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5章 神界的奸细
    t血迟这句话,看似不过一句,可包含的信息量,却是大到叶凌月和帝莘都为之侧目。

    话的意思有二,其一是天魔廷居然有一位殿主在神界。

    这件事,身为神界御史、元帅的叶帝莘和叶凌月都是毫不知情。

    早前,他们都以为,只是有异域的异魔侯,譬如辩机和墨离等人混入了神界,那些人,都是属于一些中小的异魔家族。

    帝魔一族则是帝青玄身在兵王营,可是任凭谁也没想到,包括帝魔家族在内都没想到,天魔廷会走在更前头。

    殿主级别,那可是比异魔侯高了好几个级别。

    那人到底是谁?

    话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也是让帝莘和叶凌月最是意外的。

    第一口天魔井的封印,居然被打破过。

    “太阴神印被打破过?”

    皇甫臣一听,不禁有些激动。

    作为皇甫宣伟的后人,皇甫臣很清楚太阴神印有多难打破。

    更让皇甫臣诧异的是,既然封印被打破过,那异魔为何没能入侵神界。

    要知道,太阴神印被打破后,就会全盘崩溃,想要修复,比重新绘制一个的难度还要的大的多。

    “正是,三殿已经证明,太阴神印是在这两年被人为修复的。比起早前的太阴神印,新的神印很不稳,因为修复用的玄阴之血不够纯净。”

    血迟也是在离开天魔廷后不久得到的消息。

    那位三殿乃是天魔廷的老牌殿主之一,血迟并没有见过。

    据天魔廷的长老说,他很早就被派往神界。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和天魔廷失联了一段时间,这阵子才刚联系上。

    且他已经在神界积蓄了一定的力量,准备伺机反扑第一口天魔井。

    血迟本人,也没有见过这位三殿,就连他的具体名字和相貌也不清楚。

    “这怎么可能,如果玄阴之女的血不够纯净,是不可能绘制出太阴神印的。”

    皇甫臣摇了摇头。

    他自从皇甫宣伟那一代开始就研究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的绘制条件,极其苛刻,可谓是神界没有一人可以达成,就连曾经贵为八大方仙之一的慕容老方仙都未必能达到。

    更何况,用的还是不纯净的玄阴之女的血。

    “那你就有所不知了,太阴神印虽然绘制条件苛刻,但是只要绘制之人的技艺足够高,再辅之以自身的神力,自然可以镇压住第一口天魔井。”

    血迟说道。

    他也是从三殿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

    叶凌月正听得聚精会神,忽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紧了紧。

    她诧异着,看了眼帝莘。

    帝莘笑了笑,心底却是暗忖道。

    “难道说这才是紫堂宿一直停留在太虚墓境的真正原因?”

    绘制太阴神印的,难道是紫堂宿?

    “这么说来,我们要破开太阴神印,要同时打破神印,且先击败那绘制太阴神印的人?”

    皇甫臣对那位绘制太阴神印的人很是好奇。

    “那究竟什么法子可以打破神印?”

    血迟真正关心的反倒是这一点。

    “纯阳之血可以减弱太阴神印的威力,但若是你早前说的是真的,太阴神印曾经被打破过,那纯阳之血可以彻底摧毁太阴神印。不过这必须有两个前提,那绘制太阴神印的人没有找到至纯血的玄阴之女,绘制神印,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皇甫臣所说的法子,却是和秦小川早前采用的法子一样。

    “那倒没什么,神界之大,找到足够的纯阳之命,并不难。”

    尉迟青轻描淡写地说道。

    他刚说完,一旁的墨长空就递给了他一个眼色。

    尉迟青这才留意到,自己身旁的叶凌月,脸色有些不善。

    “叶帅,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们异魔也有纯阳之命的男童……”

    “这些所谓的魔族,根本没有将人命放在眼里。那天魔廷的殿主还隐匿在神界,此人难道是……”

    叶凌月听了,不禁内心一阵愤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此时,叶凌月正在暗中揣摩,那天魔廷的三殿到底是何人。

    尉迟青说罢,营帐内一片死寂。

    谁也不敢贸然再讨论异魔入侵神界之事。

    “在下先告辞了。”

    叶凌月也不愿意尴尬地留在这里,她拉了拉帝莘,两人一起离开了营帐。

    还未离开天罚戈壁,可神族和异魔联盟间的裂缝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尉迟,你不说话会死啊?”

    血迟一脸的恼怒。

    当着女神的面说屠杀神族,尉迟青这小子脑子一定是被骡子给踢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了。神族对于异魔而言,一直都是猎物般的存在。大不了,我向叶姑娘道个歉。”

    尉迟青唏嘘着。

    “上等生灵屠戮下等生灵,本就是常态,何须道歉。况且,那连两位和我们本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在下也不是很明白,你们为何会和她们走在一起。”

    皇甫臣对于叶凌月,并无多少的好感。

    此女,长得太美,堪称祸水。

    她的一言一行,都有种说不出的魅惑之感。

    皇甫家早就有组训,太过漂亮的女人,不能信任。

    “皇甫,虽然你是前太宰的后裔,可我不许你这么评价女神。在我心目中,她不是什么下等生灵。哎,我还希望她能和夜殿一样脱离神族,加入天魔廷。”

    血迟之所以同意安排叶凌月和夜北溟父女俩相见,也是希望夜北溟能够说服叶凌月,虽然他也知道,那希望十分渺茫。

    “比起那位姑娘,她身旁的那名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皇甫臣忽问道。

    “你说帝莘?他是神族的一名副营长,似乎还是叶姑娘的双修伴侣。”

    墨长空见两人都是形影不离。

    “此人不简单。若是天魔廷能拉拢到他,必定能击溃帝魔家族。”

    皇甫臣意味深长道。

    “只要能够拉拢女神,那小子自然会归顺天魔廷。不过,本殿对他没什么兴趣,我们先研究研究,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血迟不以为然道。

    天魔廷已经有了一个夜北溟,再来一个帝莘,那还有他立足的地方嘛。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