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7章 死者已矣
    t秦小川面无表情,站了起来,走出了主殿,他穿过了半个无涯峰,漫无目的,走到了两座草庐前。

    草庐是夜凌光被秦小川羁押的那段时间里,夜凌光那小子闲着无聊,自己动手搭建的。

    不得不说,虽然长了张男女通杀的脸,可夜凌光搭建的草庐还真丑啊。

    偏那小子还住的很是自得其乐,不断夸赞自己的手艺。

    想起了那小子第一夜住在了草庐里,恰好遇上了暴雨,那小子在草庐里淋成了落汤鸡的模样,秦小川的嘴角不自禁扬了扬。

    可那笑,很快就凝结住了。

    夜凌光已经死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秦小川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不仅是死了,连尸首都没了。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当初就不会用计,让啵啵带走夜凌光的尸首。

    至少,他的尸首还在。

    当初,夜凌光能利用他的尸首,复活自己。

    他必定也可以利用夜凌光的尸首,复活他。

    只可惜,,一切多来不及了。

    秦小川觉得心中一片剧疼,脚下近乎是慌乱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飞快地朝着自己的屋舍走去。

    “来人,将这片草庐铲除。”

    秦小川在离开之前,下令手下,将草庐毁去。

    “遵命。”

    手下的那些无涯峰的杂役们很是奇怪,掌教今日是怎么了。

    这片草庐,曾经是掌教最喜欢的地方。

    可掌教的命令就是命令,那些杂役们迅速将草庐夷为了平地。

    看着草庐彻底消失,秦小川内心的那股疼痛却一点也没有消失。

    他后悔了。

    以夜凌光的死,换来了太阴神印的崩溃,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曾经,他以为,很值得,可当夜凌光最后的气息,彻底消失时,秦小川就知道自己错了。

    自从上一次被紫堂宿打败后秦小川就一直想方设法,报仇雪恨。

    他也知道,紫堂宿虽然化身紫叶菩提,镇守天魔井。

    可紫堂宿的神力一直在衰退,若是能让紫堂宿再耗费一次神力,其对太阴神印镇守能力必定大大下降,甚至于反噬紫堂宿。

    夜凌光是叶凌月的弟弟,紫堂宿在孤月海时,就对叶凌月异乎寻常的关爱。

    看在叶凌月的面子上,紫堂宿必定会救助夜凌光。

    如此一来,夜凌光能活,紫堂宿也会遭遇重创,可谓是一石二鸟。

    所以秦小川在夜凌光的“尸首”上留下了一抹神识。

    只是秦小川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啵啵的身上,有紫堂宿当年给火炎神帝的杨枝甘露。

    紫堂宿为此,实力大幅提升,却意外没能救下夜凌光。

    当夜凌光的最后一缕魂魄也溃散后,秦小川留在他肉身上的神识也消失了。

    那一刻,秦小川意识到,紫堂宿都不能救活夜凌光。

    夜凌光,死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秦小川发了疯似的,不顾一切赶到了太虚墓境。

    他先是向太虚墓境外的妖兵们打听了事情的经过,发现啵啵和紫堂宿都不曾在妖兵面前出现过。

    两人必定是用了特殊之法,离开了太虚墓境。

    太虚墓境里,再无活人的气息。

    他想要找回夜凌光的尸首。

    哪怕是守着他的尸首一辈子,也要留下夜凌光的尸首。

    可是秦小川去的太迟了,太虚墓境除了一棵紫叶菩提外什么都没能留下。

    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紫堂宿离开了,没有了紫堂宿的紫叶菩提,只是一棵神树。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救他!”

    他不知道,其实紫堂宿试图救过夜凌光,只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看到那棵紫叶菩提时,秦小川再也控制不住,愤怒咆哮着。

    他一怒之下,体内的魔力就如山洪般喷了出来。

    他一掌挥向了那棵神树。

    盛怒之下的秦小川,其神力之强大,可摧山裂地。

    只听一声巨响,紫叶菩提轰然倒塌。

    在紫叶菩提倒塌的一瞬,已经日渐衰败的太阴神印,终于无法承受天魔井下方的煞气冲击。

    一团团魔煞之气,扑面而来。

    那股煞气一部分被秦小川吸入了体内,另外一部分,化成了黑雾,涌向了人界。

    在魔煞之气的作用下,秦小川的相貌,迅速发生了变化。

    他本就不算矮小的身形,又变大了几分,彻底恢复成了异魔之体。

    这才是真正的天魔廷的川殿,实力的提升,让秦小川可以一举横扫人界。

    眼看即将可以返回异域,可秦小川内心却无半点开心可言。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秦小川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舍。

    这座原本属于无涯掌教的屋舍里,一切整洁如新。

    门外没有半个弟子把守,熟悉秦小川的人都知道,恢复成异魔的他,不喜和人打交道,除了夜凌光之外,几乎没有人可以与他亲近。

    床榻之下,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

    秦小川挑了挑眉,将床榻上的机关扣了扣。

    床榻下,是一个密室,只有一块昏暗的燧石照明。

    里面有人的呼吸传来。

    在密室的角落里,坐着一老者。

    无涯掌教被关押了多日,面色显得很是苍白,可精神还算是不错。

    秦小川复活之后,就回到了孤月海,控制了无涯掌教。

    他本想杀了无涯掌教,可当时还没有彻底泯灭人性的“秦小川”制止了他这么做。

    如今,彻底魔化的秦小川的身上再无秦小川的痕迹,可他却也没有了杀无涯掌教的**。

    倒不是说秦小川如今还念什么师徒之情,若是因为秦小川知道,这老道对他还有些用处。

    他对无涯掌教并无多少感情,可是无涯掌教终归是培养出了帝莘和舞悦等人。

    有他在手,将来必定会有用处。

    听到了动静的无涯掌教睁开了眼,凝视着秦小川。

    “小川,放手吧。”

    无涯掌教叹了一声。

    尽管被秦小川夺权,又囚禁在这暗无天日数年,可无涯掌教并不曾怨恨过自己的这位四弟子。

    “老头,你叫我放手?你可知你在和谁说话?”

    秦小川冷嗤了一声,讥讽着,像是看笑话般,看着无涯掌教。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