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9章 她的血,救命之法(求月票)
    t天罚戈壁内,继帝莘用大帝雕像修复了天命锁链后,天罚皇都暂时陷入了安定之中。

    被天命锁链所困,邪神和煞巫太子都没有太大的动静。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在天罚深渊旁,守候了数日。

    期间,帝释伽那一方,也没有太大的动静。

    “这几日,天罚深渊都很安静,邪神似乎被镇压住了。”

    血迟和皇甫臣等人一直密切注视着深渊里的动静。

    “不可掉以轻心,我总觉得,邪神和煞巫太子等人不会善罢甘休。”

    叶凌月沉吟道。

    叶凌月心里始终有个疙瘩,她虽然已经消灭了煞巫太子手下的左使,可早前曾经给叶凌月制造了不小麻烦的右使却犹如人间蒸发般一直没有出现。

    叶凌月早前已经用了佛火重创了对方,可叶凌月深知,这还不足以右使彻底溃散。

    “天命锁链还可以支撑一阵子,可就算是有天命锁链,我们也没法子离开天罚戈壁。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近二十天,手下的神兵们的补给已经严重不足。”

    帝莘也有些担心。

    神兵不像是他们,可以不食不喝多日。

    神兵们大多没有达到虚空境的修为,他们还需要饮用水和粮食补给。

    相比之下,帝释伽那一边的魔兵们,情况就要好很多哦。

    异域的魔兵,大多自小就经过了艰苦卓绝的训练,在饮用水和粮食方面,消耗只有神族这边的一半。

    不过即便是如此,两边的补给都不容乐观。

    尽管早前血迟和帝释伽那边已经签订了协议,互不干涉,互不侵犯。

    可这些日子,由于补给的缘故,两边的神魔兵士们已经发生了数次冲突。

    这样下去,不等邪神和煞巫太子出手,两边就要大打出手了。

    “我清点过,我们手下的补给,只有三天的份量,也就是说,这三天,我们必须攻破天罚深渊,离开这里。”

    墨长空禀告叶凌月和帝莘等人。

    “三天?这时间未免太仓促了,别说是攻破天罚深渊,我们连怎么击败邪神都在不知道。”

    一旁的血迟为难道。

    “其实,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镇压邪神,但是实行起来……”

    一直沉默不语的皇甫臣,忽然开口说道。

    “哦?有什么法子,但说无妨。”

    叶凌月不由多看了眼皇甫臣。

    自从皇甫臣归顺天魔廷后,叶凌月也暗中观察过皇甫臣。

    越是深入了解,皇甫臣越是让叶凌月吃惊。

    此人表现出来的能力,无论是谋略还是实力,都毫不逊色于血迟。

    这和早前血迟说过的皇甫家族日渐没落的情况,很是不符合。

    甚至于,叶凌月认为,皇甫臣一直在暗中隐藏自己的实力,早前天魔廷和帝魔家族的竞争,分明就是他暗中挑拨,隔山观虎斗。

    所以皇甫臣的建议,叶凌月很是在意。

    “据我说知,邪神虽然厉害,但是并非是不可攻破的。他也有弱点,尤其是他是从三十三天上下来的,自身实力应该大大削弱,如果这时候,能够有玄阴之女的血,兴许就可以镇压邪神。要知道,煞巫太子可以用自我献祭,引来邪神,若是这时候,有一名血统高贵的玄阴之女,愿意自我献祭,也许可以引来大地之母,镇压邪神。所谓一物克一物,此法最为妥当。”

    皇甫臣忽然说道。

    玄阴之女的血,大地之母?

    叶凌月的眉心,突突跳了两下。

    皇甫臣身为皇甫宣伟的后人,知道玄阴神女的事,并不奇怪。

    只是叶凌月总觉得,皇甫臣是有意在她面前提起此事。

    难道说,皇甫臣知道了些什么?

    叶凌月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可她面上,依旧保持着镇定。

    她的玄阴神印,不可能轻易被人看破,皇甫臣也不可能知道,她是玄阴之女的事。

    皇甫臣却是一瞬不瞬,瞅着叶凌月的脸色。

    “皇甫臣,你的意思,是要血祭来镇压邪神?你这种做法,和煞巫太子有什么两样?”

    帝莘蹙眉,闷哼了一声。

    在场知道叶凌月是玄阴之血的,只有帝莘。

    他也担忧,皇甫臣是看成了什么。

    “帝大人无需动怒,在下也只是提个建议罢了。”

    皇甫臣忙改口说道。

    皇甫臣加入了血迟的阵营,也算是天魔廷的一份子。

    他对身为神族的叶凌月并无多少好感,相反,他这些日子也在暗中观察叶凌月。

    发现无论是血迟、尉迟青还是墨长空,乃至魔兵们,都对叶凌月很是客气礼让。

    这显然不是神族和异魔应该有的相处方式。

    皇甫臣担心叶凌月的存在,会左右将来异魔入侵神界的节奏。

    还有一点,他天然对叶凌月有些排斥。

    这种排斥,似乎是骨子里天生就有的。

    他方才说出玄阴之女,也是下意识,并无其他意思。

    但帝莘忽然开口,却让皇甫臣吓了一跳。

    虽然同样都是神族阵营,可帝莘却让皇甫臣有种潜意识的敬畏感。

    这种敬畏感,和对叶凌月的排斥一样,都是骨子里就有的。

    皇甫臣也说不上具体的缘由。

    “罢了,帝莘,皇甫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神族排斥献祭也是常理,不过献祭在异域,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皇甫说起来容易,办起来却很困难。我们去哪找什么玄阴神女,如今我们连天罚戈壁都没法子离开。”

    血迟当起了和事老来。

    “天色已经晚了,按照惯例,今晚轮到叶姑娘看守天罚深渊了。”

    墨长空提醒道。

    为了防止天罚深渊了的邪神再作祟,这几日,大伙都是轮流带着手下的神兵魔兵巡逻的。

    今夜,恰好轮到了叶凌月。

    一行人暂且分开。

    叶凌月带着手下的神兵,开始巡逻。

    月色如霜,叶凌月带着神兵巡逻了一路,天罚深渊里并无什么异常。

    她命手下的神兵继续巡逻,自己则是踱到了天罚深渊旁。

    九根天明时锁链凌空悬挂着,来自天罚深渊里的煞气被阻隔在天命锁链下。

    叶凌月凝视着黑魆魆的天罚深渊,脑中却不自禁回忆起早前皇甫臣所说的那番话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