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6章 留下还是离开
    t叶凌月和帝莘走出了营帐。

    “你先说。”

    叶凌月不等帝莘开口,看了他一眼。

    帝莘却是一笑,抬头抚顺了叶凌月的额发。

    “关于那一位天魔廷的三殿,相信你和我一样都已经猜到了。”

    叶凌月颔首,轻吟道。

    “我倒是没想到,四哥的真正身份,居然是天魔廷的人。他已经知道了联络天魔廷的法子,相信不久以后,他就会和天魔廷里应外合,冲破第一天魔井。

    帝莘眸光微微一沉。

    秦小川应该就是血迟口中的那位三殿了。

    对于秦小川,帝莘还是有真感情的。

    帝莘从妖祖沦为人族,只有两个人是他真心相待的好兄弟,一个就是阎九,一个就是秦小川。

    所以在得知秦小川是异魔时,帝莘的内心还能接受。

    可如今知道秦小川还是奸细,帝莘也有些心烦意乱。

    人,到底是该留还是该杀?

    在叶凌月来到天战战场之前,他们都只当秦小川是普通的异魔,可他却是天魔廷的殿主。

    这一层身份,对神界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阿光还在他的手上。”

    叶凌月更担心的是夜凌光的安危。

    秦小川和夜凌光,也已经纠缠了多时了。

    “这件事,必须有个了断。你若是下不了手,我来。”

    帝莘拍了拍叶凌月的肩。

    “你当真下得了手?”

    叶凌月抬起头,看向了帝莘。

    在孤月海的那段日子,应该是帝莘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若是可以,她宁可帝莘永远是那个孩童帝莘,这样,他就不用肩负那么多。

    “为了保护你和神界,我什么都可以做。”

    有她在手心,翻云覆雨,又如何?

    帝莘深情地望着叶凌月。

    这时,耳边忽听到了一阵不屑的冷嗤声。

    “谁?”

    叶凌月和帝莘同时警觉了起来。

    两人离开了营帐后,行到了一处僻静处,四周没有巡逻的兵士,这声音,又是来自何方。

    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嗯?”

    叶凌月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薄情,是你。”

    叶凌月几乎没有犹豫,准确地看向了某个方向。

    夜幕之下,叶凌月看到的只是一片清冷的月光。

    “是我。”

    薄情熟悉的身影,自耳边传来。

    帝莘挑挑眉,下意识护住了叶凌月。

    “你怎么来了?你突破了天罚禁制?所以魂魄可以突破天罚禁制?”

    叶凌月确定了薄情的身份后,再想到了魂火形式出现的帝释伽,忽然明白了天罚禁制并非完全不可打破的。

    “不仅是魂魄,还有元神、煞灵也可以不受禁制控制。凌月,是小冥君让我来告诉你这一点的,你且快随我一起离开天罚禁制。”

    薄情在小冥君的帮助下,进入了天罚戈壁。

    他比夜凌光早一步进入天罚戈壁,所以刚好和夜凌光擦身而过,并不知道,夜凌光遇到的后续的事。

    薄情也知叶凌月拥有元神修炼之法,他此行是想带走叶凌月的。

    邪神已经临世,叶凌月在此非常危险,只要能离开天罚戈壁,再结合天战营的兵力,兴许还有法子可以压制邪神。

    原来仅凭元神就可以离开天罚禁制?

    叶凌月和帝莘都有些吃惊。

    他们两人,倒是都修炼出了元神,可以离开天罚戈壁。

    只是,他们可以离开,天罚戈壁了的其他近十万神兵和异魔又如何?

    不是每个人都能炼制出元神的。

    “我不能跟你走。”

    叶凌月婉拒了薄情的好意。

    “为何不能?凌月,你不要意气用事。你放心,邪神并非不能镇压的,两位元帅已经前去向慕容老方仙求救,另外,火炎神帝不日将会抵达天战战场,一起镇压邪神。”

    薄情为了攘叶凌月离开,如实将外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叶凌月。

    “神帝御驾亲征,连慕容氏都被惊动了?”

    叶凌月听罢,非但没有高兴,相反还有些恼火。

    天战营的那两位,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如今神界的局势已经够乱了,若是再让慕容家族再搀和一下,到时真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况且作为封天令曾经的宿主之一,慕容老方仙对封天令也一直有所觊觎。

    他的实力,远在叶凌月之上,他的加入,只会让封天令的争夺多一分变数。

    “所以你还是跟我先离开这里。我的魂魄只能离体三天三夜。”

    薄情催促道。

    “我不能离开,我如今是先锋营的营长,独孤术死了,这里的几万名神兵,我必须带出去。”

    叶凌月并不怀疑火炎神帝和慕容老方仙联手,最终可以击杀邪神,可那时候,那些神兵只怕早已死在了天罚禁制里。

    甚至于,封天令也早已被帝释伽等人给抢走了。

    “凌月……”

    薄情还想说什么,可他感到自己的魂魄一阵波动。

    天罚戈壁太大,他寻找叶凌月用了不少时间,那一根香支撑不了多久了。

    “薄情,你还是先回去。你回去告诉小冥君,立刻派人前往孤月海,监视着秦小川的一举一动,一旦有所发现,立刻讨伐孤月海。”

    帝莘也知叶凌月的心意已定。

    叶凌月平日,虽是个锱铢必较的主,但是她加入军队后,许是继承了其父的一腔热血,对于军队,她有义不容辞的使命感。

    她,是不会离开的。

    叶凌月不离开,帝莘自也是不会离开的。

    “你们俩……也罢,你们记得,一定要坚持,不要和邪神起正面冲突。我们一定会进来救你们的。”

    薄情也不好再耽搁。

    至于秦小川那边,他自是会禀告诸神山,派兵前往。

    他的魂魄之力消失了,想来是被迫返回了阵法中。

    “局势变得越来越紧张了,最终还是惊动了三十三天上的人。”

    叶凌月看着渐渐天亮的天空。

    虽是已经临近清晨,可天空却不见半丝光亮。

    整个天幕,一片漆黑,天仿佛随时都要塌下来似的。

    “无论是天上的真神,还是地上的异魔,洗妇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帝莘目光灼灼,望着叶凌月。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