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4章 正邪之争
    t听到异响时,血迟和封子域俱是一惊,同时看向了天罚深渊。

    天罚深渊内,九根天命锁链依旧还悬挂在那里,再看深渊底部,没有什么变化。

    “那是什么声音?”

    血迟和封子域异口同声说道。

    两人彼此互看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看出了诧异之色。

    很显然,声音不是从天罚深渊中传出来的。

    “有煞灵。”

    血迟最先反应了过来,封子域的反应也不慢,当即就祭出了佛杖。

    由于早前墨长空已经提醒过封子域,有少量煞灵出没,所以两人早就有所提防。

    只是没想到……

    邻近黎明,在附近巡逻的神兵们大多已经放松了戒备,精神不振,在天罚深渊附近巡逻的就只有血迟和封子域。

    一股股幽绿色的光,在周遭凝聚。

    那些绿光化成了一个个煞兵的形态,这些煞兵大多青面獠牙,身形异常高大,最让两人震惊的是,这些煞灵的数量不少,至少也有三四百之多。

    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为首的却是一名佝背的矮个老者。

    “这么多煞灵?”

    血迟四下一扫,留意到周围的煞灵数目之多,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

    “小心戒备,立刻放出紧急讯号。”

    血迟正欲发号施令,召集巡逻的魔兵们前来。

    “不行,周遭设了结界。”

    封子域已经尝试着联络封家的人,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联系周遭的手下。

    很显然,对方是一名很厉害的煞巫,他已经设下了禁制。

    “瓮中之鳖,还想挣扎。”

    右使一声喝令,手下的煞灵呼啸着,冲向了血迟和封子域。

    那些煞灵喷吐出阵阵毒雾,那些毒雾能混淆人的视听,让人五感迟钝,就连攻击都迟钝了不少。

    “血雾漫天。”

    血迟见了,眼眸一沉,一个含胸吞吐,体内的魔力化为了血雾。

    那血雾在两人的身侧,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与那些雾形成相持之势,煞雾无法入侵半步。

    “驱魔杖法。”

    封子域也是大喝一声,却见其手中的佛佑杖虎虎生风,一杖击向了一名煞灵。

    煞灵的头颅登时被砸了个粉碎。

    可头颅才刚粉碎,下一刻,就听到了那名佝背矮老头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那名煞灵没有头颅的身躯,摇晃了几下,并没有倒下,一阵绿光氤氲,一颗新的头颅生了出来。

    “对方是名巫尊,我记得此人叫做右使,巫力非凡,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活活耗干魔力。上一次,我与他交手,也吃了大亏,亏了女神的佛火出手,才逼退了对方。”

    血迟这才认出了右使的身份来。

    血迟暗暗心惊。

    那右使是煞巫太子手下最得力的两名助手之一。

    早前叶凌月击杀了左使,留下了右使下落不明。

    此人最擅长的就是无限复活术,这种巫术,可以让煞灵一次又一次的断臂断头重生。

    他和封子域只有两个人,这样下去,拖不过天亮。

    可他和封子域都不是叶凌月,不可能击退右使。

    “佛火?”

    封子域迅速看了眼四周。

    他猛然想起了,傍晚前后,叶大师坚持要与自己一起巡逻,难道是她看出了什么?

    今晚若是没有血迟在,用血雾抵御,封子域一人与这么多煞灵相抗衡,必死无疑。

    “我可不能让叶大师小看了。”

    封子域也知,天罚深渊距离众人驻扎的营地还有三四里的距离,此时向叶凌月等人求救,显然是不可能了。

    他没有叶凌月的佛力修为,没法子形成佛火,但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封子域心头一动,忽是盘腿坐下。

    手中的佛杖重重一击,刺入了地下。

    那佛杖迎风一动,却见封子域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一阵阵古老的梵文,在封子域的唇下流淌而出。

    正是叶凌月早前传授给封子域的小品般若经。

    那小品般若经虽然只是佛门的入门心经,可那终归是三十三天之上的佛门心经,心经一出,就具有极强的驱魔的作用。

    那梵文,化成了一条条的金色梵文经条,环绕在血迟和封子域身旁。

    那些煞灵才是一靠近,就在了小品般若经的作用下,爆体而亡。

    “佛门心法?啧,想不到,这两小子中,有人懂得佛门的驱魔之法。”

    右使见了煞灵一靠近就魂飞魄散。

    天罚戈壁里的煞灵,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水火刀枪,最怕的就是佛门之类的驱魔之法。

    右使原本想要杀了血迟和封子域两人,报当初叶凌月对自己的佛火之仇,可小品般若经一出,他也没法子再击杀两人。

    权衡一番后,右使果断放弃了。

    他今晚前来,最主要的目的,本就不是杀人。

    “把那两家伙围住,绝不可让他们逃脱了。”

    右使一声令下,那些煞灵也不敢再妄自靠近两人,只是和两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联防形成了僵持之势。

    右使却是踱到了天罚深渊旁。

    许是感受到了附近有煞灵靠近,九条天命锁链也从最初的静止不动,开始哗然作响。

    锁链就如九条蛟龙,不断在深渊口游动着,制止着外敌靠近。

    “天罚大帝,你早已是作古之人,何必如此冥顽不灵。如今已经是邪神和太子的朝代了。”

    右使临渊而战,怪笑道。

    “孽臣,你和煞巫的阴谋必定会失败。九十九地,绝非尔等鼠辈可以掌控。”

    天罚大帝威严的声音自深渊底传来。

    “桀桀,那就让我们试试,到底是你所谓的天道厉害,还是邪神的**之力更加厉害。”

    右使说罢,从其口中取出了一面幡旗。

    那面幡旗通体黑色,旗身上仿佛有一团团终年不散的黑雾笼罩,旗杆处,却是一节森白色的人骨。

    在旗上,有一个形似鬼煞的通红色修罗头像。

    此为邪神幡,乃是邪神的各种贪婪、仇恨**凝聚而成的邪神邪物。

    那邪神幡才刚一祭出,上面的邪恶**,让九根天命锁链上,迅速凝聚成了一层黑色的冰霜。

    “破!”

    右使手一挥,那邪神幡就凌空而起。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