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9章 怨念
    t“煞巫太子”也就是邪神,气得破口大骂。

    “邪神大人,事已至此,我们必须尽快突破天命锁链。否则时间一久,对我们只会愈发不利。”

    煞巫太子也是一阵心焦。

    他也没想到,自己当初建议天罚大帝修建信仰雕像,结果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废话,本座做事,何曾需要你来教。”

    邪神恼火之后,也恢复了理智。

    他比煞巫太子更清楚,一直拖延下去,迟早会惊动三十三天上的存在,届时,他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没准,三十三天之上,已经派人前来了。

    “那邪神大人打算如何对付……”

    煞巫太子也被那九根天命锁链逼得很是无奈。

    “既然对方用信仰之力压制我们,我们就反其道而行,让信仰之力为之崩溃。”

    邪神冷笑道。

    “让信仰崩溃?”

    煞巫太子纳闷道。

    “蠢货,你信仰了本座那么久,难道不知道如何让信仰崩溃,那就是收集各种人的怨念,贪婪和仇恨。”

    邪神桀桀笑道。

    他身为三十三天之上的邪神,其力量之源就是各种人间对贪婪、仇恨和怨念。

    三十三天上,姑且有无尽的**,更不用说,比三十三天低的九十九地了。

    不过,这些怨念、贪婪和仇恨,必须有其信徒去散播。

    原来如此,这一点,邪神大人无需担心,我的手下,右使和五千余名煞灵已经逃离了天罚戈壁。他们可以如瘟疫一般,收集各种负面的**。”

    煞巫太子听罢,不由大喜。

    煞巫太子做事,很是谨慎。

    当初他派遣了左使前去收集大帝雕像,当帝莘和奚九夜进入天罚皇都时,他已经调配了一部分的人手,离开了天罚皇都,以备不时之需。

    小冥君发现了天罚禁制的破绽,煞巫太子也发现了煞灵可以通过天罚禁制。

    想来,右使等人已经离开了天罚戈壁,开始在天战战场传播各种负面的情绪和仇恨。

    “如此甚好。本座就静候你的好消息。”

    邪神和煞巫太子大笑都同时大笑了起来。

    是夜,在天战营方向。

    小冥君守在了召魂阵旁,里面的那根神香已经点燃了大半,只剩了最后一截还时明时暗着。

    忽的一阵风吹过,神香红了红,燃烧的速度更快了。

    “薄情还未回来?”

    小冥君双眼通红,盯着那根神香。

    这几日,自从薄情进入了天罚禁制后,小冥君也没好好合过眼。

    除了担心薄情在里头的情况外,小冥君还在担心夜凌光。

    那一日,夜凌光神秘的来了之后,又神秘消失了。

    迄今为止,小冥君都没有他的消息。

    这情况,就和当初夜凌日失踪一样,这怎能让小冥君不担心。

    召魂阵内,忽有一股神力波动。

    小冥君精神一振,等候了片刻之后,召魂阵内,原本一动不动数日的薄情动了动。

    他睁开了眼。

    “薄情,你可回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凌月?”

    小冥君见状,忙熄灭了神香。

    小冥君留意到,薄情的脸色不大好。

    “找是找到了,可是她不愿意随我出来。她和帝莘,打算和邪神硬碰硬。这两个傻子。”

    薄情叹了一声。

    “你先不要担心,邪神也不是完全无法战胜的,我得到消息,明日一早,火炎神帝就会抵达天战战场。”

    小冥君安慰道。

    “但愿如此。对了,早前我在召魂阵了,好像还感觉到了一股力量波动,那气息,和夜凌日很相似。”

    薄情回想起自己魂魄刚离体时,曾经感应到第二个人的力量波动。

    “你倒是感觉很敏锐,不过那不是阿日,是阿光。”

    小冥君把夜凌光的事大概说了下。

    “这事,好像有点古怪,我记得凌月早前说过,夜凌光身在孤月海。”

    孤月海距离此处,至少也有数百万里的路程,夜凌光的魂魄怎么会出现在此,又突然消失。

    “这事我也已经禀告了父神,相信用不了几日,他应该会回复。明日火炎神帝亲临,两位元帅下令,所有人务必前去迎接。”

    小冥君和薄情都已经是三日三夜未曾合眼,两人边说着,边往天战营的方向行去。

    在几人消失之后,天罚禁制方向,忽有一阵阴风吹过。

    一阵沙尘飞扬而起,沙尘渐渐化为了一团团的影子。

    其中一团影子渐渐清晰,正是早前和叶凌月在天罚戈壁交过手的煞巫太子手下的右使。

    “神族的神帝亲临,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就让我为这位神帝大人献上一份大礼。”

    右使说罢,就和他手下的煞灵大军们,循着夜色,一起消失在天帐营的方向。

    火炎神帝御驾亲征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天战营。

    自从天罚戈壁生变,邪神临世后,天战营里人心惶惶,火炎神帝在这个时候亲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为了防止异魔方面有什么变故,天战营上下,都在严阵以待,连巡逻也比平时频繁了许多。

    一只只小队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巡逻。

    这时,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两队巡逻小队不知为何,吵得不可开交。

    “混账东西,这里明明是我家元帅的巡逻地盘。”

    “哪来的瘪三,本队长可是大元帅帐前的亲卫队长。”

    吵闹愈演愈烈,到了最后,两只小队动手打了起来。

    动静越来越大,惊动了天战营的多个营帐,就连两位天战元帅也被惊动了。

    一询问,才知是两位元帅帐前的两位队长不小心在巡逻时,撞在了一起。

    两位元帅先是将各自的队长训斥了一通,想要息事宁人。

    可两位队长非但不认错,还一言不合,将两位元帅早前对彼此不满的话语也一并捅了出来。

    这下子两位元帅面上也挂不住了。

    天战营的这两位,身处要职多年,可实则都是面和心不合。

    被这么一激,登时也大为火光,两大元帅也从口角冲突,到了后来的叫阵。

    待到薄情、小冥君等人闻讯赶来时,两位元帅已经动起了手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