐内,小吱哟趴在了叶凌月的脚边,睡得正想。

    叶凌月盘腿而坐,在其身前,那一个九洲鼎凌空浮着。

    从里面涌出了黑白两色的鼎息,一点点涌入叶凌月的体内。

    叶凌月眉心的神印,突突跳了跳。

    她赫然睁开了眼。

    一股不祥的预感,悄然涌上了心头。

    “发生了什么事?”

    小吱哟睁开了蓝盈盈的大眼,瞅着叶凌月。

    “有些不对劲。我好像感受到了天罚大帝的气息很是混乱。”

    叶凌月发现了天罚大帝的魂魄,助其复活。

    两者之间,有种旁人没有的默契感。

    早前,天罚大帝以身化为了九根天命锁链后,就一直没有动静。

    可今晚,叶凌月再次感到了天罚大帝的气息极其不稳定。

    “天罚深渊那边发生了事。”

    叶凌月二话不说,掠出了营帐。

    小吱哟也不敢怠慢,紧随着叶凌月一起出了营帐。

    叶凌月的营帐不远处,就是帝莘的营帐,虽是深夜,可是叶凌月的营帐一有了动静,帝莘就立刻感觉到了。

    “洗妇儿?”

    帝莘正欲询问,忽是眉头一皱看向了天罚深渊方向。

    “天罚深渊。”

    叶凌月和帝莘齐声道,两人也没有召集其他人,齐头并进,朝着天罚深渊去了。

    帝魔家族的营帐内,在右使祭出了邪神幡后,象征帝释伽的那团魂火也一闪出了营帐。

    “看样子,煞巫太子的人终于开始行动了。”

    帝释伽自言自语道。

    叶凌月和帝莘已经到了天罚深渊附近,小吱哟紧随其后。

    两人脚尖才落地,到了天罚皇都的附近。

    “前方有禁制。”

    叶凌月神念一动,感到了一股强大的禁制之力,制止着他们前行的道路。

    “我试试。”

    帝莘剑气一动,百千剑气齐发,轰在了禁制之上。

    可那禁制只是晃了晃,却是纹丝不动。

    “这禁制和天罚禁制有异曲同工之效,显然是煞巫太子等人用了巫力设下的。”

    叶凌月拧了拧眉头,她想起了右使。

    对方数日没有出现,看样子巫力更强了。

    周边,已经聚集了一些魔兵。

    叶凌月一问之下,才知道封子域和血迟被困在了里头。

    有目击的魔兵表示,至少有数百名煞灵进入了天罚深渊的范围内。

    叶凌月想到了早前封子域的血光之灾,若是不尽快突破这层禁制,只怕封子域和血迟会凶多吉少。

    那右使时隔多日,忽然回到天罚深渊,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可这禁制一时半会儿没法子打开。我们手下没有厉害的巫。”

    帝莘对这种巫者设下的禁制,也是一筹莫展。

    “我们手下虽然没有厉害的巫,但是我有法子。所谓自相矛盾,以彼之矛,攻其之盾。”

    叶凌月说着,手中多了一物。

    帝莘定睛一看,叶凌月手中的却是一颗黑溜溜的丹药。

    那丹药看似不起眼,但是细细看去,似散发出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丹药,正是叶凌月早前击杀了煞巫太子的另一得力助手左使后,九洲鼎将其魂魄炼制而成的破巫丹。

    这颗破巫丹,对于叶凌月而言,意义非同小可。

    它不仅让叶凌月了解了不少关于巫的事,它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用途,那就是破巫丹可以打破巫者设下的禁制。

    “但愿还来得及。”

    叶凌月手中的破巫丹一掷而出。

    就在破巫丹碰撞上那层禁制时,破巫丹里蕴含的巫力,一下子全都释放了出来。

    右使和左使论起实力,本就相差无几。

    那破巫丹里蕴含的巫力,一下子冲垮了禁制。

    就如一颗惊雷落地,右使在天罚深渊外设下的禁制,顿时土崩瓦解。

    “成功了。”

    叶凌月和帝莘暗喜。

    可就在禁制破开的一瞬,天罚深渊内,那面邪神幡已经迎风而起

    被黑色冰雪凝冻住的天命锁链,猛地一震,锁链上的黑冰碎裂开。

    可邪神幡上,一缕缕邪神的贪婪之力,瞬间化成了无数黑色的邪神蚁。

    那些邪神蚁数量之多,达成千上万之巨。

    它们如同跗骨之蛆,依附在九根天命锁链上,天命锁链乃是天罚大帝的神力凝聚而成。

    所谓天命锁链,并非是一般的神兵利器可以斩断的。

    一般的冰雪攻击自然也不能发挥作用。

    早前无数的煞灵轮为炮灰,也只能让天命锁链一点点被磨损,且耗费的时间极其漫长。

    考虑到夜长梦多,邪神懒得再使用煞灵冲击的方式,不断侵蚀天命锁链了。

    早前帝莘用了天罚大帝的信仰之力,让破碎的天命锁链重新凝聚。

    此法,倒也是提醒了邪神。

    既然连九十九地的普通神族都能利用信仰之力,身为三十三天之上的邪神,自是不甘示弱。

    人心思变,尤其是在天战战场这种神魔聚集的地方,各种杀戮交织在一起,让人更加容易形成各种不好的欲念。

    邪神和煞巫太子正是深谙这一点,才会命右使,在天战营和魔兵寨两地,不断收集邪神的信仰之力。

    那贪婪的**,化成了邪神幡。

    邪神幡一出,化成了邪神蚁。

    “不好!”

    封子域和血迟正苦苦支撑着,看到右使对天命锁链下手。

    那邪神蚁一依附在了锁链上,各种**就迅速摧残着天命锁链上的信仰之力。

    只听的“砰砰”数声,那些锁链一根接着一根断裂开。

    天命锁链一断,那天罚深渊底下的邪神必定能够冲出天罚禁制。

    “绝不能让邪神出世。”

    封子域和血迟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眼中,都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决。

    那天命锁链,却是叶凌月用了千辛万苦才重新铸造而成的。

    “我们杀出去!”

    两人疾喝一声,身如箭驰,冲向了右使。

    “哈哈,萤火之光,妄想与月争辉,太迟了。”

    一阵放肆的大笑声随之传来,天罚深渊上,最后一根天命锁链也断开了。

    一股黑煞之气,从了深渊底层腾了起来。

    邪神和煞巫太子的混合体,眼看就要破渊而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